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宅在随身世界〕〔我的极品美女老师〕〔时光仍在,再爱不〕〔黄泉阴司〕〔长生女仙医〕〔日久生情:悄悄爱〕〔农家小福女〕〔第一序列〕〔魔改大唐〕〔夺爱帝少请放手林〕〔夺爱帝少请放手百〕〔超神学院魔法师〕〔豪婿(一世豪婿(〕〔第一战神〕〔都市仙帝-龙王殿〕〔若爱有归途〕〔独步九天〕〔花都天才医圣〕〔我是首富继承者〕〔大龄剩女之顾氏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五十六章:嫌隙
    水蛇洞里酒香四溢,满室氤氲着馥郁的香气,在空气中交织成一片,让人分不清是美酒还是肉糜之香,俊男美女还在不分昼夜醉生梦死之中,殊不知外面已有人杀气腾腾地闯了进来。

    喝醉的少年似乎还沉浸在精心设计的爱情陷阱里,丝毫未曾发觉自己已经完全被妖物迷惑。一把利剑飞来,将床幔割破,两个交缠的身影冲入眼帘,不分你我,难舍难分。伶华茵看到这等画面,顿时火气上涌,当即破口大骂:“畜生,你给我起来!”

    这“畜生”两字冲进苏慕耳中,令他乍然一醒,连忙放开怀里的美人,凝神一看,眼前的美人哪里还是那风情万种的伶华茵,分明就是一只狐媚的蛇妖。他吓得立马推开眼前的人,转头一看,见伶华茵站在一边,脸色忽红忽白忽青,也不知是什么表情。她的天罡剑指着蛇妖,手颤得厉害,好像随时都快拿不稳剑一样。往事忽然之间轰然在她眼前炸开,就像当初自己撞见了苏言和李念心一样。

    苏慕慌忙道:“师傅,我……”但此刻他和别人光着身子,哪里还解释得清楚。

    “滚!”

    伶华茵眼睛都不看他一下,只是冷冷的一个字落下,将苏慕本就忐忑的心打入了谷底。苏慕自知错已铸成,又被伶华茵看见,心凉到极致,但也不得不马上穿了衣服离开这是非之地。

    伶华茵一瞬不瞬地盯着蛇妖,那蛇妖自知自己撞上了死路,并没有跪地求饶,反而斜坐在床榻上,对那伶华茵道:“我早跟你说过了,不要再相信姓苏的鬼话,你还是不信,非得我证明给你看。”

    伶华茵拿剑指着蛇妖,面如冷霜,“苏慕和苏言不一样,不要拿他们相提并论!”

    蛇妖妖媚一笑,“有什么不一样的,流的都是同样的血,****。”

    “你用蛇女酒迷惑他!使的下贱手段!当初我就不该可怜你弱小放过你,让你再次修炼成人,害我徒儿。”

    “我好心提醒你,怕你再度被骗,你怎么不感激我反倒怒气冲冲的?哦?难道你看到我和你爱徒在一起,心里不痛快?”蛇妖一脸无谓地对着伶华茵笑。

    伶华茵嗤笑道:“我看不痛快的是你吧,以前我师兄不搭理你,喜欢上我的师姐,你很嫉妒吧?用这种狐媚手段勾引男人,连我师兄都看不上你,你以为他的儿子小慕就会喜欢你吗?好好掂量一下你自己的分量!”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自己的师兄移情别恋,自己的徒弟也看不好,还不是你自己没本事,留不住男人!装什么清高,你这样的人注定没有男人会真心爱你!”

    伶华茵不急反笑,慢悠悠地说道:“以色侍人,这样的爱又能有多长久?你这样的妖孽是永远也不会懂的。以为男人和你睡了一觉就是真正的爱,真是愚不可及,叫人可怜。”

    听完伶华茵这番话,蛇妖彻底被激怒了,她的脸忽然变回原形,龇牙咧嘴朝着伶华茵咬了过来,伶华茵斜睥了她一眼,剑光一扫,毫不留情就将蛇头给割了下来。

    伶华茵提着断了头的黑蛇走出水蛇洞,见苏慕已经穿好衣服跪在蛇洞外面,她冷冷看了他一眼,将那条蛇丢到苏慕身边。苏慕一见,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

    “徒儿做了混账事,请师傅责罚!”

    “丢人现眼!还敢叫我师傅!还不赶紧跟我回去!”伶华茵丢下一句话,便再也不理睬苏慕。

    鄂萝看到伶华茵拉着一张冰山脸回来,身后是垂头丧气的苏慕,就大概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连忙小声附到苏慕耳边道:“小慕你很厉害嘛,把你师傅气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茵桃还不知道事情的起因,只是看到苏慕回来,便开心地跑到苏慕跟前,笑道:“慕哥哥,你回来啦!”

    “嗯,回来了。”苏慕应道,脸上却是一点开心的表情都没有。

    一连两日,伶华茵都没再正眼瞧过苏慕。同行之人也不知道苏慕失踪两日到底去了哪里,以致于回来后师徒二人就有了嫌隙。

    这晚,众人正围在篝火旁聊得不亦乐乎,苏慕见伶华茵一个人远远地坐在石头边,思虑许久终于决定过去,却见茵桃已经拿了一串烤鱼往伶华茵身边跑去,只得叹了一口气重新坐回原位。

    周瑶见苏慕闷闷不乐,满脸担忧,询问道:“小慕,你和护剑长老怎么了,我看你们这两天很是生疏的样子。”

    苏慕一心想着如何跟伶华茵和好的事,完全没把周瑶的话听进去,周易在旁边给了周瑶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再问。尚悦从旁边拿着几串烤好的鱼过来,递给他们三个,好像看清一切似的,边吃边道:“这还用问,大家都在除妖患,就小慕突然玩失踪,伶华长老不生气才怪!私自脱离队伍,不守法纪,夜不归宿,伶华长老的面子往哪搁啊?现在只是不搭理小慕,明日回了仙泽宫,该罚还是得罚!”

    周瑶忍不住嗔道:“就你多嘴!”

    苏慕一脸抑郁,将烤鱼往尚悦手里一放,说道:“不吃了!”说完便自己到河边冷静去了。

    “哎小慕!”周瑶忍不住叫了一声,起身想去劝劝苏慕。

    尚悦一把拉住周瑶,示意她好好坐着,笑着说:“师姐你就别去了,现在小慕心情不好,谁的话也听不进去,除非你是护剑长老。”

    周瑶远远看着独自一人的苏慕,叹着气道:“小慕真可伶。”

    另一边,茵桃乖巧地坐在伶华茵身边,递给她一串烤鱼,说道:“茵姐姐,这是尚悦师兄烤的鱼,他特意给了我两串,你要不要也来点?”

    伶华茵微笑着摇了摇头,“我不吃,你吃吧。”

    茵桃喜笑颜开,塞了满满一嘴,吃得心满意足了才道:“茵姐姐,你怎么不跟大家坐在一起啊?”

    伶华茵道:“我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哦。”茵桃一脸天真,“那茵姐姐怎么不叫慕哥哥过来陪你?”

    伶华茵往河边瞟了一眼,又迅速转移了目光,语气里没有太多起伏,“小慕他有自己的朋友,老跟着我这个老人做什么?”

    茵桃噗嗤一笑,“茵姐姐才不老呢!茵姐姐永远是那么年轻!”

    伶华茵看到茵桃孩童般纯真的笑靥,不由得微微一笑,说道:“若都像你这般无忧无虑,那该多好。明早就要回仙泽宫了,你不必陪我,去找小慕哥哥玩吧。”

    茵桃看了一眼站在河边的苏慕,虽然很想过去,但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了,小慕哥哥还有朋友,但是茵姐姐只有一个人啊,茵桃就在这里陪着茵姐姐吧。”

    伶华茵见茵桃如此贴心,便让她坐的离自己近点。

    天色渐晚,茵桃看大家都已经陆续在篝火边睡觉休息了,便对伶华茵道:“茵姐姐,河边的晚上会很冷的,我去找点干木头来生个火。”

    伶华茵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小心点,别走的太远了。”

    “嗯嗯!”茵桃一边应着一边欢快地跑开了。

    茵桃来到附近的小树林,捡了一些干树枝,正要回去,忽听见旁边窸窸窣窣的说话声,便向那声音处瞧去,只见树林里站着一男一女,正是白臻和岑思文。

    只听岑思文道:“臻儿,事情到了这份上,你跟我走吧,再不走的话我们就没机会了。”

    白臻犹豫片刻,说:“现在走我们就是叛离师门,掌门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要走你走,我不走!”

    岑思文急了,上前抓着白臻的肩膀,说道:“你不走我走有什么意思,我只想跟你在一起,想跟你长相厮守,但仙泽宫这也不能那也不能,我们连见个面都偷偷摸摸的,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

    白臻怒瞪着他,说:“要不是你引来了心魔,害死了一个同门弟子,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担心受怕的,你就不能再为我忍一段时日,现在走还不是时候。你没看到伶华茵也在吗?”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听到“咔嚓”一声,像是谁踩到了树枝的声音,两人连忙朝声音处看了过来。

    茵桃一阵惊慌,拔腿就跑,却不料身后刮起一道阴风,茵桃回头一看,发现岑思文已经不在白臻身边了,一双手快速地向她伸了过来,茵桃吓得大叫一声。

    原本就睡不着的苏慕听见林子里一声惨叫,急急忙忙冲进林子,发现岑思文正捏着茵桃的脖子高高举着,那茵桃已经脸色发紫,不省人事,苏慕连忙大叫了一声“茵桃”冲了过去。岑思文神色一变,慌乱之下将茵桃丢向苏慕。

    苏慕一手接过茵桃,慌忙查看她的呼吸,见茵桃只是晕了过去,怒极攻心,遂朝岑思文推出一掌。

    林子外众人也听到声响,皆循声而来,看到苏慕正和岑思文打了起来。

    伶华茵看到晕倒在一旁的茵桃,忙将她交给尚悦照料,正要去阻止二人,却见那岑思文不知中了什么邪,不似平日,苏慕连续两招拿他不得,而岑思文身后隐隐约约现出一个黑影,正是司徒衍前几日说的那样,伶华茵当即单手结印,朝岑思文攻去。

    金光乍现,岑思文身后黑影陡然膨大,竟然将伶华茵的法术反弹了回去,伶华茵没想到他还有这等能耐,险些措手不及。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