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DOTA2之翻盘〕〔亏出个二次元帝国〕〔狂武斗尊〕〔逆武通天〕〔男主的钱都给我花〕〔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陛下,妾身不嫁!〕〔强势重生:傅少的〕〔叱咤风云林云免费〕〔顶级神豪林云〕〔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圣墟〕〔神之七分〕〔双龙异世游〕〔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顶级弃少〕〔顶级神豪〕〔林云〕〔妖孽高手〕〔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维 第二百九十一章:异彼楔合阵
    幽静的密室,灰暗的烛火,排列的整整齐齐的坟茔,无处不透漏诡异气息。

    前行的过程中,叶观不时左右看去,坟茔之前没有墓碑,看起来就像一座座土包,安静的放在那,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

    此刻叶观的心情有些沉重,他愈发觉得这地宫诡异。

    之前在幻象中看到的所有情形依旧记忆犹新。

    打开木门之后,看到密室之中坐满了飞地军士,形形色色,每一张面孔都清晰可见,他现在甚至记得最开始击晕那人脸上的表情变化。若不是后面强行施展斗气破开了这幻境,他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虚幻的。

    缓步走到木门门口,仔细查看了一下,这木门依旧是滑动设置,和记忆中的一样,叶观缓缓推动木门,却发现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一推便开,感觉像有什么东西卡主了装置,有些生涩。

    微微皱眉,叶观蹲下身形仔细查看,却见滑动装置好似锈住了,微微用力,这木门才缓缓被推开,露出了外面的通道。

    两侧空无一人,幽暗的烛火挂在墙壁之上,不时跳动,让整个通道显得诡异。

    叶观闪身,走了出去,不做停留,立刻向之前来时的方向而去,他要去验证一件事。

    脚步飞快,很快便来到了之前放置军士装备的密室之前,木门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叶观上前一步,轻轻推开木门,而眼前情形,却让他眉头紧蹙。

    之前心中也有预感,看到的东西可能和之前不一样了,但此刻看去,还是让他心中一凛,这密室里,哪里有什么码放的整整齐齐的木架,哪里有什么制式装备。

    之前看到的木架,腐败的堆放在一旁,还是原来的位置,但木架却早已腐朽不堪,之前上面摆放的制式装备,头盔甲胄,刀兵弓弩,也已是锈迹斑斑,破烂不堪的堆在一旁。

    从这一片废墟中,依稀能看到之前它们被整齐码放的样子。

    叶观眉头紧皱,立刻上前几步,走到之前藏两个军士的地方,却见这木架废墟边,赫然有两具白骨,和之前自己记忆中将他们放置的地方一模一样。

    看到这样的情形,纵是叶观心性过人,也心中凛然,冷然径直从额头处冒出。这白骨上穿着的盔甲,分明就是飞地军士的制式装备,此刻已然腐朽不堪,看这样子,没有个几百年,根本不可能腐朽成这样。

    心中凛然,叶观不再停留,立刻从这密室中走出,在看外面跳动的烛火,早已没了之前小心谨慎之意,这地宫实在太过诡异,他甚至有些怀疑,现在是不是仍处在幻境之中。

    脚步不停,叶观快速向回走去,按照记忆的方向,很快来到了自己进入这地宫的入口密室,站在木门之前,叶观深吸口气。

    幽静的地宫,四周安静的让人心悸,叶观甚至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不止,不知多长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他不知打开木门后会看到什么,站在这木门之前,心中居然有一丝犹豫。

    心中忽然多了一个想法,或许留在这地宫中,也是一种选择。看到之前破败的密室和坟茔之后,叶观有了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他进入地宫中这短短的时间,外界可能过了几百年,以至于之前看到的所有崭新的装备,都已经不起岁月的侵蚀,纷纷腐朽。此刻若自己出去,外面很可能物是人非,自己之前在乎的所有事物,都已消失在时间长河中了。

    心头忽然有了这种想法,叶观抬起的手,有了一丝颤抖,马上要碰触木门的边缘,却又收了回来。

    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叶观轻轻闭上双眼,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自己分析之前出现的种种情况,顺着自己的记忆,从出了大营开始,一步一步,在记忆中找寻破绽。

    按照记忆,叶观在脑海中将之前走过的路再走了一遍,这一便,走的十分细腻,将所有他看到的事物通通回想了一次,但除了地宫之内的记忆外,他能记住的,也只有茂密的丛林,参天树木,看哪里都是一样,他在树干之上不停的向前奔走,也只能分辨方向而已。

    心中思绪飞转,既然从这方面的记忆中找不到什么破绽,那就换一个方向。

    继而,叶观想到了他现在的这种感觉,这种时间错乱的感觉,自己进入地宫不长的时间,外面可能经过几百年光阴的想法是从何而来的。

    这个想法,好似是他站在这木门之前,忽然出现的。

    再联想到之前看到的破败的密室和两具被岁月侵蚀的白骨,叶观忽然有了一丝明悟。

    “穿梭古今,哪里那么容易。”叶观睁开双眼,眼中不再有一丝茫然,坚定的伸出双手,径直将面前的木门打开。

    “吱……”

    木门打开,后面出现的并不是记忆中的密室,强烈而刺眼的阳光立刻射了进来,不由让他立刻闭上双眼。

    随着眼睛慢慢适应了光线,叶观感觉周围温度好像也升高了很多,皮肤上传来阳光照射的温热的感觉,叶观缓缓的睁开双眼。

    再看面前情形,这里哪里是什么地宫,他此刻分明就站在山间,一道淡淡的湛蓝色光幕就在他的面前。

    此地,分明就是之前他追击脚印,脚印忽然消失的地方。那串脚印已然在身侧,而自己,就站在这光幕面前。

    叶观瞳孔猛然一阵收缩,他忽然感觉一阵眩晕,有些分不清现实或是虚幻,之前的所有在地宫中的记忆,此刻被全部否决。

    低头查看自己的衣着,身上哪里还有什么甲胄,这就是自己经常穿着的长袍,一点都没有改变。

    “这……”叶观哑然,他弄不清现在的情况,一头雾水,心中骇然,他茫然的看着眼前散着淡淡薄雾的湛蓝色光幕,恍如隔世。

    饶是叶观内心坚定,也缓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才清醒过来,勉强接受了这个情况。

    他愣愣的站在林木之间,感受着太阳光照射在身体上温热的感觉,很长时间之后,头脑才回复清明,在看一眼面前这光幕,心中骇然之感更加强烈。

    “从我看到这光幕开始,便进入了幻境吗……”叶观抬头,透过头上并不茂盛的树木枝叶,看向天空,此刻烈日当头,正是正午时分。

    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叶观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已然已被汗水浸透,此刻贴在皮肤之上,很不舒服。自己应是被幻术影响,站在原地呆了许久。

    “这幻境……”头脑恢复清明,叶观再看一眼面前的光幕,眉头紧皱。想着之前自己看到的情形,仔细分析起来。

    “我之前看到的地宫,应不尽是虚幻,这幻境如此真实,我可能是进入了他人的记忆中了……”叶观心中暗道。

    幻术阵法,分为很多种。

    比较低级的幻术,是利用周围环境,潜移默化的替换一切物品,让人无法分辨真假,这种幻术俗称障眼法,低等级的阵术师便可灵活运用,破解也并不难。

    更高级别的幻术,是利用阵术师的设定,凭空创造一个虚幻空间,并利用高级别的符咒阵法配合,将对方引入其中,便会进入幻术,从而将阵中之人困住,分不清虚实,这种幻术阵法就比较高级了,不是一般阵术师可以施展的,要求的阵法亲和度较高,施术者的符咒等级,也必须在兑字诀以上,这种幻术阵法也是运用的最广泛的幻境,没有阵法.功底之人,很难破解。

    而今天叶观遇到的这种幻术,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幻术阵法,异彼楔合阵。

    这种阵法的布置方式早已失传,叶观还是在和宁乙的交流中,听宁乙说过,在一本古老的典籍上,有关于异彼楔合阵的记载。

    这种阵法,并不是利用阵术师的设计来施展幻术,而是真实的利用他人记忆,通过特殊的方法和阵法,将阵中之人引入这记忆之中,好似灵魂入体,自然而然的进入幻境之中。

    在异彼楔合阵中,被困之人只会觉得所有发生的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自然而然的发生,也没有任何进入幻术的感觉。他们会跟着阵法中的记忆,完全走完记忆中的各个节点。而异彼楔合阵的施术者,也能在阵法中加入其它因素,从而将被困之人完全困在幻术之中,让他觉得幻术中的世界便是真实世界,从而永远迷失。

    这种阵法施展极其困难,要求施术者对记忆的掌控极其精准,记忆中没有明显破绽。而且对阵图和符咒的要求极高,有一丝瑕疵,便会导致整个阵法失效。

    叶观,现在还心有余悸。自己方才进入的这幻境,并不是一重幻境,最少是两重,可能自己若打开了那湛蓝色包裹的木门,会进入第三重幻境,若真的进去了,便再无清醒的可能。

    想到这,他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那面色苍白的飞地军士,他突兀的出现,与自己的对话,明显是在露破绽给自己。

    “难道这阵法记忆中,真的有此人记忆,而他在冥冥之中帮了自己?”虽然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虚幻,但叶观还是确定,自己之所以能破开阵法出来,定是这苍白.军士给了自己提醒。

    再看一眼这湛蓝色光幕,叶观退后几步,不再去碰,这光幕后面的事物,也不是他现在就能知晓的,若在碰触光幕,会出现什么事情,始料未及。

    略微思索了一下,叶观的思绪恢复了正常,现在首要的并不是这光幕,自己此次出来首要目的是探知这深山之中的危险,从而帮助大军行进。想着自己方才的遭遇,叶观也就明白之前的三队斥候为何并未返回营地了,他们们可能也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跟随痕迹找到了这光幕,从而被幻术所困。

    “看来,是有人有意识的将我引入了这里。”叶观双目微眯,不再去看这光幕,转身,顺着脚印,向山下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