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兽学园〕〔老子断你修仙路〕〔异能少女重生:帝〕〔修炼就这么简单〕〔冒险领主大人〕〔大夏龙雀传〕〔真五行大陆〕〔灰塔的黎明〕〔天阕宫〕〔岚神〕〔巅峰仙道〕〔这就是无敌〕〔我看书成神了〕〔异世的逆袭〕〔荨岩〕〔我的契约者游戏〕〔捕天图录〕〔元素天梯,我为主〕〔鳯归兮〕〔我的绝色魔尊老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六十一章:天灵石
    月黑风高,一阵奇怪的埙声突然飘进苏慕的耳朵里,苏慕像中了邪一般从床上坐起,再一听,那声音又没了。只见一阵妖风吹过,响起清脆的铃铛声,房门大敞着,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房门外,苏慕揉了揉眼睛,朝门外看去,却什么人也没有。他以为自己见鬼了,连忙提着剑下床朝外面看去,只见门外不知何时起了大雾,似有不详。而伶华茵住的方向更是浓雾弥漫,他连忙赶过去,想要看看这雾到底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在路上撞见了鄂萝。

    “你怎么在这里?”鄂萝见苏慕大半夜的跑来伶华茵的寝居,不由得问道。

    “我看这雾气来得鬼祟,担心师傅,想来看看怎么回事。”

    鄂萝看了看四周,说道:“这雾确实古怪,你师傅也不在房里。”

    苏慕一惊,“我师傅不在?那茵桃呢?”

    “茵桃睡的很沉,叫都叫不醒,可能跟这突如其来的雾气有关。”鄂萝道。

    “你看好茵桃,我去找天机长老,问问他这雾是什么征兆。”苏慕说罢便匆匆飞往天机处。

    来到天机处,眼见四处无人,苏慕也顾不得这许多,直接飞了上去,却不曾想,这一举动直接触动了这里的机关,几块巨石将苏慕团团包围,朝着他飞了过来。苏慕大惊失色,脚下一蹬,将飞来的巨石一脚踢飞,撞向另一块巨石,只听几声剧烈的撞击轰鸣声,苏慕冲出重围,飞到天机处的顶层。

    他往下瞧去,见天机处又恢复了原样,心道:没想到这里还真不能乱走,方才无意冲撞了机关,也不知道声音能不能传出去,还是趁着没人发现赶紧去找天机道长,道个歉也许就没事了。

    这么想着,苏慕赶紧加快脚步,来到天机道长平时打造灵石的地方。

    “天机道长,你在吗?”苏慕喊道,寂静的走廊里响彻着他的回音。

    不见有人应答,偌大的天机处,竟连一个看守的都没有。苏慕在原地站了一会,忽见前方的台上摆放着一块漂亮的灵石,正散发着蓝色的光芒,他当即就被吸引了过去。

    苏慕拿起那块灵石,喃喃自语:“这不会就是尚悦所说的天灵石吧?”

    “她这次来送给天机道长一个宝贝,天灵石,能够看到未来。”想起尚悦白天说的话,苏慕忍不住想要试试这块石头,他摸了摸灵石的表面,那灵石好像真能窥测自己的心意似的,忽然亮了亮,不久之后,灵石上出现了一串符文,渐渐地显现出苏慕的脸。苏慕惊讶地看着手里的灵石,只见上面的画面忽然转换成一个华丽的房间,他身着一身黑袍走向铜镜前的一名女子。女子穿着一身鲜艳的新娘礼服,正是伶华茵,她缓缓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苏慕,额头上赫然显示出一个倒立的仙印。

    苏慕顿时心乱如麻,连忙将灵石放好。

    正在这时,天机道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慕,怎么是你?你在这里作甚?”

    苏慕吓得不轻,慌忙转过身,心里七上八下,对天机道长说:“天机长老,我,我找你有些事。”

    天机道长看了一眼苏慕身后的天灵石,表情古怪,问:“什么事这么晚了,不能明日再说啊,刚才外面的机关是你触碰的?”

    苏慕赶紧赔不是:“是,我心急之下不小心飞了上来,弟子鲁莽,请长老恕罪。”

    天机道长打着哈欠道:“我恕罪没用啊,这机关一触碰,长老殿那边肯定都知道了,戒律长老可不会饶过你,等着明日受罚吧。你找老夫何事啊?”

    苏慕也不管受罚一事了,连忙道:“青鸾殿那边突然起了奇怪的大雾,我师傅也不见了,我醒来的时候听到了铃铛声,天机长老能不能帮忙占卜下是什么预兆?”

    “大雾?仙泽宫从未有过大雾。”

    “所以弟子觉得蹊跷,特来询问长老。”

    “好吧,你帮我拿我的日月七星盘来,我算一算。”天机道长说道。

    苏慕熟门熟路地找到日月七星盘,递给天机道长。

    天机道长将七星盘放置在屋外的天机柱上,不出一会儿,那指针就指向了青鸾殿的方向,天机道长闭着眼睛,嘴里不知念了什么,很快,七星盘上就出现了一团黑气。

    “青鸾殿有魔气。”天机道长睁开眼,一脸凝重。

    苏慕大惊,说道:“怎会?心魔不是已经除掉了吗?”

    “心魔是除掉了,但这魔气非同一般。快,与我去青鸾殿看看!”天机道长说道。

    二人火急火燎来到青鸾殿,只见青鸾殿上空张着退魔法阵,想是伶华茵已经回来了。他们刚进去,就看到伶华茵和鄂萝正在说话。

    “师傅,发生什么事情了?”苏慕急忙上前问道。

    伶华茵刚从神魔之谷回来,也不知这里出了什么情况,便对天机道长说:“我四处查看了一番,不知魔气是从哪里来的,天机长老可帮看看?”

    天机道长拿出日月七星盘,在原地转了一圈,随即指针指向了伶华茵的书房方向。他们连忙赶往书房,终于在桌上找到了一个线索。原来魔气便是从桌上的一个铃铛上散发出来的。天机道长用拂尘在铃铛上面拂了拂,便将那魔气驱走了。

    “这是什么?”苏慕不禁问道。

    天机道长回答道:“这是仙泽宫的锁心铃,用来对付妖魔的。”

    苏慕一阵疑惑,“既然是仙泽宫的东西,怎么会有魔气?”

    伶华茵沉思了一番,说道:“这名字……锁心铃,不就是大荒图中用于困住塔里魔灵的东西?”

    天机道长一拍脑袋,应和道:“对,对,正是。该不会是那些魔灵又回来了?”

    “……”伶华茵陷入沉思,对天机道长说道:“此事我会尽快禀明掌门,天机道长今晚过来辛苦了,我让苏慕送送你吧。”

    “哎不用不用,你还是关心关心你的好徒弟吧,明日他要遭殃咯!”天机道长一边说着,一边摆摆手回去了。

    伶华茵不解其意,忙看向苏慕,只见苏慕挠了挠头,说道:“师傅,徒儿又闯祸了。”

    第二天,苏慕便被传唤到戒律堂,伶华茵也跟着去了。只见掌门单立群、戒律长老和连同白臻在内的几名高级弟子都在,苏慕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见过掌门和戒律长老后,便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等待即将到来的惩罚。

    戒律长老扫了一眼伶华茵,便对苏慕道:“苏慕,昨夜晚宵禁时间你去哪了?”

    苏慕照实回答:“弟子昨夜去天机处了。”

    “去天机处作甚?”

    “弟子夜半发现青鸾殿有异样,师傅不在,便去天机处找天机道长去了。”

    “异样?什么异样?”

    伶华茵突然上前,对掌门道:“掌门,这事我来说吧,我比较清楚。”说罢便将昨夜之事一五一十地禀告了单立群,还将锁心铃一并交给了他。

    戒律长老看到那锁心铃,和单立群面面相觑,而后便道:“掌门,这事还有待调查,但苏慕昨晚宵禁时间擅闯天机处,破坏机关,此事不能不了了之。”

    “你是掌罚的,这种事你自己办就好,何必兴师动众的。”单立群一副头疼的表情,看样子并不想管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尤其是牵扯到伶华茵的。

    “掌门说的是。”戒律长老转而盯着苏慕,说道:“苏慕,你可知错?”

    “弟子知错,甘愿受罚。”

    “念及你是初犯,刚来不懂规矩,那就罚你三戒鞭,再关禁闭室两日,以示惩戒。”

    戒律长老此话一出,在旁的人都紧紧闭了嘴。戒律堂的戒鞭可不是一般的戒鞭,没有点功力的人一鞭子都承受不住。像是苏慕这种,三鞭子下去起码也得一个多月起不来床了。

    苏慕正要领罚,却听伶华茵道:“戒律长老好公正无私啊!就这点错,又是罚戒鞭,又是关禁闭室的。那要是青鸾殿出了什么事,戒律长老你说是守着这破规矩好呢,还是先找人求助好呢?”

    戒律长老蹙眉道:“护剑长老说这话是何意?是觉得我惩罚不当吗?”

    伶华茵从容道:“戒律长老只看结果,不问原因,自然是惩罚不当。若是出事的是戒律堂,戒律长老还会怪弟子擅闯天机处吗?”

    戒律长老听她此言,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说:“护剑长老这是在包庇自己的弟子,仙泽宫弟子犯错,向来是一视同仁,不会因为是哪位长老的弟子而免责,就连掌门的弟子也不例外。难道护剑长老想开先例吗?”

    闻言,站在一边的周易和周瑶都不由得低了低头,生怕怒火浇到他们头上。

    “戒律长老不用拿掌门来说事,苏慕犯错,事出有因,理应减轻惩罚。”伶华茵依旧毫不退让。

    “天机处是仙泽宫重地,连掌门都要遵循门派的规矩。苏慕这样硬闯,若是破坏了什么重要的法阵,你做师傅的担得起吗?”

    眼见两个人不依不饶,一个一定要罚,一个极力护短,单立群左右都不想搭理,便说道:“戒律长老,你也不用咬着这事不放了,苏慕犯错是真,但念在有特殊情况,便罚他三日禁闭吧,戒鞭就免了。”说罢,单立群也不想再趟这趟浑水,带着两个徒弟走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