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六十四章 对峙解疑(2)
    虽说下毒的事情板上钉钉,可荌儿的身份终究还是摆在了那里,若是让大房与二房撕破脸来,最终传出去谁都得不到好处!

    何况顾承风也在这里,老太太瞧了一眼,到底大皇子身份尊贵,又是皇后所出的嫡子,荌儿的身份……

    嫁过去恐怕还是要吃这一层身份的亏的。

    但是年雅,她生母文氏是烨儿的生母,谨谦侯府的未来很有可能便在这孩子身上,日后若是抬为平妻,年雅的身份也不会差道哪里,这个时候若是一时意气处理了她,恐怕也不好。

    可倒是巧了,文姨娘眸子一转也发觉了这件事情,便道,“老太太,贱妾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哦?那便说罢。”老太太一听文氏开口,顿时应允,“你可知这事是谁做的?”

    “贱妾愚钝,并不知道是谁做的。”

    文姨娘顿时一副有些懊悔的模样,“因为当初,大小姐的确是来了贱妾这里,跟贱妾好好谈了一下这事,贱妾之前脑子一懵,也知道大小姐被溪荌小姐拿去了不少东西,或许心底会有些不痛快,自己出去……”

    说罢便指责的抽了自己一个巴掌,顿时脸上一红,”二小姐方才也是没有听明白,且平日里大小姐性子耿直,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也不爱狡辩,便当人以为是大小姐做的……”

    文姨娘哆嗦着手,抬起来便给了自己几个巴掌,脸都打的直接红了起来,“而且当初大小姐跟贱妾谈到最后,心情好似不太好,贱妾怕大小姐做傻事,还特意派人去看了一下,但也看到了大小姐身边的丫鬟经常进出年府,不知道是去……”

    “姨娘……你当初要说的,莫非只是这个?”

    年雅忽然呜咽的哭了起来,“我只听见了长姐不高兴,还有姨娘说要派人盯着姐姐,当初便已经吓坏了,何况……母亲名下的铺子种类繁多,我只当年府所有东西都是从母亲名下的铺子来的。”

    年华听着冷笑一声,如此可笑的辩解之词,这个时候这样做,也无非就是想博取她的同情!

    用力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年华瞬间眼眶一红,心底一个讽刺的声音告诉自己,现在这般情况,可是要表现的自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啊。

    “大小姐,贱妾对此当真不清楚,误会了大小姐,贱妾……对不去大小姐,也对不起已故的老爷与夫人……若是要罚,这次还是罚贱妾吧。”文氏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这都是贱妾不好……本是想这老爷夫人都不在了,小姐们还年幼,便想着尽下本分,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姨娘……”

    年华出声,便是哑然,仿佛是真的伤心了一般,“姨娘一向照顾我,只是……我派丫鬟们出去,都是去铺子里查账的,母亲名下是没有瓷窑的……”

    老太太一听,这反倒成了一个误会,但她也听说了,她那个大儿媳日日跟着大儿出去抛头露面的时候,一向都是文姨娘照顾府中的事物,能管到如今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差错,也是不容易。

    “呀!快拦住他!别让他跑了!”

    文氏在里面说的动情,红翠却哎呀一声被推到在地上,她惊呼道,“那个人!他有问题!”

    顾承风瞬间使了个眼色,佟祝立刻跑出去,一个没有武功的人,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佟祝这种从小习武的,他大步流星超过追赶的人群,直接将那抱头鼠窜的人拿下!

    压过来那人贼眉鼠眼的,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年华开口道,“说!是谁指使你的!”

    “就是,不仅胆大包天敢陷害年家小姐性命,还要污蔑年家大小姐清白?你可知咱们大小姐什么身份?”文姨娘护住年华,抢在那人前面给年华剖白!

    年华不懂声色,这表面看着是破镜重圆,可是当事人心底都清楚,往后便是要人心隔肚皮,不敢再和从前一样了。

    闹了一场,年华有些累了,这场闹剧,大约有惊无险的要结束了。

    “咦……”文姨娘走近一瞧,忽然一愣,拔高声音道,“老太太,这人贱妾认得!”

    转身,文姨娘忽然指向许氏,破口道,“这不是你那远房表哥么?”

    众目睽睽之下,佟祝将他的头抬了起来,许氏一瞧,目光一怔之后瞪大了双目,脱口道,“怎么是你!这不可能!”

    许氏连连摇头,“我不知道他在瓷窑干工的!”

    说罢转身跪下,许氏拉住老太太的衣服道,“老太太明察……”

    “够了,一个推给一个,难不成……这样一个平民还能伸手进来参合咱们年府的事情不成?”老太太忽然厉声道,“许氏,老身真没想到,你一向安守本分,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样的话,不仅仅是对许氏,也是对年若当头一棒!反观现在的年若,好像连脚跟都站不住了,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不敢相信。

    “祖母,许姨娘还有若儿都与二房无冤无仇,恐怕不至于如此……”年华焦急的开口道,“若儿妹妹,这事与你没关系,对吗?”

    文姨娘低垂着眸子,却忽然朝着年若身后的侍女使了一个眼神,那丫鬟迟疑了一下之后,面上满是骇色,脸色惨白几乎要昏过去,见着文姨娘不断的使眼神,她仿佛豁出去了一般跪下。

    “小姐,奴婢实在是气不过溪荌小姐那样欺负你!”

    那丫鬟哭着,却是跪向年若,道,“您或许不知道,其实奴婢是那人的小妹,溪荌小姐横行霸道,不当您是年府小姐看,奴婢气不过,这才趁着有这么一次机会,偷偷去做的,想给您出口气!”

    “小姐,奴婢对不起你!”

    说罢,竟是直接冲了出去,撞在了外头养着荷花的缸上,一头撞死在了那里!

    年华倒抽了一口凉气,却猛然发现文姨娘眉头皱紧,当即悟到这丫头实际上是被文姨娘买通了,这才会做出这番举动来,但……

    恐怕文氏是嫁祸自己不成,想嫁祸给年若,却没想到年若这个丫头还算忠心,竟是自己担下来一头撞死在了外面。

    “真是晦气,快拉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