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五十五章:美女蛇
    美女蛇直盯着苏慕瞧,苏慕被她那火热的目光盯得心跳加速,手脚无处安放。苏慕好歹也是正人君子,被一个穿着暴露的蛇妖这么明目张胆地盯着看,不由得有些恼意,侧着头看向别处道:“姑娘,那山涧中还有我的朋友,请将我的衣服和剑还我,等我出去后,定会将酒赔给姑娘。”

    美女蛇道:“莫不是那只小仙兽?她这会儿应该已经离开了,你这么久没去找她,她可能以为你出事了呢!”

    “茵桃不会的,我告诉她要在那里等我,她不会擅自离开的。”苏慕一口咬定。

    美女蛇笑了笑,说:“我听说外面闹妖患,很多道士都来了,那小仙兽见你一日不回,便以为你丢下了她,她自己便去找你了。”

    苏慕大惊,下意识地转头看向那蛇妖,“一日?你说我离开有一日了?”

    “嗯呐。”美女蛇见苏慕回头看她,便又向他投了个媚眼,“你在我这里可是睡了整整一晚呐,睡得可香呢!嘴里还一直念叨着师傅师傅的。”

    苏慕大窘,心想自己一个晚上都未回,伶华茵和茵桃肯定急坏了,便对那蛇妖道:“姑娘,偷喝你的酒是我的不对,姑娘如何才能放我离去?”

    “放你?奴家孤单的很,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怎可轻易放你走?不如你留下来与我相伴,想喝酒,我这里多的是,如何?”美女蛇娇滴滴地说道。

    “承蒙姑娘错爱,但我有要事在身,不得不回去,姑娘可换个要求?”苏慕尽量放缓语气,毕竟自己的地煞剑还在别人手上。

    那美女蛇叹了口气,忽然从池子中起身,往床边一坐,笑道:“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难道奴家不美吗?你就这么急着走。”

    苏慕闻着空气中忽然飘来的一阵香味,心中悸动,忍不住往蛇妖身上看了一眼,只见女子湿漉漉的黑裙下勾勒出曼妙的身材,白皙的肌肤也在那黑纱下透出美丽的光泽,不由得喉头一紧,慌忙看向别处,冷冷说道:“我心里已有人,请姑娘自重。”

    “莫非是你梦里都喊的师傅,唉……你们男人都这样,曾经也有个人说过自己心有所属,到后来还不是乖乖屈服于另外一个人的美色之下……男人的话不可信。”蛇妖幽幽道。

    苏慕极力证明自己对伶华茵的感情坚贞不渝,“她不一样,我爱她并非美色。”

    那蛇妖一听,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你们男人不爱女人的美色还爱什么?以前我也像你这般天真,相信了一个男人的话,那男人口口声声说自己喜欢的是他的师妹,无论我怎么引诱他,他都无动于衷,可是后来,他却跟自己的师姐睡在了一起。他的师姐还将我打回了原形,我为情所伤,想起这世上还有另一个女人跟我一样被男人所骗,于是后来我找到他的师妹,想要告诉她真相,却发现他的师妹偷食了东灵山的神女果渡为仙身,被仙泽宫的一个道士带回了仙泽宫。”

    苏慕听到此时,已经脸色一变,说道:“你说的若有半句假话,休怪我无情!”

    美女蛇娇笑道:“你与你师傅这么多年,这些事都不知道吗?看来你师傅打算一直瞒着你呢!不过你师傅还真是旧情不忘,当年你爹偷盗仙泽宫的大荒图,害死了你师傅的师傅,你师傅居然不计前嫌,还将你收为了徒弟,将你养在身边,也不知道这日日见着你这张像极了生父的脸,她会是什么滋味。”

    “你说的可句句是真?!”苏慕激动之下,一把抓住蛇妖的手,死死的握着。

    “哎呀疼!你轻点!”美女蛇吃痛地叫道。

    苏慕连忙放开蛇妖的手,怒目而视。蛇妖又笑道:“我要是说假话,又怎会知道你父亲叫苏言,你母亲叫李念心,你父亲的师妹叫伶华茵呢?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全当我说个故事吧。”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蛇妖道:“我只想告诉你,你爹也自诩正人君子,忠贞不二,却也逃不过一个‘色’字,你是他和那女人所生,难道就逃得了?”

    苏慕连连摇头,不肯相信蛇妖的话,喃喃自语道:“你说的这些不是真的,我爹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蛇妖趁着苏慕伤神,将手覆在苏慕手背上,边抚摸边说道:“你爹是不是这样的人,你师傅最清楚了,可当面去问问她。你要是不长着和你爹一样的脸,你师傅她还会收留你,对你这么好吗?”

    “我和我师傅的关系,不容外人置喙。”苏慕虽难过不已,但也保持着最后的理智。

    蛇妖伸手抚上苏慕的脸,脸也靠了过去,带着蛊惑的语气在苏慕耳边柔声道:“你说你爱你师傅,可你师傅却将你当做孩子一样看待,你不过就是你父亲的影子,你师傅怎么可能会爱你呢?你亲过她吗?抱过她吗?嗯?”

    一阵诱人的香味再次飘来,苏慕身子猛地一震,像是触碰了身体里隐藏的机关。蛇妖继续蛊惑道:“你师傅待你好,是出自师徒之情,而我对你,是男女之爱,你难道不想像你父亲一样,获得一份真正的爱情吗?”那蛇妖一边说着,一边握着苏慕的手放到自己胸前。

    触碰到那柔软的肌肤,苏慕触电一样躲闪了一下,那蛇妖笑道:“你听听我这心跳的多快,你难道不想要奴家的心吗?你若是不喜欢我这副模样,那就将我想象成你的师傅。”

    苏慕一听,像被施了妖术一样喃喃道:“想象成师傅?”

    “对呀,小慕,你师傅不都这么叫你的吗?你看我长得像不像你师傅,嗯?”蛇妖妖媚一笑。

    苏慕定睛看去,眼前的蛇妖突然间变成了伶华茵的样子,苏慕一个痴怔,但并未有所动作。

    “小慕既然不想看到我,那我走好了。”蛇妖假意哀怨地起身,再次带起一阵香味。

    其实那香味要是女人闻起来,是完全无感的,但是男人要是喝了蛇女的酒闻见了,那十有八九是要被迷惑住的。

    在那香味的刺激下,苏慕已经完全将蛇女当成伶华茵了,心中一动,连忙伸手一拉,顺手就将佳人身上的裙子扯了下来,顿时春光乍现,一览无余。蛇女一个娇笑,转身倒在苏慕怀中,目光缱绻地望着头顶上的人。诱人的身躯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正等着他采摘。

    “小慕,你还是舍不得我走呀。”

    一声娇柔呼唤,让苏慕最后的防线立马崩掉,一个翻身,便将那长着伶华茵脸的蛇妖牢牢抱住,干柴逢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此时距离蛇洞百里之外的村庄,一大批仙泽宫弟子正在围剿后山作乱的蛇窟,数百条害人的蛇精被全数斩杀,只留几人在村庄巡视,以免有漏网之鱼。而一连两日,大家都不见苏慕回来。伶华茵遣众弟子先赶往下一个妖患之地,只让周氏兄妹和尚悦留下在附近寻找苏慕踪迹。

    第二日晚,尚悦便带着一个粉嘟嘟的少女前来找伶华茵,那少女一看到伶华茵,便一头扎进伶华茵怀里,伶华茵不由得懵了。

    那少女一边抱着伶华茵哭,一边道:“茵姐姐,我可算找到你了,我是茵桃啊!”

    伶华茵吃惊地打量起面前的少女来,看她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便问:“你是茵桃?”

    少女连连点头,露出自己的翅膀,解释自己是因为喝了一点酒才变成了现在的模样,生怕伶华茵不相信。

    伶华茵听她解释了一番,忙摸了摸她的头,问:“好孩子,小慕呢?他没跟你一起?”

    茵桃伤心地哭道:“慕哥哥不见了,他说让茵桃在山涧里等他,可是茵桃等了一天都没见他回来。”

    “哪个山涧?”伶华茵急忙道。

    “大荒山。”

    伶华茵立马转头对尚悦说道:“你与周易、周瑶先去跟弟子们汇合,我去去就回。”

    “长老,要不我也跟您一起去找吧,人多力量大嘛!”尚悦提议道。

    “不必,大荒山我比较熟悉,你们不必帮忙,去吧!”说罢,伶华茵便带着茵桃前往大荒山去了。

    来到茵桃所指的山涧,伶华茵发现根本没有茵桃所说的那个结界,水里面清晰见底,只有一些石头和水草。茵桃不由得脸色一变,慌忙在水里面胡乱掏着,但一无所获。

    “怎么会这样?我们明明是从这里面进去的,怎么会什么都没有了呢?”茵桃着急道。

    “茵桃,会不会是你记错位置了?”伶华茵道。

    茵桃使劲摇头,“不会记错的,茵桃记得清清楚楚!对了,山洞!茵姐姐,我是从你平时修炼的山洞出来的!”

    伶华茵便又带着茵桃去往平日里修炼的山洞,但转遍整个山洞,也不见茵桃所说的通往酒窖的路口。

    “你说的酒窖在哪里?我在这里很多年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结界。你说你从哪里出来的?”伶华茵停在一块岩壁前,一边摸着那块石头,一边问道。

    茵桃险些哭出来,她不敢置信道:“茵姐姐,我也不知道,我走出来的时候,明明这里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是封死的呢?”

    伶华茵盯着那块岩壁,若有所思的样子。

    “先出去吧,或许你说的那个酒本来就有问题。”

    伶华茵和茵桃出到洞外,伶华茵便将鄂萝从葫芦里叫了出来,问她可在这里察觉到妖魔的气息。

    鄂萝在周围巡视了一圈,回来便神神秘秘地凑到伶华茵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伶华茵听后脸色一沉。

    “鄂萝,你和茵桃在这里等我。”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