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二百二十章 利用宋氏
    没几日,赵家便找了媒人来提亲,一切周到的让老太太挑不出任何毛病来,隔三差五的又送来不少东西,没多久就讨了老太太的欢心。

    “祖母。”

    “华儿来了。”老太太见着孙女就眯起了眸子,连忙招呼她到自己身边坐下,“你来陪祖母说说话,这自打你溪荌妹妹出嫁之后,祖母身侧可是连个可心的人都没有了。”

    “祖母您说什么呢。”年华微微一笑,“孙女特意找人去瑁王府打听了下,溪荌妹妹的病也快大好了,很快就可以回来见祖母的。”

    老太太闻言,顿时暗下脸色来,“可怜了荌儿那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竟然下那么狠的毒手!”

    “是了,真是可怜溪荌妹妹一开始连床都下不来。”年华假意叹了一口气,瑁王府递了话,约莫明日就带着年溪荌回门,只怕还要遇上年雅。

    而且……年雅还对外讲自己怀孕了。

    陪着老太太说了会儿话,年华便道,“祖母……华儿这不过半年也要出嫁了,可辞儿尚未到成亲的年纪,这府里的大大小小的杂事却也不能交给辞儿一男子来做。”

    “这倒也是。”

    老太太微微皱眉,年华即将出嫁,自己年岁又大,年辞若是年纪再大些,娶亲后将这谨谦侯府交给孙媳妇亦可。

    “我瞧着婶娘这些日子为着溪荌妹妹中毒的事情总是精神不振,宽慰几句婶娘便哭,这事……也不好麻烦她。”年华低着头,捏着帕子道,“婶娘心力憔悴,只怕再让她管着这些事情……”

    “那是她不中用!”老太太拧起眉头道,“做不过几年的时间,有我在,这侯府也乱不了!”

    “是,孙女想着,若是从几个姨娘里挑一个人来相助,祖母也能轻松了。”年华眸子一转,忽然道,“孙女想着,齐姨娘就挺好的,她性子也温顺,何况年诗如今也有乳娘照顾,让她来帮着祖母些,祖母也不必整日劳心这些不是?”

    文氏那贱人只怕再也不会得到老太太的信任,余下几个姨娘里,老太太一直对周姨娘心存余悸,又对许姨娘多有看不惯,算下来无非只有两个默不作声的姨娘,这两个里面,也便只有齐姨娘还算明事理些。

    “也罢,让她从旁帮这些,索性咱们家也并没什么要紧事,就叫她先帮着你吧。”老太太说了几句话,觉得身上有些乏了,道,“你也回去吧,祖母累了。”

    “孙女扶您去休息。”年华乖巧的起身,扶着老太太回房休息。

    伺候老太太歇息下,年华扶着冬笙的手出去道,“找个人去请齐姨娘来我屋里坐坐。”

    “欸,小姐这是打算抬举齐姨娘?”冬笙朝着身后的小丫鬟使了个眼色,继续扶着年华走,“奴婢还以为小姐会将这事落在周姨娘头上。”

    “她儿子已经是谨谦侯府的主人了,就算没有掌家的权利,没有正妻的身份,年辞都会孝顺她一辈子。”年华摇了摇头,周姨娘自己也知道自己曾经做错的事情不可原谅,况且就算自己不在乎,爹爹的名声还是要的,况且老太太也不会答应的。

    “倒也是。”冬笙点了点头,“侯爷自打承爵,这府里也没人敢给周姨娘什么脸色,她一个丫鬟出身又是犯了错的人,能有侯爷这个儿子也是三辈子修来的福气了。”

    “这府里想上位的姨娘也不止文氏一个,齐姨娘瞧着还算老实。”年华懒懒的道,“她就年诗这么一个女儿,有点脑子也该知道,这些时候乖乖做好不会委屈了她,年诗十年后会嫁给谁,还是要看辞儿。”

    果然,齐姨娘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就过来了,恭恭敬敬的给年华行礼,“贱妾见过大小姐。”

    “齐姨娘坐吧。”年华端着茶柔柔一笑,道,“叫你来呢,也是有件事要交给你。”

    齐姨娘道了谢,坐在凳子上道,“还请大小姐吩咐。”

    “我呢,不出半年也要嫁人了。”年华的手,轻轻的摸了摸放在手边的账本,懒懒的翻开道,“但祖母年纪大了身子不好,辞儿年幼承爵却尚未成亲,这府内的事物,总需要有个人来替未来的侯夫人管一段时间。”

    年华说的很明白,这个权利只是暂时的,齐姨娘微微白了下脸色,却很快反应过来,开口询问,“大小姐,莫不是想要贱妾来接手?可贱妾也不认识几个大字……”

    “还有半年的时间,齐姨娘多少学学,不清楚的地方不是还有祖母在么?”年华笑着将账本推了过去,“等到诗儿出嫁之前,齐姨娘也可教教她如何处理府内事务。”

    齐姨娘心底打着鼓,有些颤抖的翻着账本,忽然小声道,“大小姐……贱妾,怕做不好。”

    从前一直没觉得大小姐是个这么精明的人,她一直缩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成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从来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会落在自己头上。

    但也不算是好事,这些东西将来肯定要完好无损的给未来的侯夫人,齐姨娘就开始怕自己会出错,若是做错了什么,那侯夫人到时候不是要给诗儿气受。

    年辞只怕在这个家里也就与年华姐弟情深,对两个妹妹都没什么感觉……

    “第一次做总会出错,姨娘别这么紧张。”年华笑了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与祖母也不求姨娘做的多好,只求无错便可。”

    教了齐姨娘半日,总算有些起色,年华这才放心,正打算继续说,忽然有丫鬟来报,“大小姐,二夫人来了。”

    年华眸子一转,莞尔一笑道,“快请婶娘进来。”

    宋氏这些时日瘦了不少,眼下两处黑青看着有些吓人,齐姨娘顿时起身行礼,年华合上账本过去的扶着宋氏坐下,担忧道,“婶娘,您这有些时日不见,怎么脸色这么难堪啊,莫不是生病了?”

    宋氏有些恹恹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账本,忽然眸子一狞,却很快冷静下来,道,“无碍,只是担忧你妹妹的身子,夜里睡不好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