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七十五章 武功大增
    “华儿,婶娘要你过来,也是想问你一件事情。”宋氏听年华提起年溪荌的事情,便道,“当初,下毒的人究竟是谁?”

    年华一愣,叹了一口气道,“婶娘……我知道婶娘是待我好,只是我现在也脱不开身来。”

    “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文氏和年雅做的!”

    年华拧起眸子愤恨的道,“我到事情结束之后才反应过来那母女两个打的是什么主意,可恨我竟然没有一开始就发现!”

    面上全然是痛恨,年华低头,脸上全是羞愤的红色,她道,“开始我还在想,文氏那贱人怎么这么好心,竟然来帮着我给我提意见,原来早就是想拿我当替罪羊!”

    “还好我当初脑子转得快,想起瓷窑那边的人与我没什么关系,这才侥幸脱身。”年华一股脑的将事情全部倒了出来,道,“婶娘,我都没想到我竟然被利用了,她们……恐怕本就是朝着溪荌妹妹来的……”

    “为什么?”年溪荌声音尖细,有些狰狞的道,“那两个贱人她们敢!”

    “她们怎么不敢?”年华委屈巴巴的说道,“妹妹你有所不知,那文氏可是当今皇后娘娘的庶妹,年雅更是大皇子的亲表妹,从关系上都更胜我一筹呢!”

    “她们一门心思的做着美梦,只等着孝期一过,便要盘算着要让年雅嫁给大皇子呢!”

    年华喋喋不休的说道,“婶娘这里没有旁人,我也不放都告诉婶娘。”

    “文氏知道婶娘派人接年辞回来就是为了阻止年烨继承爵位,所以故而暂时放弃了这条道路,毕竟……”

    她顿了顿后道,“若是年雅成了大皇子妃,这爵位一定会是年烨的。”

    有文家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相助,再加上皇后与大皇子,文氏被抬为平妻,年烨继承爵位,那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根本不许人改变的!

    宋氏与年溪荌听后脸色大变,母女相视之后顿时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何况年华老实木讷,不见得会说假话,宋氏便道,“此话当真?”

    “当真。”年华道,“可是不仅如此,实际上年雅被文氏养的小家子气十足,她要害溪荌妹妹的目的也没有别的,就是因为溪荌妹妹曾经在祠堂前偶遇了大皇子几次,她便嫉妒成了那样,想要杀之以除后患!”

    “这不可能!”年溪荌吓得脸色惨白,大声道,“你骗我的!她那种贱人怎么敢……”

    “荌儿!”

    宋氏顿时开口制止了年溪荌,觉得两个女孩子情绪已然有些不稳定,道,“都别争了,咱们窝里斗有什么意思?”

    “文氏能出手这一次,一定还会有第二次。”宋氏狞眸,分析道,“这事不可掉以轻心,华儿,她最近和还做什么了?”

    “最近没见什么。”年华听了宋氏的话后,假装冷静下来,与她说道,“我掌家之后,这两日又忙,她没敢来。”

    “她不是不敢来,是有了新的计划。”宋氏一记白眼,撇嘴道,“华儿是没见到她日日往老太太那里去献殷勤罢了!”

    “那可怎么办?”

    年华一听,假装吓了一跳,道,“她若是得了祖母欢心,岂非抬为平妻便更加容易了!”

    “所以……咱们不能让她得逞!”宋氏唇角微微一弯,狞笑道,“她唯一的弱点,也无非是她那个好儿子了。”

    ……

    从心底将,年华只觉得这些女人你争我抢的实在是厌烦的要命,这从年溪荌屋子里出来,一轮明月早已高高悬挂在头顶,年华轻轻伸了一个懒腰,道,“温儿,你去叫二少爷溜墙走过来。”

    温奴一愣,见年华又是什么都不讲,便老实答应,自己消失在夜色当中,此去不过多时,便同年辞一起来了年华院里。

    丫鬟们都去睡了,屋子里点了一盏灯,进去一瞧却是冬笙在那里守着,温奴一愣,问道,“小姐……呢?”

    冬笙正打着瞌睡,见温奴来了后轻轻笑了一声,打了个哈欠道,“后头那个破院子呢。”

    年府里总有不住人的院子,温奴到没有见怪,问了一句之后便转头与年辞说了一声,带着年辞过去,年辞反而十分古怪,若非温奴是年华的丫鬟,这会儿他估计便要溜墙边走了。

    “温儿姐姐。”

    年辞面上狐疑,问道,“咱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温奴身形微微一愣,小姐似乎也未曾交代她应该做什么,草草思考一下,她没有回答,毕竟小姐一般只管吩咐,她也懒得过问小姐要做什么。

    这里离那边不远,只是走近之后便听得见有些打斗声,温奴立刻放慢了脚步,与此同时年辞也同样注意到了不同,有些紧张的道,“这里面……”

    “二少爷后退。”

    温奴微微拧起眸子,推开门走了进去,却见年华的背影朝着自己这边退了过来,她立即伸手接住,从腰间拿出一根鞭子,出手一挥直袭前方那人的手腕!

    “啧!”

    鞭子在那人手腕上狠狠的卷了一下,却不想对方内力浑厚,直让她手中的鞭子脱手,只听他轻轻啧了一声道,“小师妹,你这丫鬟怪吓人的,一言不合直接取了鞭子出来招待客人啊!”

    年华微微抬眸,站直道,“她又未曾见过你。”

    “长姐!”

    有这么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年辞顿时紧张了起来,想走上前去质问,被年华伸手拦住,“你别担心。”

    趁着月色,总算看得清这人的脸,带着些俏皮的笑容,容貌也算是一等一的俊朗,他轻轻抓了下自己的头发,道,“这就是你那个从云州来的弟弟?唔……有些可惜了,底子太差了。”

    “师傅呢?”

    不理会那人说的话,年华微微皱眉,道,“玉衍听风,你不要答非所问。”

    “叫师兄!”他含情脉脉的道。

    玉衍听风似乎很是喜欢师兄这个称呼,嚷着求着年华这么喊自己,年华微微皱眉,“师兄,问你话呢。”

    “欸,小师妹,师傅是不会要他当徒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