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我绝不当皇帝〕〔机战世界〕〔神级上门狂婿〕〔重生八零继承亿万〕〔萌宝甜妻,冰山总〕〔蚀骨宠婚:早安,〕〔画春光〕〔重生之武神大主播〕〔我在东京当和尚〕〔行走诸天万界的中〕〔传媒巨舰〕〔唐婉封牧〕〔快穿之反派总被欺〕〔天价娇妻霸道宠〕〔混在诸界〕〔英雄无敌之无尽虚〕〔苍黎耀世〕〔域外生命寄生日志〕〔奇人趣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魔中仙之我的道姑朋友 第七十二章:魔化
    苏慕回头看时,只见杜晔和夜煞正打的火热,也没心思再理会他们。回到住处,只见几名仙泽宫弟子已经将伶华茵包围在中间,伶华茵寡不敌众,被白臻打伤在地。苏慕怒从中来,地煞剑猛地出鞘,口中嗡动,念出一串口诀,地煞剑就咻的一声朝白臻飞去。

    就在白臻和地煞剑周旋之时,鄂萝前来助力。苏慕扶起伶华茵,查看了下她的伤势,问道:“师傅你怎么样?”

    伶华茵摇头道:“我们赶紧走,不要与他们纠缠太久。”

    “可是白臻伤了师傅,怎么可以这么轻饶她!”苏慕狠狠地盯着白臻。

    “她怎么说也是你师伯,这次是奉命前来,莫要跟他们计较,走!”伶华茵再次催促道。

    苏慕不敢违抗师令,连忙搀起伶华茵,对茵桃说道:“茵桃,我们先走!”

    眼见他们要逃走,白臻突然喊道:“莫要叫他们跑了!”

    弟子们奋起直追,几道飞剑过来,茵桃“啊”了一声,苏慕和伶华茵转头一看,见茵桃已经被白臻捉住。

    “我看你往哪跑!”白臻恶狠狠的揪着茵桃的头发,茵桃吃痛,不得已只能仰着头,眼里泛着泪花。

    “放开茵桃!”苏慕大喊。

    白臻笑道:“她也是跟你们一起的,逃不了干系,掌门也没说过要放了她。我看你们还是老老实实跟我回去吧!这样小姑娘也能少受些罪。”

    伶华茵看着白臻道:“师姐,你究竟要如何才能放过我们,我说了,我办完事就会回去。难道你还不信我?”

    “办完事?办完事苏慕就跑了!他现在可是魔,你身为护剑长老,居然不以身作则,还袒护他!”白臻又看了一眼旁边的鄂萝,道:“不过也是了,你连魇魔都带在身边,堂堂仙家弟子与妖为伍,自然也不在乎苏慕是魔。”

    伶华茵沉声道:“苏慕不是魔。”

    白臻一脸好笑地望着她,“不是魔,不是魔的话怎一喝化魔水就晕倒,怎么他一来,仙泽宫就频频出事,哪一次遇心魔他不在场,光凭你一人之言,怎么能保证!”

    “就凭我是他师傅。”

    白臻讥笑一声,“我看你们不只是师徒关系吧,天罡地煞,该不会是一对鸳鸯眷侣吧!”

    伶华茵听罢横眉怒目,“师姐莫要信口雌黄!”

    “难道不是吗?苏慕你自己说说,难道你对你师傅没有一点非分之想!”

    苏慕冷笑道:“我跟我师傅什么关系关你屁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白臻被他一怼,瞬间暴怒:“你!把他们通通抓了!”

    苏慕一边护着伶华茵,一边与他们打斗起来。

    白臻虽然只是高级弟子,但论剑术与道法,还是在苏慕之上,而鄂萝的妖术也受仙泽宫的道法相制,渐渐的,苏慕他们就落入下风。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远方突然传来一阵埙声,伶华茵听得猛的一震。也不知是何人在吹奏,并不像是寻常的曲子,更像是催眠曲。只见苏慕的动作突然顿了顿,紧接着他右手的手心里渐渐冒出一股黑气,与此同时,他那双点漆如墨的眼睛也变成了嗜血的红色。伶华茵正惊诧于他突如其来的变化,而苏慕就像是**控一样,猛的抓住一个上前的弟子,将那人提了起来。

    只听那弟子惨叫一声,苏慕竟然笑着扭断了对方的脖子,若是憎恶的表情还好,而他此刻脸上的笑容就如同鬼魅一般,令人心生战栗。

    只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苏慕竟然毫不手软地杀死了一个弟子。

    在场所有人都惊慌失措起来。

    “苏慕,你竟敢杀人!”白臻显然没料到苏慕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她将茵桃困在法阵中,然后提剑冲上去。

    苏慕的目光就像是狼遇到了一个猎物,发出凌厉的光来。

    伶华茵大惊失色喊道:“小慕,莫要伤人!”

    但苏慕似乎没有听到一样,眼神中透出阴邪、谲戾,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远处的埙声还在继续吹奏,而且愈来愈快。

    苏慕犹如大荒图黑塔里说的一样,完全失控了。任凭伶华茵如何劝止,苏慕都听不进去。他就像杀红了眼一般,每杀一人表情越兴奋。

    白臻眼看着弟子们一个个被苏慕杀死,顿时慌了神,颤声说道:“你们等着!”然后慌忙弃尸而逃。

    苏慕正欲追上去,埙声戛然而止,苏慕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瞬间栽倒在地上。

    “小慕!”

    没过多久,杜晔闻声而来,看到地上的尸体,顿时明白过来这里发生了何事。他连忙上前查看苏慕的身体,发现他右手手心里的印记正逐渐消失。

    “是霖歌所为。”杜晔沉声道,“先带他去安全的地方,我再回去禀告城主。”

    苏慕醒来时,已经过了数日,他躺在一张石床上,头顶上是蓝天白云,耳边是习习吹来的微风,带着一丝淡淡的青草芬芳,犹如置身世外桃源。

    “这是哪里?”苏慕脑子里一片浆糊,完全记不得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茵桃提着花篮跑到苏慕身边,脸上是惊喜交加的表情,笑容灿烂道:“慕哥哥,你醒啦!”

    苏慕四下看去,只见身边是一片芳草地,四周种着梅树,有鸟儿正在枝头凝望着他们。

    “茵桃,我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怎么也记不清之前的事了,我们在什么地方?师傅呢?”苏慕除了一脑子的疑问,只依稀记得之前遇到了杜晔和夜煞他们。

    “慕哥哥,我们现在到蓬莱了,这是清徽台。茵姐姐正在外面跟一位仙人说话呢。”

    “仙人?”

    “对呀,那位仙人说,清徽台的清气旺盛,只要慕哥哥安心留在这里,就可以完全压制魔气了,慕哥哥不用再担心了。”茵桃开心道。

    苏慕不由得一惊,似乎想起了什么,立马按住茵桃的肩膀,眼里尽是急切,问道:“我之前是不是魔气发作了?”

    茵桃被他吓了一跳,苏慕不好意思地收回了手道:“你慢慢与我说,不急。”

    “慕哥哥之前失控了,杀了好几个仙泽宫的人,现在仙泽宫估计到处再找你,好在他们不知道我们要来蓬莱,不然清徽台也许都不能待了。”茵桃嗫嚅道。

    苏慕懊悔地一拍自己的大腿,“我又搞砸了,这回还连累了师傅,师傅一定对我很失望。”

    茵桃一脸自责道:“不关慕哥哥的事,都怪茵桃,要是茵桃跑的快点,也不至于被他们捉住,害的你们逃不了。”

    苏慕摇头,“不是你的错,是我没能力保护好你们。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仔细一点告诉我。”

    茵桃点了点头,便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苏慕。

    苏慕神色越来越差,说道:“你说那埙声操控了我?”

    “杜晔大人说霖歌就在附近,可是后来也没有见到她,茵姐姐就匆匆把你带来了这里。”

    “茵桃你怎么叫杜晔为大人?”

    茵桃不解,“他救了我们呀,要不是他,我们也不会这么快到蓬莱。”

    苏慕眉头一皱,“我可不相信他能这么好心,反正不许这么叫他。”

    茵桃见苏慕不开心,连忙“哦”了一声,“那以后茵桃不叫了。”

    苏慕想了想,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见霖歌的印记已经变得很淡,但苏慕一想到这个印记可能会给他们带来灾难,就恨不得马上弄走它。苏慕心下一狠,突然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朝手心剜去,顿时,血肉横飞。

    茵桃花颜失色,捂住嘴巴惊叫了一声。“慕哥哥,你做什么?!”

    苏慕疼得冷汗直冒,他连忙用腕带将自己的手掌包好,哆嗦着嘴唇道:“这个印记不能留,就是它让我违背了当初对师傅许下的诺言,我答应过师傅不能乱杀无辜,如今我却破戒了。我要去向师傅赔罪。”说着,苏慕连忙从石床上跳下,然后去找伶华茵去了。

    房子外面,一个白衣仙人刚与伶华茵告完别,伶华茵目送仙人远去,便站在原地沉思。

    苏慕这才上前,“师傅。”

    伶华茵转身看到苏慕手上的伤,惊道:“小慕你手怎么回事?”

    苏慕“砰”地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徒儿失控杀了人,请师傅责罚!”

    伶华茵伸到半空中的手停了停,然后扶起苏慕,说道:“错不在你,为师知道你是无心的。你先起来,跟我说说你手怎么伤的。”

    “徒儿自知犯了不可饶恕的罪,便剜了那个印记,但我知道根本没有什么用,只要霖歌还活着,这个印记就不会消除。”苏慕一脸愧疚和悔恨。

    伶华茵看着苏慕手上的伤,叹了一口气,“我会想办法让你脱离霖歌的掌控,这段时日,你就先在清徽台待着,一步都不能离开。这里是尘鸾上仙的故居,妖魔是无法进入的,你的魔气也能被压制住。待我找到让你恢复成人类的办法,我们就再做打算。”

    “师傅你要去哪?”

    “我不会离开你太远,茵桃也会在这里陪你。”伶华茵道。

    “师傅,不能一起去吗?师傅单独行动,我不放心。”

    伶华茵宽慰他道:“我就在蓬莱宫,哪都不去,这里仙人众多,不会有事的。你不会现在连为师都信不过了吧。”

    苏慕摇摇头,“徒儿信师傅,只是不信自己。”之后他顿了顿,目光也变得幽深,“师傅,若此间事了,我们就像郜芒太师祖那样离开这些是非之地,隐居一辈子可好,再也不回什么仙泽宫了。”

    伶华茵微微一笑,“好。”

    苏慕不知道伶华茵这句话是出于对自己的安抚,还是真的愿意与他一起远离是非,但光听到这个字,苏慕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镖道〕〔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我和NPC一起逃生〕〔未来美食商〕〔超文明梦境仪〕〔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