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一百六十二章 老太太寿宴(12)
    “大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年雅顿时跪在了地上,望着年华痛心疾首,不停的哭道,“你若是不喜欢我,我自然会躲得远远的,你要是觉得不想给我那些金银珠宝,我这就让人再收拾好还给姐姐,姐姐要什么,我从来都不抢,姐姐你还有那么好的出身那么好的容貌,为什么……为什么……”

    “这年华也太恶毒了吧,到现在还不承认。”

    “就是,之前还有传言讲大皇子殿下有意她,却不想是这么一个蛇蝎女!”

    “纵然是庶女也是亲姊妹,亲姊妹都敢下手,那以后成亲了府中的妾室和庶子庶女不都要让她算计绝了!”

    ……

    年雅的泪水博得了众人的怜惜,顿时倒戈将矛头都对准了年华,谁也不曾怜惜她头顶那一块地方鲜血直流!

    年华心中阴冷,忽然道,“二妹要问为什么,不如先问问自己。”

    “祖母,孙女只有一句话,便是从未做过此事。”年华磕了个头,道,“既然所有人都认定这事是孙女做的,总要有十成十的证据吧,不如就让这些丫鬟说说,孙女是如何指使她们的。”

    “能将东西放在孙女房内的,除了孙女自己外,还有孙女的几个贴身丫鬟,不若一道都叫来吧,既然要查,那就查的清楚些,若是少罚了哪些人,只怕有人会不乐意。”

    “好。”老太太只怕是气得不轻,听着年华这么有傲气的说话,连连拍了好几下桌子,道,“去查!”

    “祖母……”年雅忽然跪着拉着老太太的衣裳,“这事到底还没有闹大,要不……”

    如此楚楚可怜为人着想,想叫人不疼爱都难,还未曾等老太太说话,顾承风便道,“既然是除了事情,还是查清楚的好。”

    “万不能叫一名柔弱女子无辜忍受下全部。”显然,顾承风这便是为年雅说话了。

    年溪荌站在一旁又是嫉妒又是恨的看着年雅,却也丝毫不愿给年华说句话,这件事不论是谁做的,能除掉一个是一个!

    宋氏也在一旁冷眼瞧着,连一句话都未曾说。

    “这位李大夫倒是好本事。”

    却不想有人忽然插了句最,走到了人群中间来,冷眼瞧着那李大夫道,“如此游刃有余,轻而易举便能辨识出这菁蔓圣莲,只怕在皇宫外也见了不少次吧。”

    “这……老夫行医多年,什么样的怪事没有见过。”李大夫愣了一下,答道,“这菁蔓圣莲少见,只是十分独特,叫人记在心中也并非没有可能吧。”

    “是,李大夫行医多年自然熟知各种药理。”赵云灏冷眸道,“不过本侯对此事还有一个疑问,不知可否请这位姑娘解释一下?”

    那跪在地上反水的丫头一愣,望着赵云灏高大的身影微微一颤,随后磕了个头,“奴婢说的都是实话。”

    “年大小姐一介女流,她是如何能逼迫你全家再逼迫你来做这件事情?”赵云灏道。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心存疑惑,年华忽然冷道,“我身边并非没有不能用的人,若真要交给谁去办,那必然要是自己的心腹才稳妥,否则如你这般轻易就反水倒戈,那我岂非是个傻子?”

    “祖母,孙女一早便讲了,事情还未水落石出,万万不能提早下定论。”年华半张脸上都是血迹,在这么一瞧只让人觉得后怕,纷纷不敢出声了。

    “若是如此,大姐姐为何不早点将事情说出来?”年雅哭着道,“非要等毅忠侯发话后,这才给自己剖白,姐姐,若是你做的,你承认了便是,你我姐妹一场,妹妹又怎么会因为这点是就跟你生分?”

    “咱们依旧是姐妹……”年雅呜咽道,“妹妹实在是不懂,姐姐你何必如此呢?”

    “是呀,你都讲了何必如此,那我又何必如此?”年华不禁觉得好笑,反问一句,“你句句讲着不相信,可句句又在实锤这件事是我做的,你又是何必如此呢?”

    “祖母,孙女愚笨,实在是没有一张巧嘴为自己辩解黑白,只是……这丫头说话支支吾吾,也从未讲清楚过究竟是怎么下的毒,我是怎么指使她的,这中间又经过了谁的手?”

    “况且,红翠方才搜查的时候,不是还从文姨娘屋子里搜出来了什么吗?”年华从容道,“为何不查一查?”

    “毕竟……不是也可以指使丫鬟将这菁蔓圣莲藏在我屋子里吗?”年华也不说的过分,见着年雅眼底的胜券在握,她顿然冷笑,便让年雅得意吧,她越是得意,回头她便摔得越惨!

    “回老太太的话啊,那药粉是贱妾找大夫开的药方,里面是一味补药,名叫金萝,贱妾这些日子胃寒体虚,大夫说吃这金萝研磨成的粉末,可以大大缓解贱妾的不适,老太太若是不信,大可让大夫查一查。”

    李大夫将药粉打开,仔细查看之后道,“的确是金萝粉末,它的作用也与这位姨娘所说的一样。”

    “且是一味温补的药材,对人无害。”李大夫摸着山羊胡道。

    “奴婢……奴婢那日给大小姐送糕点,被大小姐手下的几个丫鬟抓住,大小姐逼迫奴婢这样做,否则就要在府里杀了奴婢灭口!”那小丫鬟忽然爬上前来道,“奴婢实在是怕极了!奴婢一个奴才,命不值钱,又不受人重视,大小姐说这府里多的是井,大不了找两个力气大的婆子直接将奴婢扔进井里,奴婢实在是害怕……”

    证据再一次指向了年华,老太太的怒火也难以平息,忽然皱眉道,“你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年大小姐真是好谋算。”顾承风忽然道,他倒是不知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狠心,自己之前是怎么觉得这个女人有些贤良淑德?“连自己的亲妹都敢这样算计。”

    “太可怕了……”

    “那是她亲妹妹啊,她也敢害!”

    “呸,从前就不觉得她又多好,这么毒恶的心思只怕今日不查出来,来日还会有更厉害的!”

    ……

    “大皇子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