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一百三十九章 百花宴(15)
    年华眸子眨了眨,唇角玩味一笑后恢复从前,略是皱眉道,“今日发生的事情,回府后我定向祖母如实说明,好生教育我这个大哥。”

    当然,这话自然是用来应付顾珵娆的,等她先发制人告到老太太哪里,可必须要好好添油加醋一番!

    “长姐,你没事吗?”

    意外的是年辞并未跟着过去,而是留在了门前等着年华,见着年华跟着顾珵娆出来顿时吓着了,上前扶着她道,“你的身子撑得住吗?”

    “无妨。”她两世加起来,也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了,就算会被吓到,她恢复的速度也要比旁人快多了。

    她若不去见证这场好戏,日后又怎么拿这件事拿捏住年烨和郑莞呢?

    对于这件事情,她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了,如今过去也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跟在顾珵娆身后快速走去了前院,果然能听得见吵杂的声音。

    “贱人!你敢勾引我哥哥!”

    “啊——!”

    年华听着这话微微皱眉,微微眯起了双眸,她一点点的引诱,早就让年雅沉不住气了,如今她的计划被自己破坏,自然是瞬间就恼羞成怒了!

    脚步匆匆加快,年华轻轻越过顾珵娆,先目睹了那一幕。

    “二妹!你在做什么?”

    年华站在门口叫了一声,瞬间变了脸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年雅嘴唇哆嗦一下,顿时咬住了嘴唇,冷眼盯着地上衣衫不整的女子,冷哼了一声,“亏着我平时当你是好姐妹,你竟然敢勾引我哥哥,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情来!”

    “年二小姐这话未免太过分了,郑家也是书香门第,我郑家的小姐绝对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一旁,一个年过半百的嬷嬷站在一旁厉声道,“况且,这京城谁还不知道你谨谦侯府的大少爷是个什么样的货色!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分明是他逼着我们家小姐的!”

    “年府的家教不顾如此,你们兄妹二人分明是蛇鼠一窝!陷害我家小姐不说,还要颠倒黑白!”那嬷嬷也不是吃素的,见年雅说话做事那么不客气,手上的力道也一点都不客气,揪着年雅的头发便要打人!

    “你放肆!快放手!”常年养在闺阁的年雅如何是做遍粗活的老嬷嬷的对手,原先盘的好好的发髻也让这老嬷嬷给拽坏了,白嫩的小脸上也挨了好几个巴掌,声音越发尖利,“你放手!你这个贱人!啊!”

    “都给本公主住手!”

    顾珵娆见着这幅场景顿时冷言,本就瞧着年雅不顺眼,如今她这原形毕露的样子也实在是丑陋无比!

    “二妹!”

    年华上前将年雅拉到一旁去,微微皱眉道,“到底是怎么了?”

    “年姐姐!年姐姐!你要给我做主啊!”

    郑莞香肩半露,身上到处都是鲜红的痕迹,瞧着活脱脱的一副活色生香,让年华微微皱眉,郑莞是慌了神,她抓住年华的衣服角道,“是他强迫了我的……我没有勾引他……”

    “你!”年雅提起一口气来,恶狠狠的道,“贱人!”

    “二妹!”年华抓住了年雅的手,微微皱眉道,“这件事还是要回去告诉祖母一声才可。”

    年雅瞪大了眸子,面上狰狞无比,“告诉祖母?难不成要让大哥娶了这贱人吗?”

    转眸,年雅抬手便给了郑莞一巴掌,“不知廉耻的贱人!”

    “你莫要胡闹了!”年华伸手拦住,抓住年雅的手大声道,“你再生气也不该是在这时候,我知道你是替大哥担心,但如今大哥和郑小姐已有夫妻之实,难不成还能不了了之?”

    “还有,大哥在哪?”

    年华四处张望,年烨这个人,胆子小色心不小,不出事能闹翻天,出了事连人都找不到!

    果然,瞧着门后面站着一名高大的男子,正是畏畏缩缩的年烨,瞧着他那样子,见了年华跟年雅,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大哥!是那个女人勾引你的是不是!”

    年雅急着求证,反而让年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有些心虚的看了郑莞一眼,道,“雅儿,算了吧,要不回去……”

    年烨的沉默让年雅气得一口气提不上来,脚下踉跄直接朝着后面倒了下去,“你……”

    “大哥!”年华微微闪身,推了年雅去年烨身上,随后微微皱眉道,“公主殿下,今日之事我年家必定会给一个交代的,只是还容臣女回去告知一声。”

    “你们休想走!”那老嬷嬷护着郑莞,见年华要走,顿时拦住了她的去路,“不给一个交代还想走?”

    “那敢问这位嬷嬷,你能做的了你家小姐的主吗?”

    年华轻轻后退半步避开,盈盈道,“这件事情如若闹大了,丢的是谁的人嬷嬷自己考虑考虑,何况,若错在我大哥,年家必然会给郑小姐一个交代,这件事长公主殿下也在,难不成还会跑了不成?”

    “我年家并非都是些不讲信用的人!”

    反正年雅一时生气早就气昏过去了,年华说话也开始不客气了起来,三言两句也震住了这个喋喋不休的老嬷嬷,而后告别了长公主,带着年雅等人回去。

    自然,下了马车之后,年华便直奔去了老太太那里,压根不打算给旁人机会,就连身边的丫鬟都没带一个。

    “大小姐?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百花宴可是方才才结束的吧。”红翠正倚着门眯着眼,见了年华匆匆而来顿时一个激灵站好,陪着笑道,“您这是怎么了……”

    “红翠,你快给祖母说一声,出大事了!”年华抬头,拉住红翠的手,焦急道,“快!”

    红翠被她晃得脑子一懵,模棱两可的应了两声就推门进去,此刻老太太正在礼佛,被红翠打扰了微微蹙眉,道,“红翠,你越发没规矩了。”

    红翠行礼,道,“老太太,大小姐在外面,说是……出事了。”

    捻动的佛珠忽然被老太太攥紧,她睁开双目,转头道,“让她进来说罢。”

    老太太将佛珠递给红翠,扶着丫鬟的手站起来,去正屋见了年华,年华小心翼翼的进来,盈盈拜下,抬头面色焦虑,大声道,“祖母……大哥他……在百花宴上和郑家小姐……”

    “有了……肌肤之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