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五十三章:试探
    苏慕刚从那伙争吵的弟子旁边经过,岑思文就被一伙人推搡了一下,站立不稳向后倒去,苏慕顺手便接了他一下,问道:“师兄,没事吧?”

    那岑思文愣了一下,连忙站起来,对苏慕作了作揖,说道:“没事,多谢。”

    苏慕礼貌性地回了他一个微笑,然后大步离去。但在路上,苏慕却心道:奇怪,方才扶了岑思文一把,怎觉得他身上气息不太一样。但又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苏慕索性不当回事了。

    也不知是不是上了一趟中皇山山顶打通了任督二脉,苏慕觉得自己的剑术有了飞速进展,每晚与伶华茵练习双剑,也愈发挥洒自如。这日晚伶华茵不知去了哪里,苏慕无人练剑,便又出来到处走走,没想到茵桃竟偷偷地跟来了。虽说来了仙泽宫也有一段时日了,但茵桃尚未离开过青鸾殿,许是待的无聊了便想出来见见世面。这头一回出来,便对什么都很好奇,才没一会儿的功夫,茵桃就自己跑丢了。

    苏慕只得沿路在附近寻找,心想:这茵桃也不知跑哪去了,这仙泽宫这么大,若是被哪个兔崽子看见,见它可爱将它捉了去就不好了。

    忽听见一声猫叫,苏慕循着那声,在角落里看到了尚悦时常抱着的那只黑猫,正睁着圆咕噜的眼睛盯着自己。苏慕以为又是尚悦那小子把猫弄丢了,便想将其捉回去。却没想到那黑猫机灵的很,苏慕一下没抓着,倒让它挠了手背一下,跑了个没影。

    苏慕只觉手背一阵灼烧般的疼痛,抬手一看,便看到那浅浅的抓痕竟像火烧过的一样,十分醒目。苏慕暗自觉得奇怪,但眼下去找茵桃要紧,便将猫的事情暂放一边。没走几步,苏慕只觉头昏眼花,天地旋转,突然“咚”的一声栽倒在地。眼前突然出现一双白色的靴子,一个人缓缓走到苏慕跟前,看那衣角觉得很是熟悉。苏慕睁了睁眼,想看清楚此人面目,但只模糊看见一个人抱着那只黑猫,站在自己面前好一会才扬长而去。没过多久,苏慕便眼前一黑。

    苏慕猛然一醒的时候,伶华茵正坐在床头,一刻不离地守着自己。他赶紧坐了起来,叫了一声“师傅”。

    “小慕,你醒了,哪里不舒服吗?”伶华茵面带关切。

    苏慕摇了摇头,问道:“师傅,我怎么回来了?我不是……”他记得他被那黑猫抓了一下便晕倒了,似乎还迷迷糊糊看到一个人。

    “我和鄂萝在外面看到你时,你已经晕倒了,茵桃正在旁边守着你。”

    苏慕这才想起自己正要去找茵桃呢,听伶华茵这么一说,便放心道:“找到茵桃就好,我还担心它出事呢!”

    “把手给我看看,你怎么弄的?”伶华茵突然道。

    苏慕连忙听话地将猫抓伤的手伸过去,说道:“今晚不小心被尚悦的猫抓了一下,也不知怎么的,那猫就这么抓了我一下,我就晕过去了。”

    “尚悦是谁?”

    “哦,也是跟我一样,新晋的高级弟子,平常天天抱着他的黑猫。”

    伶华茵略微思考了下,自言自语道:“难道就是上次碰到的那个……”

    “师傅?”

    “下次你把他带来,让我见见。”

    苏慕“哦”了一声,觉得今日的伶华茵有些反常,平日里她最爱清静,怎么突然间想起要见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弟子了呢。

    伶华茵又仔细看了看苏慕的伤口,问:“你今晚有没有看到其他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我昏迷之前,看到一个人来着,但是我看不清,不过他穿着高级弟子的衣服,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苏慕见伶华茵盯着自己的伤口出神,便问:“师傅,那黑猫怎么抓了我一下我就晕了,莫非这黑猫还有特异功能?”

    伶华茵盯着苏慕看了一会,“那黑猫被我用神血施过法术,一旦碰到什么妖魔,那法术就会消失,我就会第一时间知道。”

    苏慕一惊,连忙脱口而出:“师傅,我……”

    伶华茵笑了笑,“别紧张,我知道你不是,我是担心你被人利用了。”说罢,伶华茵便一副愁容满面的样子。

    “师傅,仙泽宫是不是还有别的妖魔混入,不然你为什么如此忧心?”苏慕一下便猜中了要害。

    “或许吧,为师只是猜测,还不能下定论。你好好在这待着,哪也不许去,我出去一趟。”伶华茵说完便离开了房间。

    伶华茵走后,茵桃就马上进来看望苏慕了,好像已经将苏慕晕倒归责于自己贪玩乱跑,所以格外愧疚。苏慕见茵桃自责的样子,安慰了它好一阵,茵桃才开心起来。

    苏慕又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好一阵,仔细回想着今晚的事,揪着眉头自言自语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说完又百思不得其解,盘腿坐了起来,“尚悦的猫从来不让人碰,能抱着它的人除了尚悦还会有谁?但尚悦看到我晕倒,怎么也不会见死不救吧……奇怪……”

    茵桃见苏慕一脸冥思苦想的模样,在旁边发出“啾啾”的声音。

    苏慕眼睛一亮,扭头问茵桃:“茵桃,今晚你有没有看到我旁边有什么人经过?”

    茵桃手忙脚乱在空中比划了半天,苏慕都不懂它想表达什么。

    “额,要不你用笔写下来。”

    茵桃点了点头,苏慕连忙去旁边找了笔和纸,摊在桌子上,让茵桃在上面写字。

    茵桃便在纸上歪歪扭扭地画了一个人,那人手上似乎还抱着一只四个脚的动物。

    苏慕一看傻眼了,一脸黑线地问:“茵桃,这是只猫吧……?”

    茵桃一个劲儿的点头。

    “额……原来你不会写字啊,画的……倒挺别致的。”苏慕不忍打击到它。

    茵桃听到苏慕的夸赞,翅膀拍的更欢脱了。

    “你要是再见到那个人,你还会认得他吗?”苏慕问道。

    茵桃连连点头。

    苏慕面上一喜,觉得这下好办了,便说道:“那好,明天我去上早课,便带你一起去,你可不要偷偷出来啊。”

    茵桃乖巧地答应了。

    第二日,苏慕果真带着茵桃去上了早课,还没进到太极殿,就远远地看到尚悦抱着他的猫跟他招手打招呼,苏慕悄悄侧着头问:“茵桃,昨晚你看到的人是他吗?”

    茵桃在苏慕肩头上悄悄现出点身形,摇头否认。

    弟子们陆续来的差不多了,苏慕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纸上将弟子们的座位标记了下来,然后悄悄收了起来。回去的时候,苏慕便将那纸拿给茵桃看,让它指认昨晚上看到的那个人坐在哪里。

    茵桃在纸上指了指,苏慕大吃一惊,再三确认道:“岑思文!怎么会是他?你确定是他吗?”

    茵桃点头如捣蒜。苏慕万万没想到会是岑思文,自己早上还帮了他一把,晚上自己晕倒他却视而不见,这人当真令人摸不着头脑。

    知道那晚那人是岑思文之后,苏慕便每日注意他,发现他依旧喜欢独自待在一个角落,话也不多说,与尚悦也完全不熟的样子,但似乎对猫尤为喜爱。比如某一次室外练习,苏慕故意将尚悦的猫吓跑,和尚悦、周氏兄妹一起去找,没想到岑思文竟主动要求帮忙,最后也是岑思文在河边找到了。那黑猫待在岑思文怀里,就跟待在主人怀里一样,岑思文将那猫哄得贴贴服服,比之主人尚悦,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尚悦都惊咂了舌。

    五个人正准备回去,就听周瑶喊道:“咦,你们看,那不是伶华长老和清徽仙人吗?”

    其他四人闻言,都朝周瑶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蓝一白两个身影正朝山下走来。周瑶忍不住说道:“伶华长老和清徽仙人关系总是这般好,两个神仙般的人物,站在一起真是般配,让人好生羡慕。”

    “般配什么?我师傅怎会看上司徒衍?”苏慕盯着司徒衍,一脸嘲讽。

    又听那尚悦说:“伶华长老长得可真美啊,小慕,我真羡慕你有这样的师傅,好想来七个。”

    “哎,为什么是七个?”周瑶好奇道。

    尚悦目不转睛盯着伶华茵道:“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只想每日佳人相伴,死不足惜。”

    苏慕面上不快,看那尚悦一副痴恋模样,更是心中恼火,便快步走到伶华茵和司徒衍面前。伶华茵没想在这碰见苏慕,又见其他几人,便以为他们几个一起逃学,便佯怒道:“现在应该是上课时辰,你们几个怎会在这后山晃荡?”

    “师傅,我们不是逃学出来的,现在是室外练习时间,尚悦的猫突然跑了,我们来寻它。没想到在这碰见师傅。”苏慕解释道,还充满敌意地看了司徒衍一眼。

    伶华茵听到尚悦这个名字,便在其他几人脸上扫视了一圈,果真觉得尚悦眼熟。

    那尚悦见伶华茵看他,大喜过望,连忙上前问好:“弟子尚悦拜见长老,长老可还记得我?”

    苏慕心里不禁骂道:尚悦这小子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觊觎师傅的美貌,真是不知分量!

    伶华茵淡扫尚悦一眼,说:“你就是养猫那个?”

    “正是,上次我的猫不知轻重,伤了长老,不知长老伤可好了?”

    苏慕一惊,问道:“师傅,你也被猫抓了?”

    “已经无碍。”伶华茵这句话是对苏慕说的,紧接着便又对他们几人道:“既然猫已寻回,你们便早点回去吧。”

    “是。”

    几人正要离开,唯独苏慕还杵着不动,周瑶马上拉了他一把,“走吧,小慕。”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