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六十七章 年辞回府
    “祖母,您瞧瞧,华儿的眼光可还好?”

    今日,铺子有人送了给老太太定制的衣裳来,年华寻思着老太太上一世的喜好,特意让人准备的,今日拿过去之后,果然见得老太太心花怒放的。

    “好,咱们华儿的眼光就是好。”

    老太太看着有些爱不释手,这料子也属上乘,瞧着便舒服,她轻轻拉着年华的手道,“华儿也长大了,懂事了。”

    “华儿都及笄了呢,再叫祖母担心可就不像话了。”年华靠在老太太身边,娇嗔道,“祖母喜欢最好了,这些衣服我也叫人给溪荌妹妹添了几件……不过可能她现在暂时穿不了了。”

    老太太听后微微露了些伤心,但瞧着年华自己身上还穿着去岁的花样,便道,“唉,这也是命了,还是华儿有心,总是想着旁人,你自己的衣裳也该添些新的了。”

    年华低头看了一下,微微红脸一笑,“祖母……”

    “华儿还等着您给挑呢。”年华微微鼓起嘴巴,“那些做好的衣衫来来回回也就那副样子,华儿想跟祖母学着自己做。”

    老太太当年的绣工甚至是一等一的绣娘都比不上的,年华再三央求之后,老太太也欣然答应,叫年华每日下午来自己这,年华立刻眉眼弯弯的道,“就知道祖母最疼华儿了。”

    青翠这会儿眯着眸子断了汤药进来,见年华在这里,微微惊讶道,“大小姐也在啊,老太太该用药了。”

    “拿来给我吧。”年华眯着眸子伸手道,从青翠手中取来药碗,轻轻吹了吹药,尝了一下道,“这药怪苦的,青翠姐姐取些蜜饯来罢。”

    “你这丫头,可要知良药苦口。”老太太嗔了一句道。

    年华微微转了下眸子,不好意思的道,“但华儿不想见祖母皱眉头。”

    一勺一勺喂给老太太,年华亲力侍奉在老太太膝下,可见得老太太如今心情不错,抿了下嘴巴后道,“祖母,快尝尝这个吧,华儿之前偶然吃过的,可要比寻常的蜜饯爽口。”

    “是你馋了罢。”老太太笑道,“成罢,你也跟着一起吃便是。”

    年华见得了应允,便不客气的答应了一声,跟着一起吃了两三口,用帕子擦了下嘴角的蜜汁,眸子都快要眯成一条缝了。

    “老太太,二小姐来请安了。”

    年华这厢正打算去拿本书来读给老太太听,便见着一个小丫头走进来道,她转头看向老太太,道,“祖母,是雅儿妹妹来了。”

    老太太面色微微一变,华儿这孩子,说到底还是心太善了,往后嫁人了,总是要狠心一点才好,上次是下手的人留有顾虑,荌儿中毒一事才算是解决,若是还有下一次,她这个嫡孙女恐怕还是……

    “让她进来吧。”老太太淡淡的道。

    年雅今日一袭浅紫,简单挽了个发髻便来了,走进来中规中矩的跪下,脆生生的道,“雅儿给祖母请安。”

    抬眼见到年华也在,年雅微微眯起双目,娘这段时间让自己少去找年华,但若是让年华继续这样讨好老太太的话,她日后可怎么办?

    “长姐也在啊。”年雅眸子一弯,站起来道,“姐姐今日不用出去么?”

    “该查的也查清楚了,今日便歇下了。”年华站在一旁道,“妹妹来请安的话,那华儿便先告退了。”

    将手中的书籍放下,年华轻轻屈膝,在得了老太太应允之后,便要朝着门口走去,可这刚踏出一只脚来,便见着一丫鬟火急火燎的朝着这边跑来,她微微惊讶,朝着身后退了一步,那丫鬟踉跄两步冲到了老太太面前,惊慌失措的道,“老太太,不好了!来了几个人说是从云州来的二少爷与周姨娘!”

    话语一落,年华顿时瞠目,惊讶的看着那丫鬟,脱口而出道,“你说什么?”

    丫鬟狠狠的喘了几口气,有些狼狈不堪的道,“来的人是这么说的,而且……还跟着一个贵人一起来的……”

    老太太眸子眯了起来,不悦道,“什么周姨娘?府里哪里来的二少爷?”

    “祖母有所不知。”年雅轻轻撅了下嘴巴道,“那周姨娘原先是做些些不好的事,爹爹一怒之下连带着咱们谨谦侯府的二少爷一并发配到云州去了。”

    老太太一听反应了过来,原来是那不知廉耻的恶妇,便道,“咱们年府没有什么周姨娘与二少爷,让他们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空气间弥漫着老太太的怒火,年华眸子一转,灵机一动开口道,“这倒是奇了怪了……”

    她古怪的抬头,有些怯怯的道,“我记得祖母还没来之前,婶娘与我讲过,她要接年辞回来的……”

    年府里甚少有人知道年辞的存在,或者压根不知道谨谦侯府还有这么一个二少爷,就连宋氏,也是她说起之后才特意去了云州打听才知道的。

    但没想到老太太竟然如此厌恶年辞的存在,这便有些难办了,年华低头思虑一番,宋氏都不敢跟老太太提起年辞的事情,那么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年辞光明正大的回年家呢?

    “华儿,你婶娘与你说什么了?”

    老太太狐疑的问道,年华抬头,老老实实的说道,“婶娘说……他到底是爹爹的儿子,就跟华儿说要接他回来。”

    斟酌再三,老太太还是去了,谨谦侯府门前,三个穿着粗布麻衣的人站在门前,还有一名男子身着墨色长袍,腰间一把佩剑一瞧便价值不菲,且浑身散发威严,让谨谦侯府门前的小厮有些头皮发麻。

    “爷,您这真不算多管闲事?”曼悠游站在一旁颠着脚,道。

    赵云灏站在原地不语,双眸紧紧的盯着谨谦侯府的大门,忽然道,“来了。”

    年华陪着老太太走到谨谦侯府门前,她抬眸,定睛一瞧,竟是他亲自将人送来了!

    心底微微有些惊喜,年华得了老太太应允后,上前道,“你便是年辞?”

    尚且稚嫩的模样,但神色却见老成,年华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稍稍安心,希望自己将赌注放在年辞身上,不会出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