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维 苍茫山---故园眇何处,归思方悠哉 第四十五章:惊天之变
    皇宇辰落在易市中,被眼前景象震惊。

    面前尸山血海,一片死寂。

    这百林易市,应可称作一个城。但现在,这城里遍地死尸,竟无一人活口。

    鲜血满地,皇宇辰看了最近一具尸体,一刀毙命,甚是没有反抗迹象。

    心中骇然,不知所以。皇宇辰赶忙回头,只见面前木门,门栓却紧紧卡在门上,上面还有血迹,明显有人想打开大门出去,但失败了。皇宇辰上前几步,猛然用力,将门栓拽开,打开木门。门外众人纷纷探头观看,被眼前景象惊呆。其他人还好,李忠却被这铺天盖的血腥气呛得干呕起来。赵斌快行几步,进了易市,左右查看,神色惊慌。

    “这是怎么回事?”赵斌站在尸山血海中,一脸茫然。所有百林寨易市之人,尽数被屠。赵斌在尸群中左右寻找,竟看到了不少其他山寨之人。大小包裹散落一地,这些人明显是到易市上供的,不料竟死在当场。赵斌再往前走,认识的人却越来越多,周边商铺尽数被砸,所有商品散落一地。铺面之人也尽数死去,鲜血还在不停的流。

    “事发不久,血还未流干。”侯策上前几步,眉头紧皱,他本是修炼死气之人,对死物及其敏感,但方才站在门外,却未感觉到一丝死气迸发,不由疑问道:“死了这么多人,怎么不发一丝死气。”说着,回头看看徒弟无影,无影也摇摇头,轻声道:“我也未感觉到一丝死气。”

    “赵大哥。”皇宇辰心中骇然,之前已有心里准备,百林寨易市可能有大事发生,但却怎么也想不到是这种事,上前几步,拽住赵斌,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赶紧走!”赵斌被皇宇辰拉了一下,回过神来,下意识道:“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死了这么多人,谁干的!”

    “别管是谁干的,与我们也没关系。赵大哥,这些人才死不久,肇事之人应就在左右,若他们杀回来,咱们命也不保,赶紧走。”皇宇辰不由分说,拉着赵斌就往回走。走到门口,对众人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快离去。”

    “呕……”李忠又吐了一口,满脸焦急,看向皇宇辰,似是有话要说,却被皇宇辰抬眼一瞪,立刻不再吭声。皇宇辰拉着赵斌,招呼众人,出了百林易市,将门关好,皇宇辰又翻入百林易市,将木门门栓重新插好,再翻越回来,拉起赵斌,快速离去。

    赵斌此刻下意识前行,兵器包裹均由皇宇辰背着,整个人有些发愣,直到出了第一道低矮木门,才缓过神来,主动行走,一脸惊骇却还未平息,看看皇宇辰,又看看侯策,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

    “什么都先别说。”皇宇辰一边疾行,一边快速说道:“百林寨出了这样的事,被人赶尽杀绝,尸体还未冷,杀人者就在近处,我们赶紧回山寨去,有什么事,后面再说。”说完,回头看看李忠,李忠此刻勘勘跟上众人脚步,一咬牙,上前一步,将李忠背起,斗气运转,脚步飞快。

    早上一个时辰的路,现在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走完,众人来到清枫寨小屋,稍作停留。皇宇辰让大家将所有包裹尽数放入小屋柜中藏好,再次前行。

    这样做,第一是减轻负担,因为前路茫茫,不知回路会遇到什么。二是方才看到许多山寨之人也被尽数击杀,若留下包裹,被人发现,就会知道清枫寨人曾来过此处,到时麻烦更多。

    几人快速行走,一路无话。每个人脸上表情都很凝重,周围空气都放佛冷却下来,烈日阳阳,却感觉浑身冷意。

    皇宇辰边跑边想:百林寨出这样的事,不知道与之前遇到的苍空商会有没有关系。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事,竟会让人关起门来灭口。做这样事的人,几乎可以动用百林寨所有力量,不然在之前路上,也不会遇不到一人巡逻。自己虽不了解百林寨内部构成,但这样的手笔,想来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首先会怀疑的对象,就是苍茫城主。但苍茫城主这样做,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如果不是苍茫城主,也只有百林寨寨主丁天成才能做到,但自伤一臂,对丁天成又有什么好处呢?

    结合之前侯策与众人说的清风往事,苍茫城主在侯策胸前布置的诡异阵法,隐藏在侯策禁地,可以凝练死气的大阵,那莫名其妙的深渊。所有事情好像都有一条线,隐隐的穿在一起,不过皇宇辰此刻想破头,也想不到这几种事情如何穿在一起。

    心中想着事情,脚下速度飞快,别看皇宇辰背着一个人,但他修为深厚,斗气裹挟全身,身轻如燕。他人看来皇宇辰斗气颜色只是淡黄,至多修者高级修为,但其实皇宇辰已进修士高级修为。这几夜盘膝打坐,凝练斗气,自己的斗气颜色在不知不觉中又变的暗淡不少,此刻黄色斗气看起来,就像一片薄薄的雾气,笼罩全身,但这斗气却十分凝实,比之之前,要更加耐用。

    不知不觉,几人已经快速行进两个时辰。赵斌在前,轻车熟路,几人飞快的便来到百林寨边境,西及寨驻地。这里并没有什么关卡,只有几颗枯树,往常从易市回来,几棵枯树旁都会站很多西及寨人,等着收过路费,但此刻却空无一人。几人也已经见怪不怪,百林寨境内都见不到一个活人,西及寨这里见不到人,也并不稀奇,快速通过。

    又向前行进没多远,赵斌忽然停下,皇宇辰正在想事情,没想到赵斌突然停住,直直的撞在赵斌身上,好在及时发现,已经减速,不然这下撞击,也够赵斌受的。

    “怎么了赵大哥?”皇宇辰一脸诧异,看着赵斌,赵斌脸色阴沉,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前方。皇宇辰顺着赵斌所指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一片草地,隐隐可见毛皮衣物,看的不太真切,但可以肯定,有人躺在前方,还不止一人。皇宇辰看看赵斌,两人对视 ,彼此眼中均透露寒芒。

    “过去看看。”皇宇辰低声说了一句,不管别人,自己几个健步,走上前去,赵斌几人紧随其后。

    向前几步,地上躺着的人预发清晰,皇宇辰越往前走,心中越是嘀咕:这些人穿的衣物,怎么这么眼熟。又向前走了几步,背上李忠突然动了,挣扎着从皇宇辰背上跳下,快速向前跑了几步,只见李忠跪在一人面前,将其尸身翻过,脸色立刻大变,口中不由“啊”了一声。

    众人赶忙上前,李忠却已将这人放下,又去查看其它人。赵斌走上前,看了一眼尸体,心中大骇,惊道:“这是清风寨人!”言罢,立刻上前,查看所有尸身。皇宇辰闻言不由大惊,现在他想起来这衣物为何这么眼熟,自己身上还穿着。这些衣物,分明就是猎狐皮缝制,心中焦急,立刻上前几步,查看最外围一人,刚看清此人面目,却听一旁李忠撕心裂肺的哭喊:“王叔叔!啊!!!”

    哭声撕心裂肺,震耳欲聋。

    赵斌惊骇,连忙上前查看,只见李忠怀抱一人,跌做在地,眼泪横流。怀中之人,一道刀疤由左至右,胡须稀少,双目紧闭,嘴角流血,已死去多时。这不是王弘盛,还会有谁。赵斌见到王弘盛尸体,只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立刻跌倒在地,瞬时喷出一口鲜血来。皇宇辰见状大惊,赶忙上前,扶住赵斌,赵斌此刻却有些晕头转向,眼冒金星,摸索着向前,一把抓住王弘盛尸体,抱在怀中,仰头看天,嘴极力张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侯策无影站在一旁,方才二人已经仔细检查了所有尸体,共有十一具,服饰统一,应都是清枫寨之人。死了已经有几日了,暴尸在这,身上已然起了尸斑。却不知死去究竟是何人,与赵斌什么关系。

    皇宇辰上前抱紧赵斌,心中悲痛异常。他与王弘盛只见过一面,这汉子心中只有山寨,性情豪放,虽并未接触太久,但这汉子,还是给皇宇辰留下很深印象。那日一别,竟成永别。此刻看着王弘盛尸身,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的难受。

    “啊!!!!!”半晌,赵斌终于哭出声来,手上死死的抱着王弘盛的尸身,眼泪横流,肝肠寸断。李忠在一旁嚎啕大哭,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侯策与无影呆立当场,不知如何是好。皇宇辰紧抱赵斌,不知以何安慰。

    赵斌李忠嚎啕大哭,声音响彻整个山谷,心中悲意无以发泄。

    半晌,两人悲意未减,只是比方才要好了许多,赵斌轻轻摸着王弘盛的脸庞,泣不成声。李忠趴在王弘盛尸体的怀里,低声抽泣。皇宇辰叹了口气,不知该说些什么,王弘盛对于赵斌和李忠来说,应是比亲人还要亲。朋友失去亲人,自己却不知如何安慰。

    皇宇辰起身,看看侯策和无影,擦了擦眼角泪水,走了过去,在侯策耳边轻声道:“前辈,故人逝去,咱们没什么能做的。做好坟冢,让他们安息吧。”侯策闻言,看着王弘盛尸体,缓缓点头。转过身去,与无影二人找了一处山脚,死气弥漫,不多时,便挖了十一个深坑。

    皇宇辰看看赵斌李忠二人,没有说话,与侯策无影,一起搬动尸体,一一下葬。将最后一人也放入坟墓,皇宇辰走上前来,在赵斌耳边轻声道:“赵大哥,故人已去,节哀顺变。让王大哥入土为安吧。”

    此刻,赵斌李忠抽泣已近停止,赵斌抬头看看皇宇辰,微微点头,拍了拍李忠,示意他起来。李忠却死死抓着王弘盛衣物,不愿离去。

    “李小子,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给王大哥报仇。”皇宇辰低声对李忠说:“王大哥故去,还应入土为安,听话。”说着,皇宇辰上前去拉李忠,李忠却仍不松手,死死抓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