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任无双〕〔修真医圣在都市〕〔喜上眉头〕〔巡灵见闻录〕〔天才萌宝 : 爹地〕〔一胞三胎,总裁爹〕〔哥哥,不可以〕〔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抗日之暴力军团〕〔农家丑妻〕〔重生最强奶爸〕〔秘巫之主〕〔斗罗之新神庭〕〔我的姐姐——有毒〕〔亲爱的江先生〕〔都市绝品狂尊〕〔叶先生别闹〕〔非凡保镖〕〔入骨暖婚:总裁好〕〔相公别懵:夫人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六十四章:醉酒
    闲云峰上。伶华茵和司徒衍刚下完了一盘棋。

    “我看伶华这几天似乎有心事?莫非是跟小慕闹矛盾了?才跑来我这避难。”司徒衍一语中的。

    伶华茵对司徒衍的洞察力略微惊讶,好像他总能看透一切似的。

    “这一届的弟子太难带,眼不见为净。不过你怎么猜到的?”

    司徒衍笑道:“平时可不见你主动来我这,来我这就来我这吧,还总是心不在焉的。不过哪有师傅躲徒弟的道理,你总是对苏慕避而不见,可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伶华茵思索一会道:“并非我不想解决,只是小慕固执,我就算说了他也不一定会听。”

    司徒衍好奇道:“他不是一向听你的话,究竟是什么事连你也拿他没辙?”

    伶华茵张了张嘴,始终觉得难以启齿。

    司徒衍见她不想说,便道:“常言道,一醉解千愁,我踌躇的时候就会来一杯‘忘忧’,很多事情一下便想通了,你要不要试试?”

    伶华茵看向司徒衍桌上的酒壶,问:“当真这么神奇?”

    “屡试不爽。”

    伶华茵半信半疑,说:“酒好喝吗?”

    司徒衍微微惊讶:“你没喝过酒吗?”

    伶华茵摇了摇头,“没有,师傅从不让我喝酒,她说酒不好。”

    司徒衍眼睛瞪得更大了,惊呼:“可我印象中,衡葳是个酒鬼啊!”

    伶华茵细想道:“难道师傅经常喝的那个是酒不是茶?”

    司徒衍大笑道:“伶华你是被你师傅骗了呀!”

    “那我试试?”伶华茵看着桌上那酒,跃跃欲试。

    司徒衍给她斟了一杯,递给她道:“忘忧虽爽口,可不要贪杯。”

    伶华茵端起来细细闻了闻,觉得味道颇为香醇,便一饮而尽。

    “味道如何?”司徒衍笑问。

    只见伶华茵面无表情,眼神僵硬,没过一会,便一头栽到桌子上。

    司徒衍大惊,连忙去扶起伶华茵,见她呼吸均匀,脸色正常,只不过是喝醉了。司徒衍哭笑不得:“原来你是一杯倒啊!”

    眼见天不早,伶华茵迟迟未归,苏慕便顾不得违抗师令,欲去往闲云峰把伶华茵接回来,却没想到没走出青鸾殿几步,就看到司徒衍抱着伶华茵回来了。他急急跑上前,责问道:“你把我师傅怎么了?”

    司徒衍无奈道:“你师傅喝了我的忘忧酒,醉倒了。”

    苏慕一把将伶华茵从司徒衍怀中抢过来,警告道:“以后你少跟我师傅在一起!”

    “我想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司徒衍笑笑。

    苏慕沉着脸,说道:“你若不是对我师傅有企图,好端端的给我师傅喝酒作甚?没安好心!”苏慕说罢,便抱着伶华茵回去了。

    剩下司徒衍站在原地一脸尴尬。

    回到房间,苏慕便给伶华茵醒酒,伶华茵感觉自己头昏脑涨,旁边还一直有人嗡嗡嗡地叫,好不烦躁。

    伶华茵立马蹭的坐起来,瞪了那人一眼,看那人眉清目秀,长得跟自己的初恋情人苏言一个模样,便说道:“苏言你怎么来了?你看你教的好儿子,好的不学专门学你,说喜欢我?徒弟怎么能喜欢师傅呢?若我有孩子,他跟我孩子一般大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师傅,我是苏慕。”

    伶华茵定定地看着他,笑着说:“你开什么玩笑,苏慕还在闭门思过呢!除非他要违抗师命!”伶华茵接着又笑道:“你现在后不后悔,你的儿子现在在我手上,哪一天我不高兴了,就罚他!”

    “师傅你怎么罚我都行,你先好好躺下。”苏慕又一次给伶华茵盖好被子。

    总算让伶华茵安静下来,苏慕说道:“师傅你先好好休息,莫要再踢被子了。”说罢又不放心地给她掖了掖被角,离开了房间。

    伶华茵半夜醒来,鬼使神差地拿出黑色的羽毛吹了一口气,瞬间消失在房间里。

    影发觉伶华茵来到魔域的时候,她正在魔域里胡乱地走着,身体摇摇晃晃,好像随时要摔倒的样子。

    “喂,你怎么了?”影怕她摔倒,扶了她一把。

    伶华茵看到他,立马傻乎乎地笑了起来,拍着影的肩,说道:“你来啦!几天不见,有没有很想我啊?”

    影看了一眼她那不安分的手,蹙着眉看她,“你今天吃错药了?”

    伶华茵傻呵呵笑道:“神仙又没病,吃什么药,你才吃错药呢!”

    “……”

    “你看我干什么!说,这几天我没来,你有没有想我?”伶华茵摇摇欲坠,两手抓着影的胳膊肘,身体几乎贴到了他身上。

    “你喝酒了?”影闻到她身上的酒香,直接忽略她的问题,皱着眉头问道。

    伶华茵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像很自豪的样子。

    “你喝了多少?”

    伶华茵用手比划了一下,“这么多,不,好像是这么多。”

    影看伶华茵整个人糊里糊涂的,估计她说的话也不能太相信,便道:“以后不许喝酒了,要喝也只能在我面前喝,省的别人看你的笑话!丢人!”

    “好!”伶华茵郑重地点了点头,难得的表现出很听话的样子。

    “……真是个傻子。”影毫不留情地吐槽道,但又觉得伶华茵傻乎乎的样子有点可爱,忍不住轻轻勾了勾嘴角。

    伶华茵听到影骂她,不由得露出委屈的表情道:“你居然说我是傻子,你良心被狗吃了,你知不知道只有傻子才喜欢你。”

    影一脸怔然,好像没听清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伶华茵看着影一脸傻笑,“我说傻子才会喜欢你。”

    “…………”影这回听清了,瞬间呆若木鸡。

    “骗你的,你不会信了吧,哈哈哈……你才是个大傻子!”伶华茵狂笑不止,身体也因为这大笑剧烈摇晃着。

    影脸色一黑,丢下一句:“酒醒了再跟我说话!”便扬长而去。

    伶华茵看到影不理她了,在他身后大喊一声:“站住!你要是现在走了我就再也不喜欢你了!”

    影一听,身子顿时僵在原地,脚步怎么也迈不出去了。他回头有些郁闷地看着伶华茵,也不知道她说的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伶华茵笑着朝他张了张手臂,影不解其意,只听伶华茵道:“抱抱我就考虑下要不要喜欢你。”

    影十分震惊地看着面前一脸醉态的伶华茵,似乎没有料到伶华茵还有这一面。他有些受不了地走过去,凶道:“你信不信我……”本来他想说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回去,却没想到伶华茵整个人扑在他身上,像颗糖一样黏着他。

    影仿若惊雷一击,身体僵硬地站在那里。

    “鄂萝叫我不要来找你,看你会不会主动找我,可是我忍不住想来看看你,好不容易我又遇到你了,不能再让你跑了……”伶华茵一边说着,一边使劲往影怀里钻。

    影看伶华茵此刻就像只粘人的小猫一样,顿时升起怜爱之心,满脸宠溺地抱了抱她,嘴角上扬成一个邪魅的弧度,说:“这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我可没有强迫你。”

    伶华茵觉得这个怀抱很暖很是舒服,就像温床一样,很快便又睡着了。

    第二日,伶华茵似乎全然忘记了昨晚的事,便找鄂萝来问,昨天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鄂萝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回道:“你喝死了,司徒衍抱你回来的,不过被苏慕半路截胡了。”

    “小慕?他不是在思过吗?怎么擅自出来了?”

    “还不是因为担心你被司徒衍拐走了,你说你也是的,说去坐坐,怎么跑去司徒衍那喝酒去了?”鄂萝忍不住嗔道。

    “我就喝了一杯,我也不知道我不胜酒力。我没出什么糗吧?”伶华茵不禁担忧道。

    “你喝得就跟死了一样,不过苏慕送你回房的,你在他面前除了踢被子,也没说什么胡话。”鄂萝幸灾乐祸道。

    伶华茵听后立马头大,有些怨怼道:“你怎么不阻止他?”

    “苏慕抱着你就冲进来了,我怎么阻止啊?我没让他对你图谋不轨就不错了。”鄂萝一脸无辜。

    伶华茵默不作声。当天,她就撤了对苏慕的闭门思过之罚。不过,伶华茵却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将苏慕当成孩子般看待了。若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当面说,伶华茵几乎对苏慕视而不见。

    伶华茵的冷淡态度,令苏慕心情跌落谷底。

    茵桃看着苏慕满腹失落的样子,也不禁难过起来。

    “师傅不会这么对我的。”苏慕枯坐在床上喃喃自语。

    “又在为师傅的事情烦心哪!”一阵悦耳的笑声再次传来。

    苏慕蹙了蹙眉,四下张望,房间里并没有看到那女人的身影。

    “与你何干!要是不想再被捉一次,就少出现在我面前!”苏慕本就心情不佳,又无处发泄,只得将火气撒到霖歌身上。

    “你怎么不用我给你的礼物?”苏慕感觉女子的声音就近在耳边。

    “你是魔,我是人,就凭这点,我就不会用你的东西。”

    霖歌笑道:“你真的以为你单纯只是个人类么?”

    苏慕神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你父亲当年为了你偷盗大荒图,把我释放了出来,于是我好心送了他一个大礼,你猜猜是什么?”

    “我不喜欢猜,你要说便说,不说就滚。”苏慕不耐烦道。

    “你这脾气越发像那个人了,只可惜你不过一个替代品。我碰到你爹时,你已经活不了了,就残存着一口气,是我把那个人的命魂放在你身上,才让你苟活到今日,是我成就了如今的你。你还真该对我态度好点,毕竟以后我们相处的机会还很多。”霖歌笑道。

    苏慕内心大骇,立马从床上跳起,举着地煞剑警告她道:“你休得胡言乱语,小心我现在就喊人!”

    霖歌无所畏惧地笑道:“你大可叫人来抓我,不过恐怕他们没这个本事。你怎么不问我那个命魂是谁的?”

    “我不想知道!”苏慕知道这女人没一句好话,而且他心里面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他不知道这个真相会对他的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霖歌笑笑,如同就凑在自己耳边轻声说道:“你若是不信我,就去问司徒衍,他知道你的来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鹿妖逐鹿〕〔生命法典〕〔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傲娇特警〕〔超级神婿沈惜颜林〕〔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厉少宠妻至上(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