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六十五章:起疑
    夜半,伶华茵被一阵奇怪的嗡嗡声吵醒,她猛的睁眼,看到灵音上神给她的那柄短刀正悬浮在头顶上,发出一阵阵光芒,好像对什么有感应一样。她伸手握住刀柄,问道:“灵音上神?”

    “伶华茵,附近有很强的魔气,非同寻常。”

    伶华茵一惊:“哪里?”

    “不太清楚,忽隐忽现,我不太确定,好像是你西北方向。”

    “西北方向,小慕?”伶华茵突然惊道,然后快速穿好衣服鞋子往苏慕住的地方奔去。

    “魔气消失了。”灵音上神的声音从凤鸣刀中传出。

    伶华茵疑惑地查看了四周,然后敲了敲苏慕的门,“小慕睡了吗?”

    很快,苏慕的房门就打开了,苏慕一脸惊讶外加惊喜,道:“师傅,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

    伶华茵不理他,径自进入了房间,四处看了一眼。

    “师傅,你在找什么?”苏慕见伶华茵一脸凝重,不由得疑惑道。

    伶华茵往凳子上一坐,问道:“你方才可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听到什么声音?”

    苏慕一怔,然后回道:“徒儿刚才正在睡觉,什么也没听到。”

    苏慕说完自己也有些心虚,但是他不知为何竟想要隐瞒霖歌的事情。

    伶华茵盯着苏慕看了一会,眼神似乎在探究,苏慕心里面不由得有些紧张。但很快,伶华茵就移开了目光,说道:“最近为师冷落了你,你是不是怨我?”

    苏慕连忙道:“我怎么会怨师傅。”

    伶华茵叹了一口气,说:“我冷落你,是不想你因为我分心,更不想你再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念想。你既然知道我和你父亲的事,你就不该再有任何这种想法。”

    伶华茵决定还是早些解决这个问题,以免苏慕陷在死胡同里不肯出来。

    “师傅,难道就因为我是我爹的儿子吗?”

    伶华茵没有给他半分余地,说:“因为你是苏慕,是我从无归海带回来的徒弟,跟任何人无关。”

    “无关的话师傅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又不是你的儿子,甚至是师傅以前情敌的儿子,师傅难道不是因为我长得跟我爹很像,才收留我的吗?”虽然苏慕很不想承认这个可能性,但是自从他知道伶华茵以前喜欢过自己的父亲,他就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伶华茵用一种难以捉摸的表情看着苏慕,说:“我收留你,的确因为你是你父亲的孩子,但是对你好,是因为我是你的师傅。”

    “为什么?我愿意替我父亲还清欠师傅的情债,师傅既然以前接受过我父亲,为什么就不能接纳我呢?”苏慕握紧了手指,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你父亲没有欠我任何的情,是我欠他的。”伶华茵突然道。

    苏慕愣了愣。

    伶华茵看着他道:“你父亲于我,是个很好的师兄。你于我,是个很好的徒弟。我不希望有一天,这个关系打破了,你我就像我和你父亲一样,两败俱伤,再也回不到最初。”

    “师傅,我和我爹不一样,我不会放弃自己喜欢的女人,更不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不管师傅愿不愿意接纳我,我这一生,只会喜欢师傅一个人。”苏慕一脸的固执。

    伶华茵摇了摇头,知道劝他无用,便起身往门外走去。

    “师傅,万万小心司徒衍,他想要……”苏慕突然抓住了伶华茵的手。

    伶华茵愣了一下,电光火石之间,苏慕突然手一松,极其痛苦地捂住头,倒在了地上。

    伶华茵花颜失色,慌忙将苏慕扶了起来,惊慌道:“小慕你怎么了?小慕!!”

    这时,一道白影出现在门口,朝着他们跑来,一把握住苏慕的右手,说道:“他只是昏过去了。”

    伶华茵蹲在地上,不安地看着及时赶到的司徒衍,说:“他怎么突然晕倒?”

    “是魔气。”

    司徒衍快速将苏慕抱到床上,对伶华茵道:“你别担心,小慕只是受到魔气侵染,或许是上次与心魔交战时不小心沾上的,我为他弹奏一首清心音即可。”

    伶华茵呆愣愣看着他,好像刚从惊吓中回过神道:“好。”

    司徒衍弹完一曲,对伶华茵道:“魔气已除,伶华莫要担忧,赶紧回去休息吧。”

    伶华茵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问:“对了,这个时间你怎么会在这?又是路过?”

    司徒衍笑道:“这回还真是,我刚从天机处准备回去,刚好路过这,我的琴就震动了起来。”

    伶华茵瞟了一眼他身后的琴,若无其事地说:“天机道长这么晚了还在研究机关术。”

    “已经大功告成,伶华若有兴趣可前去观摩。”

    “改日吧,今日多谢你了。”

    司徒衍笑道:“你我之间何必言谢,走了。”

    “嗯。”伶华茵目送司徒衍离开后,又回头看了看苏慕,见他神色正常,呼吸匀称,没什么异样之处才离去。

    回到自己住处,伶华茵立马对着羽毛吹了一口气,来到神魔之谷。

    “影,出来。”

    “一来就大喊大叫的,这么急着找我作甚?”影果然一下就从身后冒了出来。

    “司徒衍现在真的很危险?”伶华茵脸色有些不对。

    影皱了皱眉,问:“发生什么事了?”

    伶华茵道:“今日我无意中察觉到青鸾殿有魔气,可自从心魔被除之后,仙泽宫的结界就加固了许多,不应该再有什么魔混入。但今天小慕他突然染了魔气,司徒衍正在此时赶来,我总觉得司徒衍很古怪,但又说不上是哪里古怪。上次心魔的事他也都在现场。你说他会不会……”

    “…………”

    伶华茵见影一直盯着她看,急了:“你说话啊!”

    “你让我说什么?司徒衍本来就是魔之魂,我也早告诉你他很可能被霖歌控制了,不然我为什么让你盯着他。”影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伶华茵担忧道:“小慕今天也叫我小心司徒衍,之后就突然晕倒了,我放心不下。”

    影蹙着眉头,有些不悦:“你急着找我,就是担心苏慕出事?”

    “若不是你让苏言偷了大荒图,放霖歌出来,司徒衍也不会受她控制。现在霖歌要做什么,你不应该最清楚不过吗?”

    “你在怀疑什么?莫非你认为是我指使的霖歌?”影挑着眉反问。

    伶华茵说道:“我知道你跟霖歌没关系。”

    影突然笑道:“那如果有呢?你要怎么办?”

    “你若敢伤害我身边的人,我跟你不客气!”伶华茵毫不示弱地直视着他。

    影忽然抬手抚摸着伶华茵的头发,笑容邪魅道:“那你想怎么跟我不客气?嗯?”

    伶华茵见他动作暧昧,立马像惊慌的小鹿似的退后一步,紧盯着他,脸色微红,“你要干什么……”

    影见她害羞的样子极为可爱,忍不住戏弄她一下:“那天你还主动投怀送抱,今日怎这般矜持?”

    伶华茵大惊:“什么?”

    “你该不会忘得一干二净了吧?那天你喝醉了来找我……”影边笑边查看伶华茵的神色。

    伶华茵立马涨红了脸,着急道:“我怎么了?”

    “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撒娇要抱抱,还……”影又顿了顿,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伶华茵大窘,道:“还?”

    影突然拉下了脸,脸色还真是说变就变,语气不善地说道:“想不起来就使劲想。”

    “……”

    “…………”

    伶华茵的脸越发的红了,若不是魔域里光线黑暗,伶华茵的窘迫和尴尬就全部落在影眼里了。

    那天她到底还做了什么,伶华茵真是半点都想不起来了,但光是说要抱抱,就已经让她很难堪了。

    她怎么能在他面前说抱抱呢!?简直是太丢脸了!以后还怎么在影面前抬起头?

    要是还被他撞见自己在苏慕面前踢被子,那岂不是要被这男人嘲笑至死。

    而且他似乎说到这事还很生气的样子,一定是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那日的事你别放在心上,酒后失态,当不得真。”伶华茵装作若无其事道,干脆自己承认过失,早点撇清自己,免得日后被他拿来做把柄。

    谁知伶华茵刚说完,影就黑着一张脸,好像更生气了。伶华茵突然慌了。

    “当不得真?那你今日来我这寻求安慰做什么?当我是专门哄小女孩的吗?”影逼视着伶华茵。

    伶华茵也不甘示弱地说道:“你非要针对我那天的事情的话,那我以后就不来了,司徒衍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影见她突然来了犟脾气,不由得皱眉道:“你跟我说了那些话,就想跟我撇清关系?当我这么好糊弄?”

    “我说什么了你倒是说说。”伶华茵倒要看看这男人到底在计较什么。

    影默不作声,只是用一副很恼火的表情看着她。他恼这女人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忘了。

    “嗯?”隔了好一会儿,伶华茵始终没什么表情。

    “你是傻子吗?”

    伶华茵秀眉一簇,生气道:“傻子是你。”

    “你说傻子才会喜欢我。”影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只好帮她回忆起来。

    伶华茵一怔,呆呆地看着影,眼神好像在说,我真有这么说过?

    “你若觉得你不是傻子,那你走吧,不回来最好,我还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

    “…………”

    “不是要跟我撇清关系吗?又不想走?还是想当我身边的小傻子?”

    “……”伶华茵感觉自己进了他的圈套。

    影一本正经道:“你们人界有句话,叫做酒后吐真言,你可不要随意招惹我之后就给忘了。”

    伶华茵竟无言以对。

    影看她那副悔恨死了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最后道:“唉,还真是个傻丫头。苏慕跟了你这个师傅,该不会也被你教傻了吧?”

    伶华茵哼了一声道:“苏慕可比你聪明多了。”

    影一副唯我独尊的姿态,说:“比你聪明我倒信。”

    伶华茵看他那自负的模样,不免鄙夷道:“好像全天下就你最聪明似的。”

    影不想与她计较,说道:“司徒衍的事我会叫人查,你就安心待在你的青鸾殿吧。下个月便到月蚀,我会提前去找你。”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羡慕嫉妒系统〕〔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鬼命阴倌〕〔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禁咒法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