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维 苍茫山---故园眇何处,归思方悠哉 第七十七章:奋力搏杀【第四更】
    本站:m..皇宇辰跑在最前,拎起大刀,直接向第一名敌军砍去,一道淡黄色光芒闪耀而来,敌军见状,立刻举刀格挡,只听“当啷”一声,皇宇辰一刀砍在敌军长刀上,却并未发生之前那样,一刀将其毙命的效果,这名军士只是向后退却几步,胸中气血翻涌,并未受什么重伤。

    皇宇辰见状,心中暗惊,但手上动作却未停止,大刀抬起,裹挟凝实斗气,对着这名军士,又是一刀,这一刀,皇宇辰用了十成气力。那军士见状,未见丝毫震惊之色,立刻双手持刀,再次抬起,格挡而来。

    “当啷”之声再次传来,这次军士硬接皇宇辰一刀,只感觉手上传来千钧重力,手中长刀应声而落,直直插在地上,自己想上前拔刀,却发现已然使不上气力,低头一看,却见自己双手拇指,竟自关节处齐齐断裂,皮开肉绽,正殷殷渗出鲜血来,心中不由大骇,刚想向后退,皇宇辰第二刀已然袭来,一刀砍在自己前胸盔甲上。他只觉自己好似被一头强壮的公牛撞击,耳畔响起清脆的“咔嚓”声,整个人飞起,意识消散。

    皇宇辰三刀,解决了第一个跳下峭壁的军士,脚下不停,又冲第二名军士飞奔而来。淡黄色斗气尽数裹挟在大刀之上,有了方才的经验,此刻不再保留,每一刀都是用尽全力,敌方军士斗气裹刀,每每硬拼,均都被皇宇辰将手中长刀击落,再次挥刀,了结性命。

    电光火石,当李辉带领一众军士杀到,皇宇辰已然解决四名敌军,正冲第五名敌军扑来。

    就在此刻,峭壁上的敌军却如暴雨而至,纷纷落下。皇宇辰挥刀解决第五名敌军,此刻抬头,却见眼前,几十名敌军拔出长刀,寒芒森森,正幽幽的看着自己。

    皇宇辰微微喘息,手持大刀,不退一步,但胸中气血翻涌,斗气澎湃,隐隐有了力竭之像。

    此刻突袭的敌军,明显要比之前跃上城头的敌军精锐很多,修为也远远在之前敌军之上,最少也有修者中级修为,已然进入修行之人行列。而之前跃上城头的,却只刚修炼斗气而已,充其量有修者低级修为,只差一级,却相隔甚远。

    他之所以能在电光火石间解决五名敌人,一是用了全力,二是因为皇宇辰斗气颜色,只有微微淡黄,看起来最多修者中级层次,可实际上皇宇辰修为已临近修士高级,加之混元阵凝练斗气,虽他自己并未察觉,但他斗气凝练程度,却要比同级的修士,高出许多,即便正面对阵修士高级,也可打个平手。敌方军士错判了皇宇辰修为,被他几招之内,尽数击杀。

    李辉赶到皇宇辰身侧,长刀在手,黄色斗气覆盖全身,身后十数名军士,均都笼罩在黄色斗气内,这两对军士修为,竟都不在修士之下。

    即便如此,面对数量几倍己方的敌人,却也有些捉襟见肘。

    皇宇辰见李辉站在自己身侧,准备开口提醒李辉,眼角却瞟到一个小小身影,手持长刀,自己猛然回头,却见李忠站在一众军士身侧,手持长刀,全身淡黄斗气弥散,正一脸愤恨,瞪着前方军士。

    皇宇辰心中一惊,就凭李忠那两下子,对上这帮军士,那还能有命在,刚要开口说话,只觉一阵阴风袭来,自己猛然一闪,一柄长刀直劈而来,被自己勘勘躲过,下意识凝练斗气,手中大刀猛的一挥,直劈在此名军士胸前,这军士口吐鲜血,后退几步。

    皇宇辰站定身形,两柄长刀立刻又像自己袭来,生生将他在口中的话,砍了回去,不由心中怒火汹涌,双手持刀,与对方战在一起。

    “杀!”李辉一声大吼,长刀裹挟斗气,猛然劈向眼前敌军。身后军士一拥而上,刀兵四起,冲入地方阵营,与对方近身搏杀。

    皇宇辰心中焦急万分,担心李忠安危,不顾自己斗气将要干涸,疯狂挥舞大刀,将自己身前两名军士击杀,赶忙向身后看去,却见李忠手提长刀,已然与一名军士战在一起,两股淡黄色斗气碰撞在一起,刀兵之声不绝于耳。

    李忠身高,却只到他眼前军士胸口,力量也明显不足,即便有皇宇辰斗气辅助,也只能勘勘防御,敌方军士那会因为你是个孩子,就不出全力?只与李忠对了两刀,李忠已经后退数步,眼看就要支撑不住,被对方击杀了。

    皇宇辰心中焦急,立刻就要提刀上去帮忙,背后却传来一阵剧痛,手中大刀猛然向后一挥,直打在对方军士头上,力道极大。只听“当”的一声,敌方军士头盔瞬间出现一个凹坑,连带这名军士头颅,应声而裂,当场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再看李忠,此刻却已被那名军士逼退数步,脚下一滑,竟跌倒在地,敌方军士见状,立刻提刀上前,要一刀结果了李忠。皇宇辰心中大骇,立刻就要将手中大刀扔出,替李忠解围。却见李忠在跌倒的瞬间,顺势在地上一滚,躲开那军士致命一击,身法敏捷,快速绕到那军士身后,猛的跃起,跳到那军士背上,长刀抬起,用力刺入那军士脖颈。

    军士跪倒在地,口吐鲜血,死于非命。他致死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死在一个孩子手里的。

    李忠一脚将这军士尸体踢倒,拔出长刀,看了皇宇辰一眼,一言不发,立刻又冲另外一名军士扑去。

    皇宇辰见此情形,心中才略微放心,收回大刀,背后剧痛传来,让他不由紧皱眉头。方才被敌军砍的一刀,正中背部,此刻剧痛袭来,感觉伤口之深,已然影响了自己身行动。

    皇宇辰忍住疼痛,此刻己方军士已然与敌军杀做一团,并未有敌军向自己扑来。后退一步,将大刀插入地中,快速脱下长衫,在手中拧成一股绳,在自己胸前绑紧,算是简单包扎,稍微活动了一下臂膀,略有作用,背部疼痛虽然还在,却已不影响行动了。

    顺势将大刀拔出,斗气汹涌而出,一个闪身,加入战团。

    与此同时。

    正门战斗,已然进入最后阶段。

    第一队军士已射出全部弩箭,但均都被方阵士兵使用自杀方式挡住,未能毁坏冲城车。

    此刻方阵,已然推进到山寨正门不远。己方弓弩已激发殆尽,第五队军士,正举起石头、水缸,等待不远处敌方方阵,推到近前。

    城头虽然器械殆尽,但却并未有军士阵亡,下方方阵射出的弓弩,尽数被己方军士躲避开来,还将其射上来的箭羽重新拔出,反射回去,又造成不少死伤。

    故此,敌方弓弩方阵,此刻也不再向上激发箭羽,而是拔出长刀,准备攻城。

    在这缓慢的推进过程中,敌方方阵死伤惨重,这一段不长的路程,已然扔下不下两百具尸身,整个方阵,凝成一团,紧紧包裹冲城车,继续向前挺近。方阵的范围,比之之前,却已缩减一半,剩余军士,不足二百人。

    白面军士战在城头,射出身上最后一只箭羽,击杀一名敌军,左右观瞧,城头除却石块等物品,已然没有一支箭羽。不由眉头紧皱,李辉下城前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对方冲城车击毁,若被冲城车靠近城门,山门大开,两百军士系数杀入寨中,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白面军士猛然拔出佩刀,高举过头,喝道:“第一队军士听令!”

    “在!”第一队七八名军士,一起将长刀拔出,大吼出声。

    “与我一同杀下城头,摧毁冲城车!”言罢,向下略微观望,方阵已然到达寨门边缘,敌方军士正在散开,冲城车那硕大的前端,正冲着山门,被数名敌军推着,马上就到城门了。

    白面军士大吼一声,自城头跳下,直奔冲城车而来,身后七八名军士,没有丝毫迟疑,长刀在手,纷纷一跃而下,直奔冲城车杀来。

    留在城头的第五队军士,此刻纷纷抬起石块、水缸、木桩等一切可造成杀伤的物品,不要命的向下砸去,数名敌军被击中,立死当场。

    “杀!”白面军士落地,直落入地方重重包围之中,长刀裹挟斗气,肆意挥砍,斗气飞溅,鲜血遍地,一刀下去,就是一名敌军死于非命。

    李辉所带这百余名军士,都是身经百战,修为高深之辈,对上的敌方,与之相比,单体战力差距还是极大。但无奈敌方数量太多,七八名军士落入敌阵,虽都拼命搏杀,但仍被敌方团团围住,无法向前推进分毫。

    此刻,冲城车,已然到达清枫寨山门,数名军士拉起木桩,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冲城车木桩击打在山门之上,整个山门,为之一震。

    白面军士听闻此声,心中焦急万分,猛然先前挥出几道,黄色刀气凝成实质,直接将面前两名军士砍杀,又猛的挥舞长刀,逼退身边敌军,看向冲城车方向,纵身跃起,脚踏清枫寨木质城墙,借助反力,在空中一个转身,直接向冲城车袭来。

    其余第一队军士,均使劲全力,砍杀周围敌军,但敌军数量太多,寡不敌众,此刻已是满身伤口,勘勘抵御。

    “为了湛蓝!”白面军士大吼一声,长刀抬起,猛然向眼前冲城车砍去。

    “为了湛蓝!”其他军士立刻大喊,手中长刀挥舞,斗气汹涌。

    白面军士砍到眼前一命敌军,顺势在怀中取出衣物,通体黝黑,一道细长的引索,垂悬下来。

    只见白面军士猛然挥刀,将周围敌军逼退,自己长刀向前一抛,直冲对面一名军士而来,那名军士赶忙举刀格挡,长刀向上一挑,白面军士扔出的长刀,立刻飞起,插在清枫寨山门之上。

    白面军士运转全身斗气,猛然聚集在自己手中,斗气飞速运转,越来越热。

    白面军士将引索靠近斗气,引索“呲”的一声,立刻被引燃。

    白面军士一脸狞笑,手持被点燃的爆裂箭,猛然扑向面前的冲城车。敌方军士聚集在冲城车前,见白面军士扑来,第一时间竟不是逃跑,而是向白面军士扑来。

    “轰……”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