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一百一十二章 另起谋划
    “皇上,臣妾今天乏的很,咱们还是睡罢。”

    敬元帝今天似乎兴致非常好,去了赵贵妃那里翻云覆雨,贵妃面色醉红,轻声道,“灏儿的事情已经让臣妾头疼不已了。”

    “怎么,他依旧不乐意继承爵位?”敬元帝伸手抱住贵妃,道,“朕替你去说他。”

    “怎么会。”贵妃轻声道,“只不过府中无人替他准备那些,臣妾这个当姑姑的怎么能不照顾着侄子?否则臣妾也无颜面对已经死去的大哥了。”

    她坐在床边,在敬元帝看来还如同当年的少女,只可惜少女已然成了人母,心思也不再如同从前一样,贵妃微微抬了下眸子,“臣妾打算就将承爵这事放在明后日,皇上觉得如何?”

    “依你。”敬元帝道。

    帐内一夜春宵,却掩盖不住每个人心中的各怀鬼胎。

    “解决了吗?”

    夜里,年华屋内还点着一根蜡烛,夜下她伸手摸着涓溪琴,好似在对空气说话。

    “好了。”从夜色中走出来一个人,站在年华身后道,“兴德那边怕是已经怕了,不敢再有人接替庄主的位置了。”

    年华将手从涓溪琴上收回来,轻笑道,“这次,看文氏怎么解决罢。”

    乱了文氏的阵脚,给她找来了宋氏和老太太这么多的麻烦,年雅也被她诱导的要与她决裂,接下来,文氏要怎么应对她的金库即将坍塌呢?

    “小姐苦心积虑谋划这么久,必然可以成功。”温奴在一旁道,“纵使她是个千手观音,这次也不得不断腕了。”

    “毕竟,文家可没这么好心帮着文氏了。”年华从一旁取了两杯茶来,分给温奴一杯,“那日拍卖会,我便是为着顾承风去的,赵将军抢了他不少东西,反倒是也帮了我一个大忙。”

    嫁祸他人,这是年华最喜欢的法子。

    将赵云灏做的事情,隐晦的扯到了李家身上,顾承风被她这么一说之后,怎么会不忌讳李家?李家珍妃,二皇子的生母,顾承风夺嫡的一个对手。

    哪怕年华当初说的无意,可是顾承风听得有心,打那日之后,顾承风就开始着手让文家对付李家,那么文家又哪里有人手来帮文姨娘呢?

    “小姐妙计。”温奴不得不对年华佩服的五体投地,她每做一件事情,都在算,这身边发生的一切,好像都是她算了千遍万遍之后,做出的选择。

    “咱们找个机会出去。”年华道,“去一趟黑市。”

    “黑市?!”温奴微微一惊,“小姐,那地方不太安全……要不我回去给将军……”

    “不用,这事用不到麻烦他。”年华抬手,拒绝了温奴的提议,虽然她知道若是自己开口,赵云灏也不见得会不答应,只是总是让他人相助,一则是她心底过意不去,一则是她不可能真的信过所有人。

    人都有变卦的时候。

    外头有些动静,年华立刻眯了下眸子,道,“瞧瞧。”

    “欸。”温奴应了一声,立刻猫腰出去,定睛一瞧之后回来了,道,“小姐,是夭儿,想出去呢。”

    “恩。”年华听后放心下来,却忽然笑道,“你说她打算去哪儿?”

    “这……我不清楚。”温奴被问的一愣,连连摇头。

    年华微微合上眸子,道,“私宅京城可多得是了,哪家都有这么三四处,有的拿来养外室,有的拿来养私生子,也有豢养死士的,各种各样。”

    “我母亲名下也有。”年华抬眸,狡黠一笑,“这事可没有人知道。”

    “那小姐是打算用佳慧公主名下的宅子……养什么?”温奴过问的一句,“若是死士一类的,我想我倒是可以提些意见。”

    “等去了黑市再说。”年华笑道,“先睡罢,我困了。”

    熄了拉住,年华躺下却不敢合上双目,她在疑心,在害怕周围的任何一个人会害自己,害怕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会变卦,她不敢现在告诉温奴,她的目的,她想做的事情。

    她将所有的心事全部压在了心底,不敢告诉任何人。

    但又特别的渴望自己可以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一个人。

    上一世,她信任的人一个一个的背叛,这一世,哪怕辨认的出谁是真心待自己,竟也开始不敢轻信了。

    年华不知自己夜里是什么时候哭了,隔日起来的时候枕边一片湿润,她坐起来未曾叫任何人,坐在铜镜前瞧着有些红肿的眼睛,轻轻的叹息一声。

    “小姐?您醒了吗?”

    帘外,冬笙悄然走了进来,见到年华坐在妆台前,便吩咐人打了水进来,她则去柜子中取了见衣裳出来,道,“小姐昨日说想穿的,现在要换上吗?”

    “恩。”年华看了一眼,轻轻颔首,冬笙伺候她换上了绣着银莲的天水碧色的百褶,简单洗漱一番,青丝随意弯起,她挑了根萤石镂空的银簪带着,又取了两朵银质的坠着珍珠的银花插在发髻间,眼上的红肿用脂粉浅浅的遮了一下,她对着镜子轻笑了一下,“成了,就这样罢。”

    出门前,她瞧了一眼桌上放着的那涓溪琴,皇上与太后将这把琴赏赐给自己,自己若是不苦练,岂非是浪费了他们的心意?

    思索一番,年华叹气让人将她的琵琶收了起来。

    给老太太请安回来,年华寻了个由头,与宋氏一起来了前院。

    “今天老太太倒是夸赞了辞儿好几句呢。”宋氏一边走着,一边与年华说道,“婶娘觉得,就冲着辞儿如今的志气,秋后科举必定能生过年烨。”

    “恩!”年华点了点头,“只要辞弟可以一鸣惊人,就不用再怕文氏了!”

    “对了华儿,你与文氏……”

    宋氏小心开口,似是怕伤了年华的痛处,年华唇角旋即浮现一抹苦笑,“婶娘,过去的事情就别再说了,咱们来看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吧。”

    她表面上答应文氏的计划也在继续,她要投靠宋氏,与文氏假装决裂,而对于宋氏来讲,她便假装自己正是脱离文氏,并且与文氏吵了一架。

    文姨娘漏出来的狐狸尾巴越多越好,当然,宋氏也是一样。

    “也好。”宋氏想了一下道,“婶娘了解了一下,如今皇家书院也是文武兼备的,辞儿也有武举的天赋,婶娘替他看了一位师傅,正好让他这段时间跟着好好学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