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强至尊〕〔我能打造神器〕〔穿越之神医苏清韵〕〔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男神偏偏喜欢我〕〔法医王妃之邪佞王〕〔掌家商女不愁嫁〕〔凤狼斗〕〔异世的逆袭〕〔魂师神途〕〔令人震惊就变强〕〔四海天冥〕〔纨绔圣尊〕〔战狂升级系统〕〔元尊〕〔开局拥有百亿年修〕〔逆刺绝〕〔武道帝墟〕〔逐世启示录〕〔我能看到准确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五十二章:舍身偈
    山门“轰隆”一声打开了。伶华茵目不斜视,一直沿着道路往前方走去。这也是遵循着这里的规矩,不能斜视,不能回头,心要虔诚,才能到达里面的神殿。随着她的进入,道路两旁的灯悉数亮了起来。两边的古老雕像一直延伸到最深处的宫殿,宫殿门前,是两个穿着异域服装的守门人,见到她来,皆朝她屈了屈身。

    “烦请二位向灵女通报一声,仙泽宫护剑长老前来拜见。”

    “请长老在此稍等片刻,灵女大人已经感知到长老的心愿,已将其带给神女。”其中一位守门人恭敬道。

    没过多久,一位美貌的绿衣少女就从大殿里走了出来,和伶华茵相互见了礼,便对伶华茵道:“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但我很早以前就认识你了。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是在你师傅来的时候。她为了你,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

    “山门外的那个年轻人,是你的徒弟?”灵女问。

    “是。”

    灵女对伶华茵笑了笑,说道:“我记得你师傅来的时候,还是仙泽宫的掌门人,没想到百年之后,你成为了护剑长老,也是为了自己的徒弟而来。你为什么要为了他甘愿在自己身上下舍身偈?你可知这其中代价?”

    伶华茵道:“我知道。鬼巫一族背负太多,不管修炼多久都无法修成仙身,他们一族寿命太短,我没有什么给他的,只希望能够让他活得更久一些,他还那么年轻,不该和他爹一样。若他命数到头,就用我的寿数为他续命,若我死了,就将我的所有修为都给他,所有鬼巫族的报应,我替他承担。”

    灵女面带叹息地看着伶华茵,“人命自有天数,即便扭转命数,但也未必会如你所愿,你可要想清楚,你师傅不愿看到你这样。”

    “我这仙身本就是偷来的,早该还了。神女可帮我完成这个愿望?”

    灵女悲悯地望着伶华茵,说道:“你可知你师傅当时向神女许了什么愿?”

    “用她一半修为,保我一生无虞。”

    灵女摇摇头,道:“这只是你认为的,那时候你刚渡为仙身,东灵山个个都在捉拿你,你师傅为了不让你被他们找到,请求神女抹去你在东灵山的罪行,她愿意用半生修为为你弥补过错,受三世寡亲缘之苦。”

    伶华茵震惊地看向灵女,只听灵女又道:“是你自己不愿意相信,你到了仙泽宫,可见过东灵山的再找你麻烦?若非你师傅为你赎罪,你以为东灵山的人会放过你吗?”

    伶华茵无比震动,她悲从中来,“师傅……”

    “现在知道了真相,你还能改变主意。”

    然而伶华茵却道:“既然我已经到了这里,就不会反悔,是我沉溺于过去,辜负了师傅,师傅的恩情,我只能来世再报。但小慕是好孩子,我不忍心让他受苦,请神女成全。”

    灵女见伶华茵心意已决,无法回转,便惋惜道:“唉,既然如此,你且在此等候,容我向神女禀告。”

    “多谢。”

    再说山门外,数只体型巨大的鹰一起对苏慕展开猛烈攻击,虽是凶残至极,但也被苏慕全部制伏。现在,苏慕正在山门外气势跋扈,大肆叫嚣:“你们的头领呢?还不快来救你们,可是怕了小爷我?”

    正在这时,一只比方才的鹰还要巨大的雪白色大鸟从山门上滑行而下,苏慕一看,猜到这肯定就是掌门说的雪雕了,心中不由大喜,便又做好再干一架的准备,谁料那大鹰居然开口说话了。

    “年轻人,住手。”那雪雕看似威武雄壮,声音却听似一个5、60岁的老头儿。

    苏慕将地煞剑收回剑鞘,盛气凌人地踩在一只鹰身上,对那雪雕说道:“怎么现在才来,看到了吗?你的手下皆是我的手下败将。”

    雪雕连忙道:“是是是,你先从它身上下来,别看它们体型巨大,但它们也不过相当于你们人类几岁的孩子。”

    “孩子?”苏慕低头看去,见那鹰目露凶光,便道:“方才它们攻击我时还凶猛异常,你莫不是忽悠我?”

    “诶诶诶,我哪敢忽悠你,我孩子的命都在你脚下。你有什么要求,我都满足你,只要你不伤害它们。”雪雕说道。

    苏慕笑道:“好说,把我送回仙泽宫,并保证以后不再让你的孩儿们伤害上山的人。”

    “这个好办。不过年轻人误会我们了,我们本就是守护这座山门的,并不会随随便便地伤害人,只因你引发了之前的雪崩,它们以为你是入侵者,就来攻击你了。平常若是中皇山哪位掌门和长老来,它们都是直接放行的。”雪雕解释道。

    “那它们真是好眼力,没看到我和我师傅一起上来的吗?”都说鹰目力极好,看来也不尽然。

    雪雕笑道:“它们不对人只对事,虽是你和你师傅一起上来,但你师傅仙风道骨,而你身上却带有邪煞之气,鹰生来敏锐,实在不能怪它们攻击你。”

    苏慕把剑一横,蹙眉斥道:“你胡说什么!什么邪煞之气?”

    雪雕见他动怒,连忙道:“年轻人莫不是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邪煞为何物?”

    苏慕心中顿时疑惑万分,肃然道:“你细细说来,我身上怎么就有邪煞之气了?”

    那雪雕盯着苏慕好一阵,又道:“方才我在你身上确实察觉到了邪煞之气,可不知为何这回儿又没有了,你身上可带有什么邪煞之物?”

    苏慕细细回想,从须弥中拿出一颗珠子,问道:“莫非你说的是这个东西?”

    雪雕一看,说:“虽不认识此物,但这东西确实邪气过重。或许这就是它们攻击你的原因。”

    苏慕这才放下悬着的心来,连忙将血魄珠收好,说道:“此物贵重,是我师傅交予我的,管它好与坏,都不能丢了。没什么事了,你快送我回去,我好跟掌门复命。”

    雪雕飞到悬崖边,苏慕一下便跳到它背上,只见雪雕拍打了下翅膀,便载着苏慕往仙泽宫飞去。

    这没到一会儿的功夫便回到了仙泽宫,掌门和伶华茵已经站在宫门前等候,也不知道伶华茵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苏慕站在雪雕上,朝着下方挥了挥手,一副意气风发、张扬恣睢的姿态。

    “那不是苏慕师弟吗?”很快,山门前就聚集了一些看热闹的弟子。

    “快看!那是中皇山圣鸟,青云雪雕!”

    雪雕载着苏慕在仙泽宫上方悠然自在地翱翔了一圈,引来不少弟子围观,没到一天,青云雪雕载着苏慕在空中飞的事传遍了整个仙泽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苏慕感觉仙泽宫的弟子突然都对自己友好了起来。

    晋升高级弟子后,苏慕自然就不像之前那样跟着一大群弟子一起上早课了,上课的地方也由正德宫改为了太极殿。但对苏慕而言,搬到太极殿上课除了离伶华茵的青鸾殿近一点之外,其它也没什么区别。

    新晋弟子中除了周氏兄妹外,有两个人让苏慕印象深刻,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矮个子,长得斯斯文文像个女孩子,圆圆的脸看模样也顶多14岁,还时常抱着一只黑猫,有事没事地逗弄它。神奇的是,每次他都带着猫来上课,但没有一次被上课的老师发现。

    另一个虽是其貌不扬,总是坐在角落,也不爱跟人说话,但有一次苏慕无意中听到他开口,便立马认出了他的声音。此人正是那日与白臻师伯在屋后面说话的男人。苏慕看他老实憨厚,一点也不像是会说出那种露骨情话的人,还真是应了一句话:人不可貌相。

    而这两人当中,带着猫的那个名叫尚悦,尤其喜欢与苏慕说话,刚开始是讨论功课,久而久之便向苏慕各种打听伶华茵的事,滔滔不绝地述说自己对护剑长老的崇敬之情。不过问的多了,苏慕并不想搭理他。

    一日,周瑶邀请苏慕一起用午饭的时候,苏慕看到几人发生争执,其中一个便是那个不爱说话的弟子,不禁问道:“周瑶师姐,那人是谁?”

    周瑶回答:“那人是岑思文,才从乙级弟子一跃成为高级弟子,平日里老是受人欺负,这会儿不知怎么就跟他们吵起来了。”

    苏慕疑惑道:“仙泽宫的弟子级别不是一级级晋升的吗,他怎从乙级跳到了高级?”

    尚悦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加入了进来,说道:“岑思文喜欢白臻师伯,你们不知道吧?这次试练白臻师伯帮了岑思文很大的忙,不然他也不会晋升到高级弟子。”

    尚悦刚说完这番话,就被周瑶捂住了嘴巴,生怕别人听了去似的。

    苏慕心想:原来这仙泽宫的晋升制度还有这猫腻。便又朝岑思文看去,他们的争吵还未停止,岑思文像在极力反驳什么,吵得面红耳赤。苏慕本就是不爱多管闲事的人,便在一边安安心心地吃着自己的饭。

    尚悦“呜呜呜”了几声,挣脱了周瑶的手,说道:“哎呀师姐,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了,不必藏着掖着,他们想必也是为这事吵起来的吧。”

    周瑶瞪了他一眼,道:“此事关于白臻师伯的清誉,怎能道听途说!”

    “我吃饱了,要回去练剑了。”苏慕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收拾了碗筷就离开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