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思随你入心间郁〕〔都市极品医神〕〔农家小福女〕〔武道剑主〕〔星云皓天剑〕〔暴力书生〕〔火影之重建漩涡〕〔重生最强锦鲤少女〕〔来生恋你〕〔然后和初恋结婚了〕〔最强赘婿奶爸〕〔妃要出位〕〔我家皇后又作妖〕〔白少你家老婆又露〕〔仙道长青〕〔重生之都市投资天〕〔穿书之男主总是爱〕〔快穿虐渣我是专业〕〔四爷是棵摇钱树〕〔俄罗斯大妖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六十六章:失踪
    “啊!”随着一声大叫,苏慕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眼前天旋地转,司徒衍正在一边弹奏着琴曲,他朦胧中看见伶华茵满脸忧心的面容。

    床头上挂着的清心铃随着那琴声摇晃了一阵,然后苏慕又一翻白眼直直地倒了下去。

    “你不是说魔气已经除去了吗?怎么小慕还是这样?”伶华茵焦急道。

    司徒衍停下手指的动作,眉头微皱,也是分外不解。

    苏慕再次陷入了昏睡中,有好几次醒了又睡,总是说各种奇怪的呓语。

    “师傅!”苏慕又开始在梦里大叫,旁人已经数不清他这是第几次呼唤伶华茵了。

    他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迷迷糊糊看到床边坐着一个蓝衣女子,那人一把握住他向上抬的手,担忧地叫道:“小慕。”

    苏慕魔怔似的紧紧抓着那双手,说道:“师傅,小心那个人,他要杀你……”说完便又晕了过去。

    周瑶吓傻了,连忙回头看向身后的伶华茵,问道:“伶华长老,师弟到底怎么了?这清心铃明明可以驱除邪祟,为何师弟还在梦魇?”

    伶华茵眉头紧锁,紧紧盯着苏慕不说话。

    夜晚,无风,然而清心铃忽然剧烈地颤动了起来,苏慕再次醒来,扭头便看到茵桃在自己床边趴着睡着了。他悄声下床,来到伶华茵的房间,伶华茵听到动静惊醒,看到是苏慕站在自己床头,还未反应过来,苏慕就突然点了她的穴道。

    伶华茵惊讶之余,听到苏慕小声说道:“师傅,得罪了,今晚我必须带你离开这里。”说罢,苏慕就抱起伶华茵,快速离开了房间。

    没过多久,一个白色的身影就来到了苏慕的房间,却见房间里除了熟睡的茵桃,再无其他人。而此时,伶华茵的房间也来了一个红衣女子,那女子在伶华茵房间里转悠了一会儿,便将一个铃铛放在了伶华茵的床上。

    第二日,仙泽宫就传出了护剑长老和徒弟苏慕双双失踪的消息。

    伶华茵被苏慕带到了一个荒郊野外的小木屋里,苏慕将她安顿好之后,只解了她的哑穴,说道:“师傅,为了你的安全,只能暂且委屈下你了。”

    “苏慕,你要做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总算能开口说话的伶华茵忍不住连续问了好几个问题。

    苏慕回道:“仙泽宫现在很危险,师傅不能再待在那里。这里是我父亲以前带我来过的地方,周围都是他布下的结界,没有人能够探知到这里。还记得我跟师傅说过我父亲埋玉佩的地方吗?”

    伶华茵神色动了动,说:“记得,这里就是?”

    “嗯。说起来,我也是第二次来到这里。”

    伶华茵奇怪道:“你不是对小时候的事情没什么印象了吗?”

    苏慕沉默了一阵,才道:“这几天昏睡,我做了很多梦,也想起了很多关于我爹的事情。这些,以后我会跟师傅慢慢解释。”

    伶华茵环顾了一眼房间,对苏慕道:“你怎知待在仙泽宫危险?你这样擅自离开师门,是犯了规矩,就连我也……”

    “事出紧急,徒儿不得不将师傅带出来,我知道师傅不能离开中皇山,但这些规矩又如何抵得过师傅的性命?至于我,仙泽宫的弟子,我不当也罢!”

    伶华茵见他说的如此严重,不免惊讶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苏慕肃然道:“师傅,我见到霖歌了,她想要杀你,司徒衍和她是一伙的。”

    伶华茵闻言,虽然也没有太大的惊讶,但也觉得苏慕知道这些有些奇怪,便问:“霖歌要杀我?为何杀我?”

    苏慕将右手伸到伶华茵面前,说道:“霖歌给我也刻了印记,我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想取师傅的性命,做成傀儡,用墨魂剑帮她解封魔域。司徒衍就是九霄在人界使用的躯体,他是故意接近师傅的。”

    伶华茵盯着苏慕手心的印记看了良久,说道:“我在仙泽宫,霖歌是杀不了我的,你带我回去,我要将霖歌的企图告知掌门,至于你这次擅自离开仙泽宫,我会跟掌门禀告,让你免除责罚。”

    苏慕蹙眉道:“师傅,你为何不相信我?”

    伶华茵看着他道:“我相信你,就是相信你才让你跟我回去,我会让掌门帮你消除这个印记。”

    “我不能让师傅回去,师傅不知霖歌的手段,她为达目的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师傅暂且先待在这吧。”苏慕一意孤行,不肯听伶华茵的话,说罢便要离开。

    “小慕你去哪里?”伶华茵大叫。

    苏慕回头看了伶华茵一眼,说道:“师傅且安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师傅的。”

    “小慕,回来!”

    伶华茵焦急地喊道,但苏慕早已将门锁上了。她心急如焚,生怕苏慕做出什么傻事,便将影给她的羽毛唤出来,对那羽毛连吹了几口气,但羽毛丝毫没有一点反应。果真如苏慕所说,这里的结界完全将里外隔绝开了。

    日落时分,苏慕一个人来到云梦台。

    司徒衍正坐在凉亭中弹琴,气定神闲,好像一点也不紧张仙泽宫刚发生的大事,因为他知道苏慕一定会来找他的。

    “等你多时了,小慕,你将伶华带到哪了?”司徒衍面带微笑,三分温和,七分深藏。

    苏慕冷眼盯着司徒衍这张百年不变的笑脸,说道:“我是不会告诉你我师傅的行踪的,你莫又想打什么主意!”

    “那你来我这,是要做什么?”司徒衍似笑非笑。

    “你不是司徒衍,是九霄,对吧?”苏慕质问道。

    司徒衍嘴角的笑意微微加深,“九霄?你怎么会这么想,我看起来哪里像了?伶华曾以为我是尘鸾上仙的转世,你现在又说我是九霄,让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了。现在仙泽宫到处都在派人抓你,说你被心魔附体,掳走了伶华,你现在在我这,不怕被他们发现吗?”

    “心魔的事明明是你搞出来的!你还想栽赃于我!”苏慕怒喝道。

    司徒衍一个愣怔,“小慕何出此言?”

    苏慕拿剑指着他,喝道:“你少在这给我装糊涂!这里就我和你两个人,你还怕被别人听了去吗?”

    “我只记得心魔之事,你险些入了魔,若不是我及时出手,你恐怕早已跟岑思文一样了。”司徒衍摇头叹气。

    苏慕一阵冷笑,“那我岂不是要感谢你了?每次你一出现,心魔就会发燥发狂,难道都是巧合吗?你弹的到底是清心音、镇魔曲,还是乱魂抄,你自己心里面清楚!”

    司徒衍看了他半晌,然后道:“看来你不止对我有误会,还有很深的成见,我虽然不能立即改变你对我的看法,但希望你能告诉我伶华的去向。你我之事,何必牵扯到伶华。你可知伶华离了中皇山,法力便会削弱,若她现在有什么危险,你我也顾及不了。”

    “她最大的危险,就是待在你身边!你假意和她做朋友,不就是想要利用她对你的信任夺取墨魂剑吗?”

    司徒衍一脸惊讶道:“这话你是听谁说的?若我想要墨魂剑,早在她为我聚魂时我就拿走了,何必要走那么多弯弯绕绕?小慕,你到底是受了谁的蛊惑?”

    “我师傅为你聚魂时,我相信那时候的你是无辜的,但是你一别就是十年,这十年你跟霖歌搅和在一起,我看你早忘了自己是当初的司徒衍了吧!”

    “这事我与你师傅说过,我的确是去找霖歌了,但我并未见到她本人。”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师傅信你,我可不信。你若真的问心无愧,那敢不敢当着仙泽宫众人的面喝下化魔水?”苏慕紧盯着司徒衍道。

    司徒衍沉吟道:“若我喝了无事,你就相信我跟霖歌无关?”

    “我就相信你不是九霄。”

    司徒衍露出一缕捉摸不透的微笑,说:“既然如此,那我答应你,不过这么一来,你就难逃仙泽宫的处置了。”

    “只要揪住你的尾巴,我受受处置又何妨!”苏慕脸上也露出一丝势在必得的表情,“走吧。”

    当苏慕和司徒衍双双出现在仙泽宫宫门前,仙泽宫立马炸开了锅,大概大家都没想到苏慕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等司徒衍表明了目的后,一名弟子立即去通报了掌门。

    在掌门单立群的示意下,周易将一碗化魔水递给了司徒衍,司徒衍微微笑了笑,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口喝了下去。

    苏慕冷眼旁观着,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司徒衍。

    过了一会儿,司徒衍若无其事地将碗还给周易,对苏慕也对众人道:“我喝完了,是否可证明我不是魔了?”

    苏慕显然是没料到司徒衍喝了化魔水之后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不可能!司徒衍,你又在耍什么手段?!”

    “够了!苏慕,你真是越来越荒唐了!才关了禁闭不久,又闹出这幺蛾子!护剑长老到底被你带到哪去了?”单立群当众呵斥道。

    苏慕并未回答他的话,不甘心地盯着司徒衍,只听这时候白臻道:“掌门,苏慕这次行为颇为古怪,安全起见,是不是也让他喝一碗化魔水,以消除大家的顾虑。”

    苏慕闻言,也不拖沓,直接从周易手中又拿了一碗化魔水,一饮而尽。却不想刚喝下去,苏慕只觉眼前一黑,立马倒了下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琉璃清梦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