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篮球开始〕〔许你浮生若梦〕〔幻神〕〔民国盗墓往事〕〔诡异降临到我身边〕〔宅在随身世界〕〔诸天世界暗行者〕〔贴身狂医混都市〕〔天命相师(龙出东〕〔超神学院魔法师〕〔大唐声望系统〕〔绝世神君〕〔影帝重回十八岁〕〔本宫玩转高科技〕〔时婳霍权辞〕〔重回十八少年时〕〔霍先生,你是我的〕〔高武之我是秦凤青〕〔傲世王者楚炎〕〔都市最强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维 第三百五十三章:串联
    飞地,乌凤城,临时城主府,书房之内。

    叶观坐在皇永宁对面,将自己在乐阳城的所有遭遇,悉数告知了皇永宁。所有事情无一隐瞒,包括竹安城被屠,天空之中的诡异漩涡,以及后面出现的神秘黑袍人。还有自己在前往查探的时候,看到的综丘山附近隐藏的大阵,还有发现的密道入口,以及自己遇到一个神秘人,说自己来自未来。

    这一切遭遇,实在太过诡异,在弄清叶观精神正常,并未被什么幻术迷惑之后,皇永宁才露出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就这么愣愣的看着叶观。他很难想象,叶观口中说的所有话,都是真的。而且他也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自己到底要怎么表示。如此惊世骇俗之事,即便在帝国民间的怪诞中,都不曾出现,很难想象这是真的。

    “我知道,这事情实在诡异,若不是我身上的隐伤真的没了,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叶观面色阴沉,这一路上,他的心情都十分沉重,不光是因为遭遇了着许多事,也是因为竹安城被屠之事,他总觉的,竹安城被屠,很可能和东王府进驻飞地有关系,这种感觉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之中,久久不去。

    “叶前辈……”皇永宁摇了摇头,苦笑一声,道:“您说的事情的确惊世骇俗,这若换了旁人,别说是让我相信,说出来,怕都需要勇气。”

    “若不是亲身经历,我也是不信的。”叶观轻声道:“在竹安城征伐的过程中,出现的事情太多,也太庞杂,我已不知从何分析,丘昌城后面,不知还会遇到什么危险,也不知还有什么隐秘,永宁,这飞地,真的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皇永宁点了点头,略微思索了一下,道:“叶前辈,这种事之前却是从未遇到过,后面要怎么做,前辈可有想法?”

    叶观思虑了一下,他这次回来,本来是打算让皇永宁撤兵,放弃丘昌城地区,但仔细想了想,却是放弃了,张口道:“我打算去一趟天清城,飞地之事,没有人比天清城主了解的更透彻,在这个过程中,永宁,你还是撤出乌凤城吧,这里也让我觉得有些诡异。”

    “您是说大殿中的阵法吧。”皇永宁立刻就知道了叶观所指,轻声道:“几日过来,我也有些感觉,这阵法看起来好像就是一个聚源阵,四周的自然之力不断向乌凤城汇聚,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现在城内自然之力的浓度已然很高,修炼起来,也是事半功倍。不过我也明白,这阵法可能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我本想等前辈拿下丘昌城,就直接放弃乌凤城,到丘昌城去的。”

    “现在事情发展已近诡异。”叶观道:“事情已然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沙场攻伐了,我们之前的经验也无用武之地,你还是尽快撤出乌凤城,发令给余生和柳元,让二将拿下整个飞地后半段之后,不用过来汇合,在后面找一座城池做据点,到时候我们全去那里汇合。”

    皇永宁闻言,点了点头,而后问道:“叶前辈,你要去了天清城,那现在竹安城内的军士,该如何安排?”

    “我临走之时,已经安排了,若看到丘昌城人来攻,立刻反扑,但没有命令之前,不得轻举妄动。”叶观轻声道:“竹安城中粮草充足,也没有了百姓……我们的军士驻扎在竹安城,应该无需担心。”

    “一会,我再给寇龙下一道令,命两个军团的军士分开驻扎,一半留在城中,一半回到之前建立的营寨之中,如此,能最大程度上防患于未然。”叶观略微思索了一下,离开竹安城的时候太过匆忙,而且那时叶观的情绪和思维也不大对,刚刚经历了一系列的诡异之事,让他立刻恢复清明,也不大现实。

    而现在到了乌凤城,和皇永宁全盘拖出之后,叶观的头脑也清明了些,开始分析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

    “部队的驻扎不是主要之事,两个军团的指挥都有很好的沙场经验,这点小事还不用叶前辈过多操劳。”皇永宁接着叶观的话道:“倒是后面事情会如何发展,却是眼前最应该关心的。我不日前刚给大哥发去捷报,说飞地全境归拢已经是板上钉钉,却不想叶前辈遇到了这样的事,这些事需要知会大哥吗?”

    叶观闻言,脑中快速思索,这几日发生之事确实诡异,而且尽皆围绕着丘昌城,对于这些已然超出能力和理解范围的事,即便叶观智计无双,也无从下手了,他略微思索,对皇永宁回到:“说是一定要说的,但不要说的太夸张,就目前来看,事情发展的方向并没有向恶略层面,无论是城内的聚源阵,还是丘昌城的诡异事件,都没影响到咱们东王府,只是这事情实在是诡异,还是要知会元武,让他全盘定夺。”

    皇永宁轻轻点了点头,他心中也是这么想的,飞地发生了如此之事,肯定是要知会皇元武一声,不然若后面阵法发生什么不测,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我现在只是在想,当初遇到的那个黑衣人,是不是就是申屠炎背后之人。”叶观眉头微蹙,心中想着之前的细节,口中喃喃道:“他不知用了什么术法将我救回,而后和我说了几句莫名其妙的话,现在想起来,这些话中可能还有什么深意。”

    “那人说了什么?”皇永宁一听,心中也是好奇,拥有如此诡异手段之人,都是通天之辈,可能已然超过了尊者级别,向上尊层次迈进了。这样的人一般都存在于传说中,皇永宁从不觉得他能够真正知晓如此修为之人的情况。

    “他说,天清城是他建的。”叶观抬头,看向皇永宁,眼中现在还带着惊骇。

    皇永宁闻言,心中也是惊骇万分,要知道,天清城已然矗立在飞地千年之久,若此人所言为真,那这人到底活了多久?上千年?皇永宁的第一想法和当时叶观一模一样,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即便典籍上记载的上尊强者,也没达到这样的寿元,千年寿命,而且还没有任何老态,一样的生龙活虎?

    “我知道你不信,最开始,我也不信。”叶观看着皇永宁,轻声道:“只是这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根本无需在我面前说谎,天清城,很可能真的是他建的,而这个人,吸收如此庞大的死气,很可能和他的寿元有关系。”

    皇永宁心中震撼还未平息,愣愣的看着叶观,不知该说什么好。之前也知道飞地藏龙卧虎,虽然普通势力并不出色,但却隐藏了极多的修炼高手,深不可测。但他却从未想过,飞地之内居然有这样一个变态的存在,如果他真的是天清城的建造者,那……黑石大桥是不是此人所建,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

    皇永宁没有说话,叶观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此事先放一放,他后面说的,就和老王爷有关了。”

    话音没落,皇永宁立刻开口,道:“说了什么?”

    “他问我,体内的阴之气是从哪里来的。”叶观看着皇永宁,幽幽道:“我虽不知什么是阴之气,不过我体内的旧伤,却是因为跟随老王爷前去一处密地,被一个神秘高手留下的气息所伤,老王爷也是在这处密地,得到了传世之宝,斑斓战甲。”

    “如此一说,这些事情都有关联?”皇永宁闻言,心中如同炸雷。当年叶观受伤之事也未人尽皆知,东王从这处神秘之地得到了斑斓战甲,本来要上交朝廷,但因为琐事耽搁了,后来皇宇辰降世,伴随混元阵出现在东王府,东王为保皇宇辰性命,将其放在斑斓战甲之中,而后引动混元阵。混元阵开启失败,战甲破损,后面东王拿着破损的斑斓战甲上交朝廷,面见先皇。

    而就是因为此事,皇宇辰还在世的消息才被封锁,对外宣称,东王幼子皇宇辰,不幸夭折。

    而现在叶观遇到的之人,却认识他体内的气息,说是什么阴之气,那就是说,此人可能认识这气息的主人,这气息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斑斓战甲的主人。

    斑斓战甲为世间神物,被认为可能和混元阵有什么关系,而混元阵开启失败,战甲破损,此事就被搁置一旁,再没有人提起了。若是知道斑斓战甲是谁锻造,那就有可能知道混元阵的来历。混元阵拥有穿梭古今的诡异效果,如果能够知道混元阵的秘密,那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惊天的。

    叶观皱着眉头,看着皇永宁,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想顺着这条线索下去,看看是不是能找到混元阵的秘密,然后让宇辰学了,开启混元阵,穿梭古今,挽回王爷的性命。”

    皇永宁点点头,道:“我是这么想的。”但顿了一下,继续道:“但我知道,这种可能性,实在太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顶级龙少(乔振宇〕〔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