刚刚更新: 〔穿成团宠后她暴富〕〔我的女友是偶像〕〔百转千回挚爱你〕〔重生筑梦时代〕〔等我甜甜的恋爱〕〔圣世巫医〕〔网游之王者再战〕〔天启王座〕〔这个光头很危险〕〔武神世界的修真者〕〔极暴拳君〕〔我在玄幻无限加点〕〔魂修玄皇〕〔蒸汽朋克下的神秘〕〔灵巫浴月传〕〔三流保险组训的法〕〔我的万界刺客系统〕〔恶食之门〕〔我是万古主宰〕〔穿成炮灰家族里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五十章:心魔
    苏慕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连忙往前跑去,跑到一个大宅子前,他立马冲了进去。

    房间里一个男孩正和一个成年男子发生争执,男孩手里拿着一把刀,犀利的眼神里满是刻骨仇恨。

    “把我父亲还给我!不然我杀了你!”

    “你的父亲甘愿献身,我还不了给你。”男人面无表情道。

    男孩举着手里的刀,恶狠狠道:“那就叫你们城主出来,我要见他!”

    “城主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城主留你一命,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若你执迷不悟,城主随时都可以将你的命拿走,你可要想清楚了。”

    男孩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城主留着我,不过是我对他还有一点用处,现在这个用处还没用上,他可舍不得我死。”

    男人听到男孩这番话,默默无言地看着他。

    男孩好像更确认自己的猜测了,笑着将刀刃对准了自己的脖子。

    结界外的伶华茵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而结界里面苏慕似乎也正要去阻止男孩的举动,却在这时,结界里忽然响起一阵琴声,画面戛然而止。苏慕愣了一下,看到四周又变回了竹林的样子,眼前突然出现了另一个自己。苏慕心想这定又是什么幻术,想用来迷惑自己,便提着剑上前与另一个自己撕打起来。

    结界外的人却看得惊心动魄,不明白苏慕为何与清徽仙人打了起来。

    “司徒衍怎么在这?”伶华茵惊讶地问道。

    单立群看着结界中的情形道:“他是这次试练的主考官,这次试练的主要内容是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试炼场中已混入心魔,各位长老务必看清,心魔一旦显形,立即诛杀!凡协助诛杀心魔者,皆升为高级弟子。”

    “你要杀自己人吗?”司徒衍一面防守,一面笑着说。

    但到了苏慕这里就变成了挑衅之意,只见眼前人又换作自己父亲的模样,他怒道:“杜晔,别以为换了副面孔你就能取代我父亲!”

    司徒衍连连退后,一味地躲闪苏慕来势汹汹的剑招,笑道:“喂喂喂,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杜晔,你伤不着我的。小心你自己受伤。”

    苏慕怒极反笑:“你想试试吗?看我伤不伤得着!”说罢,苏慕的攻势便更加猛烈了。

    就在二人一攻一守僵持不下的时候,司徒衍忽然伸手将苏慕往前一推,自己一个右闪,唤出七弦琴,快速地拨动了两下,两股净化污浊的灵力就伴随着那弦声朝一边散去。苏慕转头一看,见竹林深处的迷雾中,正露出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司徒衍的灵力将那迷雾褪去之后,一团黑色的影子就朝苏慕猛扑了过来。

    电光火石之间,苏慕灵活地转动了一下手中的地煞剑,分毫不差地刺进了那黑影的一只眼睛。受伤后的黑影瞬间暴走,用尾巴将苏慕甩到一边,暴躁地在空中游动了几圈,再次朝苏慕俯冲下去。苏慕大惊失色,在地上快速滚了一圈,然后趁黑影撞到地上时跳到那黑影身上,想要去拿自己的剑。而那黑影就像鱼一样不停地游动自己的身体想将苏慕晃下去,苏慕狠狠揪住黑影的长须,另一只手握住地煞剑的剑柄,用力拔了出来。

    一声撼天动地的咆哮,黑影狠狠撞向一边的竹子,苏慕霎时间被弹飞了出去。就在这时,琴声铮铮骤响,七弦并奏,灵力四下窜涌,沸涌若浪,于竹林间结成一根根细长的琴弦,将那黑影五花大绑,最终制服。结界外的两位长老立马进入到试炼场,用法阵将黑影镇住,魔物终不得脱。

    司徒衍正要去看苏慕的伤势,伶华茵就冲到苏慕身边,见那苏慕已然晕了过去,便将苏慕带回了青鸾殿。

    仙泽宫里闯进了心魔一事,让所有弟子大为震惊,掌门当即下令所有高级弟子皆轮流去看守结界,切勿再让其它妖魔有机可乘。

    苏慕醒来之时,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屋内,全身跟散了架一样,看来那黑影最后撞的那一下真是要命。忽听到外面伶华茵正在与司徒衍交谈,所说皆是今日魔物与试练一事。

    “单掌门根据伶华你对那弟子死状的描述,猜到此事与吸**神力的魔物有关。人皆有弱点,心魔最擅长捕捉人类心中的恐惧和晦暗,那弟子资质平庸,遇到不平之事最易被钻空子,被心魔控制住的人心性大改,做出伤害同门之事也是极有可能的。而人死后,心魔亦能操控人类,也就出现了尸体会跑的诡异事件。”

    “所以掌门就想到了用试练的办法来引出心魔。那你为何是主考官?”

    司徒衍笑笑道:“那心魔狡猾的很,若是大张旗鼓地抓它,它不一定会出来。所以掌门就想借我的乱心谱一用,弟子们乱作一团,心魔便寻着猎物来了。”

    这次试练果然是冲着捉拿魔物而设的,可怜苏慕差点被心魔当做了猎物。伶华茵心有余悸,连忙向司徒衍道谢:“方才多谢你的清心咒,我去看看小慕醒了没有。”

    不多一会,苏慕就听见伶华茵推开自己房门进来了。

    “师傅。”苏慕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伶华茵关怀道。

    苏慕连连摇头,“不不不,没有。师傅,你们说的心魔是什么,莫不是今天袭击我的那条鲶鱼?”

    伶华茵不由得张了张嘴,作出吃惊状,“……那不是鲶鱼。”

    “咳,不知怎么形容它,长得就像一条鲶鱼。你们捉到它了?”

    “嗯,长老们已经将它镇压住了。”

    苏慕这才放下心,说道:“那就好,不然又要害人。那我现在算是清白了吧?”

    伶华茵笑了笑,“有我在,谁敢说你不清白?”

    苏慕挠了挠头,说道:“我自己被误会倒无所谓,就是怕师傅为此烦忧。”

    “傻孩子。”

    苏慕想到幻境一事,便对伶华茵道:“师傅,今日我被幻境所困,是司徒衍救了我?”

    “嗯。”

    “司徒衍还在吗?我想跟他道声谢,不喜欠人人情,尤其是他的。”苏慕正要起身下床。

    伶华茵立马阻止了他,笑笑道:“司徒衍已经走了,改天吧。为师问你,你可是将司徒衍当成了杜晔?”说到此,伶华茵脸上的笑容便没有了。

    苏慕眼前闪过幻境里的一幕,回道:“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以为是幻术所化,却没想到是司徒衍,他一开口说话,便又变成了杜晔,我只当那些都是假的。师傅,你在外面什么都看到啦?”

    伶华茵点了点头,叹息着说道:“你还放不下你父亲的事。”

    苏慕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咬牙道:“怎么能放下,那么多人都死了,活生生地惨死在我面前,就为了那个人的永生之术。连我父亲也……”

    伶华茵眼眸微垂,问:“你可曾见过那城主?”

    “我没有见过他,我以为只要我自杀,就能逼他出来见我,不过后来救我的却是杜晔。若知道自己是被杜晔所救,我就不应该做傻事,白白欠了他一条命。”苏慕掩饰不住对杜晔的憎恶,或者说是对那些人的憎恶。

    伶华茵看着苏慕,若有所思。

    这时,茵桃端着一碗汤来,伶华茵笑道:“茵桃见你晕倒,都急哭了,特意去给你熬了宁神汤来,快喝。”

    苏慕连忙接过,对茵桃说道:“谢谢你,茵桃。”

    那茵桃快速扑闪着翅膀,发出愉悦的“啾啾”声,像在回应苏慕的话。

    “小慕你昏迷时,周瑶和周易来看过你了。看样子,周瑶很是担心你,我看这孩子不错,模样好,心地也善良……”自从鄂萝跟自己提了下小慕的终身大事,伶华茵就开始在仙泽宫为小慕着手物色起人选来。

    但苏慕却不解风情,随口应了一声:“我知道了,师傅,改日我会谢过他们。”

    伶华茵见苏慕已没有事,便安心道:“你好好休息,为师有事要去处理一下。”

    不久后,伶华茵来到神魔之谷。熟悉的埙声回荡在神魔之谷上方,而这次,埙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哀婉沉痛。伶华茵当他是在悼念死去的故友,便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听完他吹完一曲。

    伶华茵本是想来兴师问罪的,但是一看到那个孤单的背影,便不知道如何开口。

    “愣在那里做什么?有事找我?”影回头看她。

    “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伶华茵盯着他的面具,问道。

    影似乎一点也不吃惊,笑问:“你指的是哪些?”

    “你是幻域之城的城主?”

    “是。”

    伶华茵没想到他竟然回答得这么干脆,心里有些冷意,“鬼巫一族的人,都是你杀的。”

    “不是我杀的,是他们自己杀了自己,他们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我只是给了他们一个死得更值的机会。”影就像在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几百条人命在他眼里就如同阿猫阿狗般不值一提。

    伶华茵怒极反笑:“他们就算再可恶,也轮不到你来决定他们的命运。”

    影用极其古怪的眼神看着伶华茵,朝她走了过去,“怎么是我决定,我给过他们选择的机会,他们惧怕地府的刑罚,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命运,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伶华茵不可理喻地看着影,几乎颤抖着说:“可你骗了他们!你骗他们可以死后化作荒魂,但没有告诉他们,即便是化作了荒魂,也要签订荒魂契,永生永世为奴!”

    影对她说的话不屑一顾,讥笑道:“那又如何?”

    伶华茵简直不敢置信,她连连退后,像看一个魔鬼看着影,颤声说道:“你没有心的吗?几百条人命,就为了你的永生之术,全部没了……”

    “放弃无用的人,去救那些有用的人,不是你们人类最喜欢做的事吗?你反倒来问我有没有心,当真妇人之仁!”

    “刷!”地一声,伶华茵的剑已经抵在影的胸口,影低头看了一眼,既不上前也不退后,冷笑道:“你这是何意?要杀我吗?”

    伶华茵举着剑,一字一顿地说道:“姬如梦也是你派来的,是你想要杀我。”

    影不悦地盯着伶华茵,并未为自己辩驳。

    “我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若是敢对苏慕动什么心思,我跟你没完!”说罢,伶华茵愤愤离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