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一百四十章 婚约定下
    老太太房里安静了好一阵子,年华微微捏着手心跪在下头,还没等她想好对策,那茶杯便要朝着自己飞来了!

    “啪——!”清脆的声音在年华身边裂开,可老太太的怒气却丝毫不减,大有怒不可遏之意,“你浑说!烨儿怎么会做出这么有辱门风之事!”

    “祖母!孙女不敢胡说!”年华忍下这口气,低声下气道,“正是因为大哥做了这种事,还叫长公主殿下的人撞见了,郑家又不依不饶口口声声将错全怪罪在大哥身上,还扬言说大哥……是什么样的人京城人尽可知,说是大哥玷污了他们家小姐……”

    “祖母,这事您可要帮着大哥啊!”年华跪着上前,泪眼朦胧,“您不知道那郑家说话有多么难听,何况郑家如今势弱,只怕他们是有心想高攀,否则大哥一没喝酒,二又是那种场合,即便欢心美人,也不会当众做出那种事情来啊!”

    “糊涂!”

    老太太一拍桌子,她这大孙子最闹心的地方便是戒不住色心,出了青翠的事情她可以做主让青翠成了他房里的人,可郑家如今还未真的落魄,就算落魄了,也是受死的骆驼比马大,对方总有要求要让郑莞嫁进来!

    “祖母……这要怎么办啊……”年华落了两滴泪,继续朝着老太太心坎上说,“大哥若是娶了郑家小姐,岂不是要毁了大哥一辈子?”

    “可为今之计?他有不娶的法子吗?”老太太心中闷着一口子,这若并没有发生到最后一步,倒是还可以拿郑家小姐行为不检点来推了他们,如今……只怕是不能不娶了。

    年华低着头,抽抽搭搭的道,“这位郑家小姐只怕不简单,孙女在百花宴结束前又差点出了事,是二妹先知道的,这人都叫气晕过去了,如今还在自己院子里昏睡着……”

    “唉……”老太太两眼茫茫,只怕是对年烨这次的事情失望至极,又听了年华出事的事情,更是哀伤,轻轻伸手托着额头道,“罢了,谨谦侯府虽说女眷偏多,可那郑小姐只要嫁进来,那便是年家妇,到时候只要好好拿捏着也就罢了。”

    “是……”年华轻轻咬了咬牙,老太太松口让人嫁进来,那么就不愁她日后再挑拨,何况有些事情不可能只是一两日的功夫!

    “那孙女一会儿便差人请了媒婆来,再让他们选个日子。”年华低头道,“祖母,您看还要再准备些什么?”

    “你只管差人去做,让他们有不明白的来祖母这问,其余的不必费心。”老太太此话一出,便是要插手年烨的婚事了。

    只怕这段时候,文姨娘有的闹了。

    从老太太屋子里出来,冬笙与温奴就已经来守着了,年华瞧着一愣,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的?”

    “小姐,小姐没事吧。”两个丫头将她围住,上下打量一番,温奴道,“听说小姐出事了,吓死我们了都。”

    “无碍。”年华柔声道,“咱们先回去。”

    “欸。”冬笙应了一声,扶着年华回了院子,道,“小姐,二少爷方才让奴婢给你带了句话儿。”

    “什么话?”年华一听,问道。

    冬笙眸子朝着四周看了看,附在年华耳边道,“说是郑家有位公子约他出去吃茶。”

    “哼,郑家如今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也是忙得急不可耐了。”年华听后冷笑一声,她打重生后,将郑家设计进来便是不同了,何况郑家也是上赶着的要来当她的垫脚石,她怎么不欢迎?

    “冬笙,你去告诉辞儿,让他将这事先回禀了老太太,再跟郑家公子出去吃茶。”年华眸子微微一眯,她告诉过年辞怎么做,只要年辞将这事做好,郑家一定会拼尽全力将郑莞送进来给年烨当妻子,就算文姨娘说得动文家出手相助,也是回天无力!

    “是,奴婢这就去。”冬笙点头,欠了身匆匆溜去了前院。

    温奴跟在年华身后,轻轻叹息一声,“郑家命数不长了,但愿那郑小姐争气些,能拢了大少爷的心去,将来小姐除他们也更轻松些。”

    “你倒是看得远。”年华打的便是这个主意,听了心底高兴,道,“老太太说了,等郑莞进了年府,便一定要好生捏住她不让她生事,只怕打的也是让郑莞暴毙让年烨再娶的主意,我可不能叫他们得逞,何况,只要郑莞进来,便知道年烨的真面目,她本来就是为了家族才冒着失真的可能做了这件事情,进来了之后,更是要和那些小丫鬟们争抢年烨的宠爱了。”

    “不过文姨娘,恐怕不见得愿意要这么一个儿媳妇。”温奴道。

    “那可由不得她!”年华冷哼一声,抬手道,“我从正月里就开始针对她,怎么可能叫她轻易逃脱,文家虽说靠她紧密连着年家,但顾承风若想要年家的兵力,大可娶年家的小姐,再与未来继位谨谦侯爵位的人打好关系,文氏,那个时候就会成为可有和无的棋子罢了。”

    有时候,小小蝴蝶煽动翅膀,便可在远处掀起大风,她便是那个小小的蝴蝶,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远处的大风,将文氏等人狠狠的卷入其中!

    “老太太吩咐的事情先交代下去做,晚膳后让南予过来一趟。”她精打细算不能只是为了报仇,也要为自己考虑,今日的事情不能再有第二次,她太过需要一份力量了。

    回去在卧榻歇下,年华也有些倦了,吩咐道,“谁来都不见,我今日受了惊吓累了,晚膳让厨房随意送些便是。”

    “是。”

    果不其然,文姨娘在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就在老太太那里闹起来了,也不知道老太太都与她说了些什么,虽说最后是勉强答应下来,但还是嘴巴里嘟嘟嚷嚷的说个不停。

    不过倒是和年雅勉强母女冰释前嫌,要为了这件事情一起努力。

    可惜只怕破镜难重圆,那道裂痕,早就成了年雅心中不可磨灭的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