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名门太子妃〕〔透视赘婿〕〔我真的只能活一天〕〔木叶之圣主降临〕〔大汉大忽悠帝〕〔我真不想继承豪门〕〔末日拾荒者〕〔天生绝配:恶魔影〕〔充钱系游戏〕〔我有百万士兵〕〔我的徒弟无敌了〕〔玄天神院〕〔道爷不好惹〕〔外挂不用就会死〕〔我就是演员〕〔重生之日本投资家〕〔最强赘婿〕〔黑狗修仙传(陆羽〕〔洞心之瞳〕〔大明王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六十七章:魔之魂
    仙泽宫的地牢里,苏慕突然醒转过来,他猛地想起晕倒之前的事,一看自己正被四条锁链牢牢锁住手脚,心里顿时一惊,奋力去挣脱,却难以动弹,正要大喊自己不是魔,就看到司徒衍走了进来。

    “司徒衍,是不是你搞的鬼!”苏慕怒极的冲他吼道。

    司徒衍对他的怒火视而不见,笑了笑说:“又这么暴躁,一点也不像伶华教出来的。你到现在还在怀疑自己的身份吗?”

    苏慕恶狠狠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霖歌没告诉你,你是魔吗?你若是早知道自己真实身份,也不至于这么急着喝了那碗化魔水证明自己。”司徒衍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温文尔雅的微笑,这让苏慕不禁怀疑从头至尾司徒衍都是伪装的。

    苏慕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不可置信,一言不发地盯着司徒衍。

    “我身体里面住着九霄的二魂七魄,你误会我是九霄也正常,不过你就没有想过,九霄的另一个重要的命魂去哪了吗?”司徒衍一边盯着苏慕震惊的表情,一边道:“其实你跟我是一样的,你不是真正的苏慕,我也不是真正的司徒衍,我们都是为了九霄而生的。若说谁才是真正的九霄,拥有他命魂之人,才能够成为魔帝,而你就是魔族选定的那个人。”

    “你胡说,我是人类,是苏言的儿子,根本不是什么魔!”苏慕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只能通过大叫发泄自己内心的恐惧。

    “我胡不胡说,你自己心里面清楚。你体内的魔之力即将觉醒,到时候你就会信我所言。”司徒衍说道。

    “你从一开始从无归海带我出来,就知道我是谁?”

    司徒衍笑了笑,答道:“不,是你让我知道了我自己是谁。你我魂魄相牵,本为一体,只不过我比你先回忆起了一切。”

    苏慕死死瞪着他,说道:“司徒衍,我师傅将你视作知己,你怎可欺骗她这么久?”

    “知己?伶华将我视为知己,我很高兴,可我并不满足于此,就像你也并不只想做她的徒弟一样。她总有一天会明白我的苦衷。”

    苏慕冷笑道:“你和霖歌想杀我师傅,你还想让她明白你的苦衷,你未免太痴心妄想了!”

    “你又如何知道我会杀她,我不仅不会杀她,我还要保她安全无恙,她在你身边反倒不安全。”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司徒衍静静看了他半晌,然后道:“也罢,你不愿意告诉我伶华在哪,那我只能说抱歉了。”说罢,他伸出一手覆在苏慕头顶上,用魔之力探知他的灵虚,并从中篡取了他不久前的记忆,然后又将血魄珠拿了回来。

    苏慕手脚发抖地看着司徒衍流利地完成这一整套动作,眼球涨红,不敢置信地颤声问:“你要做什么?不要伤害我师傅……”

    司徒衍闭着眼睛静待了片刻,喃喃自语道:“你的记忆十分混乱……这其中,还有苏言的……苏言,他竟然将自己的念想寄托在你身上……苏言原本想着离开东灵山之后和伶华一起生活,他造了个木屋,希望和伶华在那隐居。你将伶华带到那里,是为了圆苏言的心愿吗?”

    苏慕眼睛通红,死死盯着司徒衍道:“你若是伤害我师傅,你会后悔的……”

    司徒衍悲悯地看了苏慕一眼,扬长而去。

    “司徒衍,司徒衍!”

    伶华茵心神不定地待在木屋里,运了好几次气想冲破穴道,但都无法解开。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辰,房门的锁突然被人打开了。伶华茵紧紧盯着门外,只见司徒衍一袭白衣走了进来,伶华茵并没有太大的惊喜,反而十分警惕。

    司徒衍坐到伶华茵身边,手指点了两下将她的穴道解开,说道:“伶华,此地不宜久留,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

    伶华茵问道:“小慕呢?他在哪里?”

    司徒衍沉默了一下,说:“小慕喝了化魔水晕倒,被关进仙泽宫的地牢了。”

    伶华茵大惊,“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我要回仙泽宫!”

    司徒衍拉住伶华茵,沉声道:“不可,霖歌正在找你,你现在回仙泽宫就是自投罗网。我知道你担心苏慕,我会救他出来。”

    “你救他?你凭什么去救他?小慕是人类,怎会喝了化魔水晕倒,一定有什么误会,我要回去证明他的清白!”伶华茵起身想要挣脱。

    司徒衍紧紧握着伶华茵的手腕,说:“伶华,你还不明白吗?苏慕是魔,你就算回去,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伶华茵不禁睁大双眼看着司徒衍,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你胡说什么!小慕怎么会是魔?是魔的是你才对!”

    司徒衍惊讶地看着伶华茵,顿时哑口无言。

    伶华茵一把甩开他的手,眼神有些冰冷地俯视着他,说道:“仙之躯,魔之魂,和霖歌一起的是你。你是九霄的分神,为何要受霖歌控制?”

    司徒衍脸色出现一丝错愕,“原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为何不早点揭穿我?”

    “因为我把你当朋友,相信你不会做出什么坏事。但倘若你对我身边的人不利,我不会原谅你。”伶华茵一字一顿道。

    司徒衍苦笑道:“因为苏慕出了事,你现在已经不相信我了是吗?他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小慕不会乱说话,他三番五次叫我防备你,告诉我你是魔,现在你跟我说他喝了化魔水,他为何要喝?难不成与你无关?”

    “是与我有关,我无可否认。但苏慕也是魔魂,与我一样借用了别人的身体,真正的苏慕早就在小时候就死了。因为霖歌在他身上放入了九霄的命魂他才得以续命,一旦他觉醒,莫说是你,就连我也阻止不了。”司徒衍盯着伶华茵,脸色尤为凝重。

    伶华茵听罢,脸色一变,震惊道:“九霄的命魂?你说的可是真的!?”

    司徒衍面色略带自嘲,“我虽然是九霄的分神,但我从未想过要害你。”

    伶华茵犹豫地看着司徒衍,面色复杂道:“若他觉醒,会怎样?”

    “他会变成真正的九霄。九霄使用禁术换魂之后,魂魄一分为二,一半为邪,注入了他的命魂。这些年来,他的命魂不断牵引着我的二魂七魄,想要彻底归位。这次霖歌的出现,无疑就是助苏慕取得我的魂魄,想让九霄现世,让魔族卷土重来。”

    伶华茵沉吟道:“小慕待在我身边多年,我知道他是什么人,我如何能够信你?”

    “就凭苏慕现在喝了化魔水被关进地牢,而我还在这里。”

    “……即便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能够跟你走,我必须回仙泽宫,阻止一切后果的发生。”伶华茵心意已决。

    司徒衍突然抬高声音:“阻止九霄的最好办法就是杀了苏慕,你会吗?”

    伶华茵脚步一顿,眼神清冽,说道:“小慕是我的徒弟,不管他是人是魔,我都会护他平安。”

    司徒衍突然神色一变,站起来道:“那你得首先护好自己!”

    伶华茵不听劝阻,夺门而出。却没想到这刚一出门,她就愣在原地,外面竟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护剑长老,我们又见面了。”门外夜煞的声音慵懒又轻浮。

    司徒衍连忙出来挡在伶华茵面前,紧盯着来人。

    夜煞见是他,像看到老朋友似的调侃道:“哟哟哟!原来是你啊,看来霖歌说的没错,你果然要背叛她。你是什么时候脱离她的摄魂术的?”

    “也没多久。”

    伶华茵复杂地瞟了司徒衍一眼,只听司徒衍眉头紧锁道:“你身为王族,怎甘心为霖歌办事?”

    夜煞戏谑地笑道:“本王可不是为她办事,是为自己。我倒是想问问看,你可是魔帝的分神啊,怎么为了一个人界的女子背弃全族呢?”

    司徒衍神色一冷,并不答话。

    “果然上仙的身体靠不住,你就是对人类心太软了,担不了重任,真不知道当初大帝为什么要选择你。还是苏慕那小子靠谱点,毕竟鬼巫族出身,适合做那大邪大恶之人。”

    伶华茵怒道:“你想对小慕做什么?!”

    夜煞看向伶华茵,笑意更深了,“护剑长老的爱徒是我们选中的新魔帝,长老这些年的栽培可没有白费,我应该代魔族感谢你才是。”

    “放你的狗屁!”伶华茵看他这张讨厌的脸,外加听到他这恶心的语调,勃然大怒,浑然不觉自己竟然骂出了一句脏话。

    夜煞大概也没料到这清冷如斯的女人居然会骂人,愣了片刻,然后大笑道:“长老真是性情中人。等苏慕接任了魔帝的位置,一定给长老举办一次谢师宴。不过现在长老可要跟我走一趟了。”夜煞说着便要上前拿人。

    司徒衍眼神如利剑般,袖风一扫,将夜煞挡开一段距离。

    “莫要接近她!”司徒衍厉声警告。

    夜煞摸了摸鼻子,饶有兴致地笑道:“你觉得我堂堂夜煞王,会怕你一个魂魄都不全的分神吗?”

    “你若觉得你能从我手里抢人,大可试一试镇魔曲的威力。”司徒衍语气颇有震慑力,唤出七弦琴,手指快速拨动琴弦,琴声澎湃激昂,铮铮作响,顿时在他们面前就立起了一条银河瀑布。

    夜煞听说过镇魔曲的厉害,一时间也不敢轻易穿过去,怕有什么陷阱,等着司徒衍下一步的动作。

    瀑布声轰轰作响,似有琴声回旋,司徒衍忽然收了琴,伶华茵只觉腰身一紧,就腾空而起。

    等那瀑布消失后,夜煞才发现两人已经不见了。

    “靠!司徒衍骗我!”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楼主大人求放过〕〔众神塔〕〔生命法典〕〔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南宗最后一个弟子〕〔重生八零:媳妇有〕〔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鹿妖逐鹿〕〔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