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一百一十九章 收服南予
    “小……小姐……这这这这……这是什么地方……”

    佳慧公主的别院,如今突然变得别有洞天,李林还算是个聪明人,瞧见了这里面人挤人的样子,自作主张给这私宅下面又扩了个类似地窖一样的地方。

    冬笙来了后瞬间吓得脸色惨白,清一色的汉子瞧着各个都能捏死自己,如今正坐在桌子前吃饭。

    “阿华!”

    一声娇媚入了几人耳朵,年华忽然没了踪影,再定睛一瞧已经闪到了一边去,冬笙僵着步子,便被那一身丰盈的沈老板抱入了怀中。

    “你这个小丫头挺可爱呀,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吧。”沈琉玉眯着一双狐狸眸,将冬笙按在怀中一阵揉搓,“真好玩。”

    “小姐……救命……”冬笙伸出胳膊用力抓了两下空气,最后在年华轻咳一声后,沈琉玉嘟着嘴巴有些不情愿的放开了冬笙。

    冬笙瞬间吓得躲到了年华身后去,年华轻轻拍了拍她道,“好了,她与你闹着玩呢,今儿个来想让你帮忙给他们补下衣裳的。”

    毕竟……

    总不能让这些大老爷们自己补衣裳,传出去也够丢人了。

    “我都给你调教的差不多了哦。”沈琉玉眯着眸子道,“保证很听话。”

    说罢,沈琉玉招了招手让几个人过来,果然瞧着几个男子乖乖的在年华面前跪下,沈琉玉顿时邀功一般的道,“怎样,喜欢吗?”

    “沈老板。”

    年华微微眯了下眸子,“我想咱们尽快将钱结了便桥归桥路归路罢。”

    她想买奴隶,是打算将这些人训练成侍卫或是死士,才不是小倌!

    “别呀!”沈琉玉那张脸仿佛天生便是来蛊惑人的,她摇曳着身前的一片丰盈,娇声道,“你想要死士对不对,你想办法把那个臭男人收了,他可以帮你练。”

    沈琉玉水葱一般的手指往前一只,果然还是当初那个戾气很重的男子,她稍微迟疑了下后,“姑且信你。”

    她从容的丢下手头上的东西,从沈琉玉手里取来了钥匙,直径来了那男子面前,将钥匙仍在了他面前。

    男子抬起一双阴煞的眸子,冷冷的盯着年华这个半大的少女,面上从容不迫没有丝毫紧张之意,更是从那张脸上找到了许多张扬与不屑的孤傲,男子有些诧异,如此的妙龄少女,身着不凡,瞧着便必是一个世家小姐,这样的女子怎么会有这样的目光?

    “落入旁人手中还依旧想高傲的如同孔雀一般,你哪里来的勇气?”

    年华却是突然笑出了声音,对那人表达了自己心底的想法。

    “你!”

    这是男子这么久以来头一次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他道,“你想让我服从你,还早了八百年了!”

    他从前孝敬的主子可是出手不俗,若非有那个强大的实力,自己也不会落到当起杀手这种不见光的职业,直到自己一次任务半途失败,被沈琉玉直接捡走……

    想到这里他浑身便是一冷,寒气逼的周围人立刻远离了他。

    “钥匙不是在地上么,你蹲下捡起来,开了手上的链子自随你离开。”年华嗤笑一声,反倒是直接坐在他对面的凳子上摆弄着自己的双手,前两日才染的,浅浅的粉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好看。

    众人听了这话不禁的捏了一把冷汗,这男子实力不俗,单单看着年华这么弱不禁风,实在是吓人。

    但年华话音一落,男子顿时站了起来,带着锁链猛地晃动,“无知小儿,一个黄毛丫头,不在府里乖乖带着当个绣花枕头的大小姐,跑出来也不嫌害臊!”

    “哦?”年华眯了下双眸,不慌不忙道,“你生气了吗?”

    “噗……”

    沈琉玉捂着肚子转身过去猛地笑了起来,年华这模样与那男子简直是一个鲜明对比,莫说这些人如今不过是年华买下来的奴隶,就是寻常的男子,见了年华这气量也恐怕只说得出气话来!

    堂堂一个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被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嘴巴上耍的团团转,真传出去铁定要笑掉大牙了!

    “你想走就走啊,不走你是不是想留下来为我做事?”年华本就不喜欢有人反驳自己,这次便是打定主意要拿下这个人,并且好生搓一搓他的戾气。

    “这世道啊,最忌讳的就是口头本事罢了。”年华拂袖扫去身上的灰尘,站起来道,“就你这点本事,你连逃走都不曾想过,高傲什么?”

    将人逼的恼羞成怒,男子便直接朝着年华出手,这一掌快如劲风,对着年华迎面而来,年华不慌不忙,脚下生风便是一闪身,柔软的芊芊玉手却微微朝着他手臂上一用力,当即借着那股巧劲将人摔得踉跄两步。

    见男子认真,年华倒也将内力全然释放出来,竟是也不比此人弱上多少,她双眸狞戾,仿佛整个世界再无事情令她分心,直击各个破绽,灵活的身子来回穿梭,如一条蛇一般迅猛,将男子视为眼中的老鼠,用着师傅所教导的武功全然用在这次实战当中!

    抬脚落下,脚后跟直压着男子的肩膀头,男子却是再也用不了一点力气出来,但气得脸红脖子粗的,盯着年华发狠。

    “服不服?”年华淡定的将脚收回,从地上捡起钥匙来给男子将手链脚链全部打开,沉重的链子落下之后,男子忽然发狠的朝着年华攻来,速度比从前几乎翻倍!

    年华柔软的腰身忽然弯下,躲过那凶猛的一掌后,一手撑地直接横扫一腿过去,口中满是不屑道,“果真是在笼子里被关傻了,你可知你的招式虽然凶猛,可错漏百出?”

    话音刚落,人便再次被年华打倒在地上,她则轻轻的拍了拍手心中的泥土,又拿出帕子来擦了擦,似乎是嫌弃地上的泥脏了自己的手,年华本来自自己重生一次之后便万事小心翼翼,在得了师傅的指导之后武功又长进不少,如今侥幸赢了这人,倒也不算吃亏。

    “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