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六十八章 不认身份
    “是,不知是哪位姐姐……”年华年岁要比年辞年长,他抬头见她年岁稍长,大约是自己的姐姐,于是拱手道,“我便是年辞。”

    “哼,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就是年辞?”年雅出言不逊,大声道,“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

    年辞被堵的一愣,顿时红了脸,他本是在云州活的好好地,分明是这边先叫他们回来的,这会儿却咄咄逼人不认他,年辞一哽,道,“我……”

    “年大小姐,许久不见。”

    眼瞧着年辞就要与年雅吵起来,赵云灏立刻出面解围,拱手与年华打了个招呼,“宫中一见后,没想到还有机会再见到年大小姐。”

    年华微微施礼,“赵将军客气了,不知赵将军这次来是……”

    “手下的人从云州路过,遇见了被山匪截了的年家二少,便给带了回来。”赵云灏道,“不知赵某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多有打扰了。”

    “赵将军严重了。”

    年华微微紧张的拜了一下,“家中姊妹说话有些严重了,如今谨谦侯府上下对事谨慎,不过人既是赵将军送来的,如不嫌弃请来府中一坐,此等事情咱们坐下再谈。”

    心底有些暖意,赵云灏又帮了自己一把,年华伸手做请,赵云灏便点了点头,有下人便接应进来,她抬头看了年辞一眼,如今不过十四,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孩子。

    倒是周姨娘,见了年华之后有些畏畏缩缩的,进来之后一直低着头,年华看了她一眼之后更是将头低的更狠,不似年辞走在庭院中还带着几分自信,年华不问,陪在老太太身边道,“华儿擅自做主请了他们进来,还请祖母原谅。”

    “你做的很好。”老太太考虑下道,“那可是赵云灏赵将军?”

    年华迟疑了一下,便道,“是,那日进宫的时候,曾在乾清宫前有过一面之缘。”

    “大抵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华儿进宫,又是太后吩咐了要去谢恩,所以只瞧了一眼便也知道华儿的身份了。”年华低声道,随后又偷偷转头看了一眼,“只是……华儿记得婶娘是说要接年辞回来的,怎么赵将军却先送了一个来呢?”

    “大约是的。”

    老太太见年华提起这事,心底有些不痛快,“旁的不说,那周氏长什么模样,老身还是记得的。”

    年华轻轻抿了下嘴,老太太这次气得不轻,但也不怪人生气,她母亲当年对这周姨娘的待遇不薄,是她自己不检点,才闹出了这种事情来,连带着年辞也会被发配道那边去。

    这才进府,便有人听风是雨,迅速赶来了老太太这边,一众人乌泱泱的杵在这显得有些乌烟瘴气的,老太太看的头疼,直让年华把不相干的人全部赶了出去才作罢!

    “母亲,您这是怎么了?生了这么大的气?”

    年二这才上朝回来,这就被小厮叫了回来,一回来瞧见前厅里站着一群人,还有一个外人在,顿时微微皱眉,定睛一看后愣了。

    “这位可是赵将军?”赵家与年家同样战功赫赫,此人又是较为年轻,恐怕便是赵家那嫡出子赵云灏,年二谨慎的道,“不知赵将军今日登门拜访所谓何事?”

    “年大人。”赵云灏淡然转眸,听完后道,“手下的人从云州赶路的时候,救了个人,说是谨谦侯府的二公子,赵某不敢定夺他的身份,今日特意送来。”

    年辞如今跪在地上,看着老太太不语,年二随着她视线看过去,却是微微瞠目,有些哆嗦的道,“这不是当年那个……”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年二顿时拧眉,当初可没打算这么早把他找回来的,更何况……宋氏不是说他被劫匪劫走了么?不是该死了吗?

    “叔父就这么肯定他一定是爹爹的儿子么?”

    脆生生的声音干脆的挑明了很多人的疑惑,年雅乌黑明亮的双目鄙夷的瞥了年辞一眼,“这么多年了,谁都没有见过他,可小心有些人鱼目混珠!”

    “祖母,雅儿瞧着这小子来历不明,云州离京城也没多远的路程,长姐也说了,是婶娘亲自派人去接的,结果半路就遇见了山匪,谁知道这个被救回来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年雅心底是厌恶极了,这个臭小子回来,岂非是想跟她大哥抢家产?就凭他还有他那个没一点身份的姨娘?

    “雅儿这话说的好生奇怪。”

    宋氏冷言,“你足不出户,怎知云州与京城大约需要多久的时间?何况他几乎生下来就养在云州那种偏僻的地方,与他锦衣玉食的大哥自然是天壤之别,样貌有些不一样也是有的。”

    “他若是侯爷的儿子,侯爷怎么会让他也一起去云州?”文姨娘漫不经心的开口,“周姨娘贱妾还是有些印象的,当年发生的那档子事,老太太还有二夫人您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

    “但幼子无辜,侯爷不会不管自己的儿女的,何况当年也是佳慧公主亲自求情,这才让周姨娘免于死路一条,这么善心的佳慧公主怎么会将怒火迁怒在一个孩子身上?且若是侯爷的子女,佳慧公主也一定会将他留在身边的!”

    这府里都知道佳慧公主心地善良,但这件事情或多或大家都能猜得到发生了什么,虽没有提起,却也让人隐隐约约的朝着恶劣的方向猜想。

    周姨娘的脸色不是很好,年辞气得有些脸红脖子粗的,脱口道,“这谨谦侯府我也不见得稀罕回……”

    “辞儿……”周姨娘忽然拉住了年辞,跪着上前几步在地上磕了个头,“贱妾给老太太请安,给二夫人请安。”

    “贱妾手中有当初老爷给刻下的牌子……”说罢,周姨娘急忙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牌子来,年华定睛一瞧,眼前一亮,道。

    “祖母,那是……”年华指着牌子道,“冬笙,将牌子拿来给祖母过目。”

    取来只需一眼,便知道这是真的,但凡年家的孩子,都是有这样一个物件的,宋氏一瞧便放心道,“母亲,这牌子也在这呢,到底不管周姨娘从前做错了什么,这孩子总归还是要认祖归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