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维 第四百二十六章:肃清
    出奇的,听到了白衣老者的这句话之后,许风没有任何的反驳,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往常那桀骜不驯的性子,被收敛的明明白白,他现在看起来,就好像一个正在被师者教导的孩童,无比的听话。 href="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s://www.xianni.</a></a>

    而反观另外的三人,包括叶观和宁乙在内,三人脸上神态各异。那为首的姓东方的女子,脸上带着淡淡的戏虐的笑容,看着那白衣老者,默不作声。一旁的叶观,同样是沉默无语,虽然众人都知道了他的身份,但到现在,他仍旧没将自己遮面的面巾摘下,只能看到一双有些黯淡无光的眸子。

    反观宁乙,他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他没去看白衣老者,而是穿过众人,目光径直看向站在最后面的皇元武,双目几欲喷火,好似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皇元武此刻的心情无比的复杂,他完全没办法分析出现在的形势来。与叶观分离不足月余,他为何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而且居然站在天清城一边,对东王府下如此狠手,且方才看他面容,苍老了很多,不知他在这月余的时间内,在天清城究竟遭遇了什么。

    而此刻看到宁乙投来的目光,更让皇元武觉得莫名其妙,在他的目光之中,皇元武读到了浓浓的仇恨,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而皇元武完全弄不清楚,宁乙的这种仇恨,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他看着这两个曾经王府的中流砥柱,内心繁杂的情感无以言表,他很想上前去开口问问,宁乙和叶观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他们会对王府出手。皇元武自问,完全没有做过一点对不起他们的事情,而且叶观走的时候,还事无巨细的帮东王府布置了后面长远的发展计划,怎么看,都没有要倒戈的意思。

    但现在,他却无法上前,在场的所有人,皇元武一个都不认识,虽然他能意识到,这些人的到来和皇宇辰绝对有直接的关系,但到底有什么关系,却无从得知。而且有一点他绝对能确定,如果自己距离宁乙太近,他绝对会出手,用最犀利的手段,致自己于死地。

    那白衣老者注意到了宁乙的目光,脸上闪出一丝苦涩,没有说话,反而他身后的中年文士,看看宁乙,再看看皇元武,脸上挂起了一丝玩味的笑容,轻声说道:“宁大军师,你在时空隧道和天清城秘境之内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经历了这么多,你应该也知道,时空是不稳定的,未来,也是不确定的。你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个可能的方向而已。”

    “就算万分之一,也要扼杀在萌芽中。”宁乙凶厉的目光扫了一眼中年文士,而后继续瞪着皇元武,道:“无论是何,东王府,必须消失。”

    “没有了东王府,还有北王府。”中年文士打开折扇,在这寒冷刺骨的环境中,轻轻的扇了扇,轻声笑道:“历史总在不断的重演,宁军师,你不可能斩尽世间所有的恶人,你也不可能扫清世间的一切罪恶,你能做的,只能是保持本心而已。现在你即便斩杀了皇元武,东王府可能就此离散,但皇元武还有两个弟弟,东王府还有其他精锐,他们一样会继续发展演化。就算你把他们全杀了,其他有这样目标的人,也还是会走上同样的道路,你杀不完的。”

    宁乙听着,恶狠狠的咬咬牙,对中年文士的话置若罔闻。中年文士见状,哑然失笑,不再理会宁乙,反而转头看向叶观,笑道:“叶总领,你可有别的什么想法?”

    叶观眼皮稍抬,看了一眼中年文士,他们二人,曾经在综丘山中的密道入口,有过一次短暂的交谈,此次是第二次相见。叶观声音嘶哑而低沉,轻声道:“这个称呼,我已经很久不用了。”

    “哦,对。”中年文士“哗”的一声折上了手中的扇子,道:“你现在给自己改名十又,示意不见不说的意思?那你又为何要来此处呢?”

    叶观的眼神,变得深邃,他看了一眼皇元武,而后轻声道:“斩断过往,期许再次向前。”

    “皇宇辰你都杀了两次了,还要怎么斩断?”中年文士指了指陷入昏迷之中的皇宇辰,道:“方才我看的可是真切,你俩将皇宇辰挫骨扬灰两次,还解不了心中之恨吗?同样的话我还要再跟你说一次,你看到的,未必是真正的未来,他有可能在其他地方发生,但在此地,却不是绝对的。”

    叶观闻言,轻轻的闭上了双眼,而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看向那中年文士,问出了长久以来,一直存在于自己心中的话:“你,到底是谁?”

    “我?”中年文士呵呵一笑,道:“我是个山野村夫,闲散之人,你若问名讳,我叫欧阳建茗。”

    “欧阳建茗……”叶观轻轻的重复了这个名字,而后低声道:“见到二位之后,我才知道,这世上天外有天,以前我一直都是一只井底之蛙,此番来东王府,也是为了了却心中往事,现往事已了,这里,也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我愿意跟你们走。”

    说完这句话,一旁的黑衣人一下不乐意的,她转头看向叶观,厉声道:“叶观,你敢?你的命是我给的!忘了你在城里答应我什么了?”

    叶观直视黑衣人的眼睛,轻声回到:“我应你的事,已全部完成,皇宇辰,确实已经被杀了两次,此事我已经做的仁至义尽,至于他现在为何没死,这和我无关,你之前的情报有很大的偏差,而我只管做事。之情完成之后,我与你们天清城,也再无瓜葛。”

    “你敢走,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黑衣人全身忽然爆出凌厉的杀气,径直看着叶观,大有立刻出手夺人性命的意思。

    叶观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双手摊开,轻声道:“请便。”

    他这样的做法,却让这黑衣人愣在了当场,有些不知所措。

    “你可知,要去往何处?”此刻,白衣老者轻声的话语传来,不适时宜的缓解了凝重的气氛。

    “何处都可。”叶观轻声回道:“只要不在此处,即可。这里的人和物,我不愿在见到。”

    白衣老者闻言,轻轻点头,道:“如你所愿。”而后,他再次将目光转向黑衣人,面色平和,等她的回答。

    黑衣人回头,看着面前的白衣老者,嘴角抽动了一下,而后才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放弃经营了千年的事情?你觉得这可能吗?”

    “我并不是在询问你。”白衣老者的语气已然很轻,但话说的,却是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他的实力,已经完全能说明问题,这黑衣人,若是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战胜这白衣老者,也绝对不会和他废话。以她那种杀上万人都不会眨眼的手段,若不是绝对的实力压制,也不可能如此。

    黑衣人听了,脸色微变,而后开口道:“你是要强行带走我了?那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我不会杀你的。”白衣老者回道:“杀你,会改变事情的进程,你要做的事情还可以继续做,只是,现在不行,要等。”

    “等?等到什么时候?”黑衣人立刻问道。

    “等到……”说着,白衣老者轻轻挥手,一道散发着赤白色光辉的门凭空出现在他的手边,而后他继续轻声说道:“尘埃落定之时。”

    言罢,还未等这黑衣人反应过来,白衣老者冲她轻轻的挥了挥手,他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向前飞去,径直没入了那神秘之门中。

    而后,白衣老者看了一眼叶观,叶观抬头,最后看了一眼远处的皇元武,伸出手,将他脸上的面罩摘去,露出一张苍老的面容,他冲皇元武用很低的声音道:“不要怨我。”之后,他头也不回的进入了那道门。

    而一旁的宁乙,一直死死的盯着皇元武,却被一边的中年文士上前一把拽住,强行拉近了门内,最后,许风叹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皇元武一眼,对他道:“以后,就都靠你自己了,估计在你的世界中,我也不会再出现了。”说完,他冲皇元武轻轻一笑,向前走了几步,进入了神秘之门。

    所有人都进去了,白衣老者又扫视了一圈东王府的后院,而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正在昏迷之中的皇宇辰,轻声说了一句:“好自为之吧。”然后抬腿进入了门内。

    当白衣老者进入那赤白色光门之后,这道光幕,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在场的,还能站着的三人,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空之中,繁星和皓月再次出现,银白的月光洒落而下,之前在空中的诡异漩涡和龙头,已经后面的万里冰封,都好似在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好像从未出现过。

    空气中,还能闻到轻微的血腥气,皇元武愣在当场,不知所措。

    沉闷的寂静,整个院落之中,一下没有了任何声响,只剩下还没弄清楚情况的三个人,愣愣的看着空旷的院落。

    片刻后,一阵嘈杂之声传来,从后院的门厅之内,一下子涌入了无数王府将士,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杀气腾腾,有人还有些气喘,明显是经过了剧烈的运动。而皇元武,对于他们的进入,视若无睹。

    最前面的几位将领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后院石阶上的皇元武,随即上前几步,单膝跪地,高声道:“末将来迟,请小王爷赎罪!”

    “院落外面不知被谁布置了结界,众将士无法进入,废了极大的力气才将其破除,小王爷,您没事吧?”另外一名将领看皇元武没有任何表示,赶忙解释了一通,并立刻上前去服皇元武。

    这时,皇元武才有些反应过来,他连忙回头,看到背后还在昏迷之中的皇宇辰,心中这才放下心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一代骄雄吴诗诗楚〕〔我的少女城主与无〕〔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精灵之新兴时代〕〔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师父嫁我可好〕〔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羡慕嫉妒系统〕〔鬼命阴倌〕〔我们复婚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