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二十三章 万算股掌
    “菁茹。”

    年华转头,一双眸子闪着担忧害怕,看着站在一旁盯着自己的菁茹,她几步又走了回去,“你也快去帮忙吧。”

    菁茹微晃了一下眸子,抬头道,“大小姐操劳,但请您相信姨娘会将这件呢事情处理好的,二小姐吉人自有天相,断然不会被二夫人算计的。”

    “这……”年华微眯了下眸子,稍微愣了一下,“说的也是……可我还是好担心……”

    倘若不将菁茹支开,余下的事情恐怕有些难办……

    她手里也没有别人可用了,年华叹了一口气,“怪我这性子总是担心着担心那的,我还是去看一眼为上。”

    “大小姐三思啊,现在那地方您可去不得!”菁茹见状,立刻拦住年华,将她拦在屋内道,“您这个时候去祠堂,若是不偏不巧的遇见大皇子……恐怕被传出去也是要被说闲话的!”

    年华一愣,似乎若有所思,但心底反应极快,自己不能在文氏的地方久留,菁茹必然是有意留的自己,文氏并非一个不动脑筋的人,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不少,自己多少都会被发现些变动,不然以文氏在意年雅的心,怎么还会留人手在这里,还是自己最得力的下人。

    “唉,那要怎么办啊,难不成要在这里干着急么!”年华提高了嗓门,“也不知道大皇子究竟为什么今天又来年府……对了,菁茹,走,你陪我去一趟前院!”

    说罢拉着菁茹,年华便带着她朝着前院跑去,菁茹还未反应过来,有些急道,“大小姐,这样不合规矩啊!”

    “别管了,你连我也敢忤逆不成?”年华拔尖了嗓门,回头狠狠的瞪了菁茹一样,犀利的眸子瞪得菁茹没敢多说,只得跟在年华身后,一股脑的冲去了前院。

    年府没有能拦得住年华的地方,从小这些地方便是跑遍的,轻车熟路跑去前厅,路边走过的下人被突然横冲直撞而来的大小姐吓了一跳,除去抛来异样的目光停下脚步看望着远去的背景,心底的疑惑也越来越强。

    大小姐这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大小姐,咱们还是回去吧……”菁茹跟在她身后,气喘吁吁的追着年华,一边小心的央求着年华,生怕这个大小姐一个不高兴便大打出手。

    年华一路小跑,在前面的一棵树后停下,伸手指了指在年府门前候着的人,道,“行了,你看那前面是谁!”

    菁茹跟了上来,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仔细眯了下眸子才瞧见,“这人是……”

    “大皇子曾与我讲过那个人。”年华假装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伸手指着那边的青衣男子,道,“我是年家大小姐不方便露面,你去给我带个话。”

    菁茹一愣,道,“大小姐,这样似乎不太好……”

    “不太好?不太好什么?”年华微恼,吼了一句道,“这个情况下,二妹和大皇子若是出事了,就凭你一个下人有几条命可以赔?”

    菁茹语塞,不敢与年华争论,只得屈膝道,“全凭大小姐吩咐。”

    年华这才满意的点了下头,道,“那人是大皇子手下有名的幕僚,精通谋略,你去告诉她,就说老二一家对大皇子图谋不轨,让他想办法在外面接应一下。”

    “不能直接说二妹跟大皇子在一起,否则二妹的名誉就不保了。”说完这些,年华又嘱咐了菁茹一句,“二妹的清白最重要!”

    “是,奴婢记下了。”菁茹点了点头,大小姐这次说的也没错,倘若二小姐名誉受损,日后只会麻烦连连,但若大皇子得以脱身,有关于大皇子跟二小姐的风波就会烟消云散。

    看着菁茹逐渐走过去的身影,年华唇角勾起了一丝冷笑,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那青衣男子唤做佟祝,的确是顾承风手下的一大幕僚,精通谋略布局,一直以来都是他在顾承风身边出谋划策,但菁茹不知道,连文氏也不会知道,这个佟祝除去才智之外,实际上便是一个无恶不赦之人,杀烧抢掠吃喝嫖赌哪样都有他。

    回想起佟祝曾做过的事情,年华心底便是一阵恶心,她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想法,跑了这么久,自己也有些累了,那祠堂里的事情她也不想管,宋氏与文氏再怎么争执,也不敢掀过年家来。

    但,索性也要去看一眼,别再出了什么差错。

    “是谁!”

    刚抬脚,年华却突然朝着身后退了好几步,平日里被下人扫的一尘不染的石板小路上突然多出来几个小坑洼来,年华立刻谨慎了起来,眯起眸子看向四方。

    这个地方刚好无人,是谁在年府境内出入自如,甚至还干扰了自己的行为!

    确保了四周无人之后,年华抱拳,道,“不知阁下何许人也,为何要插手晚辈的家事?”

    清脆的声音落下,年华明显感到空气中微微有一分波动,自己不过皮毛一般的武功,恐怕连这来者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勿去。”

    传音入耳!年华一愣,来者究竟是何许人,为何要这样做?

    “阁下何不报上姓名,也好让晚辈斟酌一番?”年华再次道。

    祠堂现在也不知道有没有闹起来,按照她的想法,文氏只要赶过去之后,应该就会在门前与宋氏起争执,那么就可以让那两个人逃走,好让宋氏白费一番功夫,认为是文氏拖延时间才让顾承风和年雅跑了,但如果她若是算错了一步,如果宋氏稍微强硬一点,那么很快就会发现祠堂这边并没有人,那么顾承风消失的事情……就很难解释了……

    “免生疑。”

    “今夜午时,屋后荷花池。”

    这人的一句话仿佛贯穿年华的脑子,她只想着怎么样让自己的计划不失败,却忘了自己如果前去,很容易暴露自己两面奉承的面貌,一这样想,年华心中便心惊胆战的,太让她震惊了,不过那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多谢前辈指点,今夜午时,晚辈必当守约前往!”

    给读者的话:

    书群52191666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