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极神话〕〔娇宠嫩妻:闪婚老〕〔我瓷真心甜〕〔天降猛男(林昊王〕〔魔改大唐〕〔魔妃曲之来世了尘〕〔快穿:鬼畜男神,〕〔种种田唠唠嗑〕〔我爸是大富豪〕〔我原来是富二代〕〔合租小医仙〕〔小说叶辰萧初然全〕〔至尊人生〕〔萌宝成双:霍少的〕〔宝宝他爹找上门〕〔十方乾坤〕〔绝世神王在都市〕〔帝国老公狠狠爱〕〔我爆了亿万BOSS〕〔经年一曲故人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五十九章:魔域
    这晚,伶华茵又梦到灵音上神了。一个长相秀美的小女孩跟在她的身后,清澈灵动的眼睛饶有兴趣地四处张望,好像对这个陌生的天宫十分好奇。

    “殿下,这里可真华丽呀!”

    灵音上神微微笑了笑,温柔道:“以后你就跟我住在这里吧。下月我要出门一趟,你就替我好好照管这里的花,对了,我还要拜托你一件事。”

    “殿下的事就是我的事,殿下想要我做什么?”女孩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里还住着一位尘鸾仙人,我不在的日子,你替我陪着他,可好?”灵音上神脸上流露出一丝柔情。

    女孩黑色的眼珠子机灵地一转,嘴里念道:“尘鸾仙人?我的新伙伴吗?”

    “嗯,你愿意吗?”灵音上神征求着女孩的意愿。

    女孩甜甜一笑,拍着手道:“好呀!我最喜欢交朋友了!”

    …………

    “伶华茵,伶华茵。”灵音上神的声音远远传来,伶华茵朝那声音走了过去,一束金光映入她的眼帘,一把刻着金色凤凰的短刀悬浮在空中。

    伶华茵伸手握住了那把刀,忽然,灵音上神的残像似乎与她的身体重叠在一起,身体里的神血似乎有所感应,她问道:“灵音殿下,是你吗?”

    “伶华茵。”灵音上神的声音似从那把刀上传来。

    “殿下还活着?”伶华茵忍不住问道。

    “不,我早已神魂俱灭,这是我留在这把刀上面仅存的一点神力和意念,我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和你说话。”

    “灵音殿下几次找我,是有话要跟我说?”

    “我想问你尘鸾的事,尘鸾可还好?”

    伶华茵沉默了一下,然后回道:“他很好。”伶华茵不忍告诉她真相。

    隔了好一会儿,灵音上神的声音才缓缓响起:“伶华茵,莫要欺骗我,其实尘鸾已经不在了吧……我知道的,那个人把他杀了,留下了他的身体,但尽管如此,他也还是尘鸾啊……请务必让他保持最后的良善,不要让他落入那个人手中。”

    伶华茵心中顿时惴惴不安,“那个人……是谁?”

    “他是我们整个神界的敌人,魔族的至尊,当年我以魂飞魄散的代价,用这把凤鸣刀将他神魂封印在此,就是不想让他再离开这里。可是如今,我的神力就快消散了,他的力量却一天比一天强大,若是他借尘鸾的身体逃离这里,那魔族势必就会卷土重来,到时候苍生有难。无论他如何花言巧语,你万万不能相信他所言,伶华茵。”灵音上神道,“你身上有我的神血,只有你才能解开这里的封印,他早晚都会取你的心头血换取自由。”

    伶华茵心中五味陈杂,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说道:“可他为什么现在不杀我?”

    “因为墨魂剑,你守护的墨魂剑上有远古大神的血,镇压着他的大半个魔域,若非你自愿,就无人能启动墨魂剑上的血之封印。”

    伶华茵心中一震,说:“你的意思是他不杀我,是因为他要借我之手解开魔域的封印?”

    “你可以当他在骗取你的信任,这把刀上的凤凰神力可助你取他性命,只需在他人界的魂魄尚未聚合之前,刺入他心脏,便可令他彻底的魂飞魄散。伶华茵,事不宜迟,你可不能被他欺骗了。”

    “…………”伶华茵听了灵音上神的忠告后沉默不语,不一会儿,那凤鸣刀上的光芒就渐渐消失了。灵音上神的声音也不再响起。

    伶华茵站在原处发呆了很久,直到身后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来的?”

    伶华茵连忙将那把刀收进须弥,转过身来道:“刚来不久,没见你。”

    影四处望了一眼,语气不变地问她:“我刚从幻域之城回来,你可有看到其他人?”

    “这里除了我们,难道还有其他人?”伶华茵一脸不知情的模样,不答反问。

    影盯着伶华茵好一阵子,似乎在观察她的神色。只见伶华茵从手里拿出影送她的那只埙,笑道:“今天是不是可以教我吹埙了?”

    影又看了她许久,确认她并无什么异常之后,才说道:“想学就跟我来。”

    伶华茵随影来到一个废墟之上,远远可看到神魔之谷上方漂浮的黑气。在这个异域空间里,有种幽冷诡秘之感。影站在一樽断了的高墙上,目不转睛地遥望着前方,孑然一身,像个黑色的幽魂。

    伶华茵也跟着他走上城墙,望着他专注的目光,问道:“前面是什么?”

    “我的故土,魔域的一角。”影说着,摘下他的面具,嘴角凛然,漆黑如墨的眼眸里似乎蕴含着某种情绪。

    伶华茵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前方依旧黑压压的一片,隐隐约约可见是一座废弃的城池,残垣断壁,渺无人迹,或许很久以前,那里也曾繁荣辉煌过,可惜她未曾亲眼见过。

    苍凉的埙声一会儿便吹响了起来,回荡在这片无人的大地上,似乎是带着某种魔力,将伶华茵的目光完全吸引到那个吹埙人的脸上。或许是太专注了,以致于伶华茵差点忘记自己是来学乐器的。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影说了半天,发现伶华茵心不在焉,有些不耐烦。

    伶华茵有些不好意思,但仍狡辩道:“我从小就不善音律,你就不能对我一个老人家耐心点?”

    “……”影看着她有些无语。

    “要不你再说一次?”伶华茵小心翼翼地问道。

    影只好皱着眉头再跟她说了一遍,伶华茵似懂非懂,勉勉强强能够吹奏完一曲,虽然影一脸嫌弃地说难听死了,但也没有生气到要赶她走的地步。

    影教了一会儿,就对伶华茵道:“埙声过于悲怆,不适合你。”

    伶华茵却道:“若你像司徒衍一样会弹琴,那我学的就是琴了。”

    喜欢听的并不是真正的埙声,而是只要是那个人所奏,再悲怆的声音对她来说都是救赎。

    “等我的分神回归,你岂不是又想叫我教你学琴?我看你还是趁着他还在的时候跟他学吧,我可不想以后又多一堆麻烦。”影道。

    “司徒衍是分神,就算再怎么相似,终归还是有些不太一样……”

    影哼了一声,说道:“魂魄都是我的,还能有什么区别?你们女人不知道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伶华茵看着手里的埙,好一会儿才说道:“当然不同,你们说话的方式就很不一样,而且司徒衍可不会嫌我笨,嫌我烦。”

    影勾了勾唇,也不气恼,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来在你心里,我还不如一个分神了?”

    “初识司徒衍时,我只当他是位普通朋友,后来,听到他弹了一首曲子,就是你教我的这首,我就隐隐觉得他和你有着神秘的关联,当时候我很惊讶,也十分开心。有时候我会觉得,司徒衍就是你,只是忘记了一些事情,到后来,我们渐渐成了知音。”

    “……那是他,”影移开目光,面色冷冽道:“我可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知音。”

    伶华茵对他说的话见怪不怪,微微一笑,看着前方道:“嗯……但你的确教了我很多东西,可以说没有你,就没有今日的伶华茵。自从在东灵山分别之后,我一直想再见你一面,有一句话想当面和你说。”

    “……洗耳恭听。”

    “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分别了?”伶华茵甚少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此刻,她只觉得再不说的话以后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影沉静的双眸渐渐浮起一丝诧异,然后迅速地静如深潭,唇角微微上扬,语气也依旧带着一丝嘲讽:“当初说分别的可是你自己,说什么喜欢上一个人,不会再来看我了?”影突然转过身来,面对着伶华茵,笑容也一下变得乖戾起来,“对了,你的这个情郎哪去了?要是他听到你这话,不知是何感想。”

    伶华茵静静看着他道:“你不是将他杀了吗?”

    只见影的表情忽然一僵,眼里尽是惊讶之色。而后他冷冷道:“你说的是那个叫做尘鸾的人?”

    “我的师兄,是杜晔用的身体,你该不会不记得了吧?”伶华茵语气十分平静。

    影面色阴冷,逼视着她道:“你喜欢的人是苏言?那苏慕是你的……”

    “你想多了,苏慕是我师姐的孩子。”伶华茵淡淡说道。

    影突然大笑起来,不知为何,知道苏慕不是伶华茵和苏言的孩子,他心里竟然轻松多了。

    “我当这个男人是谁,原来不过是一个背叛女人和师门的丧家之犬,还不如尘鸾,哈哈哈哈……天下那么多男人,那男人有什么值得丫头你喜欢的,嗯?”影笑完过后,身体便凑了过来,一脸嘲弄地问她。

    “你不是最不屑知道人类的感情吗?喜欢一个人这么无聊的事情,你又何必再问呢?”伶华茵用影以前说过的话,又丢回给他。

    影皱着眉头看她。

    “今天谢谢你教我吹埙,时间不早,我要回去了。”伶华茵突然站了起来,没走几步又回过头来道:“明天我还会再来。”

    影不知怎的,伶华茵走后,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不好。

    以致于杜晔来向他汇报夜煞的行踪时,影面色阴鸷,直接丢了一句:“滚!最近几天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他看到杜晔的脸就烦。

    杜晔觉得莫名其妙,不知自己的主子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但也不敢多问。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