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神的自我修养〕〔宠妻总裁坏透了〕〔巨富女婿〕〔萌宝向前冲:带着〕〔总裁爹地请温柔〕〔农门医女:猎户王〕〔医武高手闯天下〕〔闪婚甜蜜蜜:总裁〕〔假婚真爱,傅少的〕〔邪王追妻:神医狂〕〔农女有田超给力〕〔重生宠婚:霍少,〕〔神医嫡女:冷王溺〕〔杨小落的便宜奶爸〕〔修仙琐录〕〔浪子邪医〕〔我的女仙老婆〕〔我的房分你一半〕〔回到大唐当皇帝〕〔天赋武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六十章:醋意
    近日仙泽宫来了一位仙客,听闻是从蓬莱远道而来的璇玑真人,本来各大仙家之间来往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是这璇玑真人来头很不一般,听闻是皇室中的某位公主,自幼天赋异禀,能开天眼,15岁便摒弃了荣华富贵,潜心修道,20岁便成为了蓬莱宫的真人,但因才貌双全,家世高贵,给这位璇玑公主献殷勤的皇亲贵胄和世家公子仍是排成长队。这位真人一到仙泽宫,就有众多的弟子前来一睹芳容,可谓是众星捧月般的待遇。

    就连终日将伶华长老挂在嘴边的尚悦也都想要一睹这位公主的风采,这天尚悦硬是拉着苏慕去天机处,就为了等候璇玑真人从此路过。

    “你怎知那个真人会从这里路过?”苏慕问道。

    尚悦神神秘秘道:“这当然是神童的直觉了。”

    “呵。”苏慕忍不住嘲笑了一句,“要是那真人长得像个丑八怪,我们不是白等那么长时间。”

    尚悦道:“这不可能,听说璇玑公主长得跟个仙女一样,不然为什么大家都想着看她一眼?”

    “大概是没见过真正的公主长什么样吧,看看长长见识。”苏慕随口道。

    尚悦突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兴奋地叫道:“哎,来了来了!”

    苏慕随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年轻女子正往天机处这边走来,尚悦连忙往前凑去,想要看得更清楚。苏慕半点兴趣也没,懒洋洋地倚靠在栏杆上。

    “她们走过来了,小慕快来看啊!”尚悦朝苏慕频频勾手。

    “你自己看吧。”苏慕愣是提不起一点兴致。

    “哇!果真漂亮,真是气质独特,人中龙凤……”尚悦在旁止不住的称赞。

    如果不是在天机处二层,苏慕觉得尚悦的脸都要贴到地面上去了。苏慕觉得无聊至极,便想扔下尚悦自己先走。谁知这货偷窥就偷窥,也不知回避回避,竟然被人一眼发现了,一个紧张险些从栏杆上翻了下去。幸亏苏慕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才没让他掉下去。

    “何人在上面?!”一女子怒斥道。

    听这声音耳熟,苏慕往下层看去,见白臻正仰着头怒视着他们,旁边站着的就是璇玑真人。只见璇玑真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确实是睛若秋波,清古冶艳。

    苏慕自知有失礼仪,便与尚悦下到一层,对惊扰到了璇玑真人道了个歉。

    白臻的面色不太好,虽苏慕和尚悦是晚辈,但是他们现在的级别是一样的,白臻也不好当着贵客的面训斥他们。璇玑真人知道方才是尚悦偷看她,也不恼怒,只是一双洞若观火的眼睛一直盯着苏慕瞧,好像能在他脸上戳出个洞似的。

    “无妨,年纪相仿,两位仙友不必与我客气。”璇玑真人倒是个好说话的人,并没有计较他们的过失。

    苏慕和尚悦再次与璇玑真人道了谢,便以还有事情为由溜走了。

    等苏慕和尚悦走远后,那璇玑真人的目光仍停留在苏慕的背影上,白臻察觉到,便笑着问那璇玑真人:“真人,你在看什么?”

    “那带着长命锁的人是谁?”

    白臻以为璇玑真人看上了苏慕,似笑非笑道:“那人叫苏慕,是护剑长老的徒弟。”

    “护剑长老?怎么没有见过?”

    白臻脸色有些尴尬,解释道:“她是个怪人,从来不喜欢与人往来,一直待在她的青鸾殿里面。”

    “哦,方才那弟子身上似乎有邪煞之气,你要提醒一下这位护剑长老才是。”璇玑真人说道。

    白臻一阵惊讶,“邪煞之气?真人可没有看错。”

    璇玑真人又道:“我从来不会看错,这弟子命途凶险,恐会经历诸多劫难,但是为恶为善,还得悉心引导,切勿走上歧途。”

    白臻仔细琢磨着璇玑真人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会提醒护剑长老的。”但心里面却是另一番计量。

    再说苏慕和尚悦走后,尚悦忍不住打趣道:“小慕,方才我看那璇玑长老一直盯着你看,莫不是见你长得俊秀,喜欢上你了吧?”

    苏慕横了他一眼,沉声道:“胡说什么!那真人是否真的有天眼,我总觉得有第三只眼睛看着我。”

    尚悦说道:“大家都这么传的,说璇玑真人要是开了天眼,还能帮人占卜命途。听说她这次来送给天机道长一个宝贝,天灵石,只要心里想着你想知道的事,就能够看到未来。”说着他笑着凑到苏慕耳边偷偷道:“真想试试那块石头,让她给我算算我和伶华长老的姻缘……”

    “哎哟!”只听尚悦一声惨叫,“你干嘛踢我!”

    苏慕警告他道:“不要再打我师傅的主意,否则下次就不是踢你这么简单了!”

    “你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我只是说说嘛!你师傅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呢!大家都知道你师傅和清徽仙人是一对啊!”尚悦揉着自己的屁股,抗议道。

    苏慕脸色更差了,揪住尚悦的衣领就问:“谁说我师傅和司徒衍是一对?”

    尚悦没想到苏慕竟然如此生气,有些丈二摸不着头脑,照实说道:“本来就是啊,大家都这么传,伶华长老平时谁都不理,就和清徽仙人有说有笑的,这谁都看得出来好吧。”

    “哼!”苏慕冷哼一声,一把放开尚悦的衣领,快步离去。

    回到青鸾殿,茵桃一如既往地就跑过来迎接,但今日苏慕跟平常不太一样,整个人像吃了**一样,看到茵桃也熟视无睹,直往伶华茵的书房走去。

    茵桃半路拦住他,说道:“慕哥哥,茵姐姐在忙,说任何人不能打扰她。”

    “这个时候忙什么!”苏慕不听劝解,横冲直撞来到伶华茵的书房前,只听里边传来司徒衍的说话声,他当即气不打一处来,强忍住怒气,敲了敲门道:“师傅,是我。”

    隔了一会儿,里边便传来伶华茵的声音:“进来吧。”

    苏慕一把推开书房的门,只见伶华茵和司徒衍正盘腿坐在棋桌前,面前摆着一盘棋盘,想到方才茵桃说的话,苏慕顿时醋意横生,问道:“师傅,他怎么在这里?”

    伶华茵被他问的一脸莫名,“怎么了小慕,脸色这般难看?”

    苏慕又道:“师傅不是在忙吗?怎么司徒衍也在这里?”

    伶华茵放下手中的棋子,平静地说道:“我与司徒衍正在解这盘棋局。”

    “我以为师傅在忙着什么重要的事,连我也不许打扰。”苏慕脸色阴冷地看着伶华茵道。

    司徒衍和伶华茵莫名其妙地对视了一眼,而后司徒衍对伶华茵笑道:“看来这里是有什么误会,我是否来的不是时候?”

    “误会?我误会什么了?司徒衍你少来找我师傅,谁不知道你打的主意!”苏慕嗔视着司徒衍,一脸拒客之意。

    伶华茵脸色一沉,呵止道:“苏慕!”随即又扭头对司徒衍道:“司徒衍,今日你先回去吧,这盘玲珑棋局我们改日再议。”

    “也好,我看今日青鸾殿也不太欢迎我。”司徒衍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若无其事地看了苏慕一眼,便与伶华茵微笑道别。

    等司徒衍走后,伶华茵便对苏慕道:“小慕,有什么事坐下说,今天为何火气那么大?”

    苏慕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脸色涨红,说:“师傅,司徒衍老是跑来青鸾殿,你不觉得他有什么目的吗?”

    伶华茵忍不住挑了挑眉,好笑道:“你觉得他有什么目的?”

    苏慕恨恨地握着拳头,“司徒衍分明是想借机接近师傅,博得师傅的好感。”

    伶华茵看向桌上的棋盘,笑道:“小慕是生气我与司徒衍下了一盘棋,把你拒之门外吗?”

    苏慕不答话,只是别过头闹脾气。

    伶华茵不由得笑了声,说道:“这玲珑棋局是当年你师祖和一位世外高人所下,听说棋局里藏着一句话,能解下棋人当前困惑。只可惜那位高人因病去世,所以棋一直没有下完。你师祖走后,这盘棋局经过多人之手也无人能解。我无意中和司徒衍提起,他说他以前曾和你师祖下过棋,所以我就邀请他来看看能否解开这棋局。我们这才研究了一会儿,你就气冲冲地跑来,是不是有失礼仪?”

    苏慕听了,自知理亏,但也依旧未消气,说道:“师傅就是对他太友好了,以致于别人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伶华茵满脸狐疑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师傅,外面都在传,师傅和司徒衍是恋人。”

    伶华茵微微蹙了一下眉,淡淡说道:“传言而已,你何必计较这些有的没的?”

    苏慕皱眉道:“师傅不在乎这些流言,我在乎。事关师傅的清誉,师傅为何看得如此开?莫不是师傅也默认了这个传言?”

    “司徒衍,于我,是知音。这种莫须有的东西,我若是都在意的话,那我这一百年来岂不是要被流言淹没?”

    苏慕默不作声,伶华茵不免笑了笑他:“小慕不是一直不管别人说什么的吗,怎么这次如此生气?这不像你。”

    “师傅的事,不一样……”苏慕低声说道。

    伶华茵讶异地看着苏慕。

    “师傅,司徒衍别有所图,我不喜欢司徒衍跟你太过亲近,师傅以后还是少与他接触了。若师傅觉得无聊,我也可以陪着师傅。”

    “……”

    “师傅,我说的是认真的。”

    伶华茵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好好,以后我少跟他见面就是,瞧你,像个孩子一样。”

    苏慕顿时咧嘴笑道:“师傅,我也来看看这棋怎么样?”

    “想看就看吧。”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