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将家贤妻闲 第二百二十五章 祈求原谅
    “见过瑁王殿下。”

    年华后退三步,微微屈膝,抬头一双眸子坦然,“瑁王殿下怎么走到侯府后院来了?下人们真是不懂事。”

    顾承风微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贪婪,如今似乎四下无人,他不如趁此机会好好把握,旋即他言道,“是本王没有叫下人跟来,瞧着此处一路景色诱人,不觉然间便走到了此处,不想还遇见了华儿你……”

    “瑁王殿下,您失礼了。”

    年华轻轻撤了下唇角,不咸不淡回他,“即便您已经与臣女的堂妹成亲,论亲戚,臣女斗胆要叫您一声堂妹夫,可王爷可不曾与臣女亲近到可以以名相称,请您唤臣女为年大小姐,或者是,佳凝郡主。”

    “这……华儿,本王知道你心中难受,可你放心,用不了多久时间,本王就会将她们都清理掉。”顾承风喉咙中被堵的难受,涨红了脸道,“本王如今后悔了,悔不该当初如此待你,令你伤心,可你知道的,本王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听了那贱人的媚言妖语,差点错过你这种好姑娘。”

    “华儿,你就再给本王一次机会吧。”顾承风作势上前两步,神情诚恳好似感动天地,他急声讨伐自己,“从前种种都是本王的不是,你要怪就怪吧。”

    年华漠然,不着痕迹的又后退两步,这顾承风,只怕是真的被女人给逼急了,否则以从前的他,只怕断然说不出自己错了这样的话来。

    “不过,都过去这么久了。”顾承风见着年华躲避,以为她依旧生气,微微不解抬高了语气,“本王已经跟你认错了,并且只要你跟赵云灏退婚,本王就娶你为王妃,来日你助本王登基,本王就封你为后,给你无上荣耀。”

    “殿下,这样的话,您不妨多跟溪荌妹妹讲讲。”

    年华美眸微垂,戏谑开口,“若是溪荌妹妹听见了这番话,只怕心中不知道要多高兴呢!毕竟她从前就一直心悦殿下,嫁给您做王妃,您都不知道她出嫁前那日有多么的欢喜呢。”

    “华儿……”顾承风听着年溪荌的名字,心中不免的腾升怒火,他咬牙压制,道,“本王可以任你说这些气话,你还想要什么,本王都可以给你!”

    “殿下真是太客气了,臣女什么都不缺,您请回吧。”年华墩身行礼,大有送客之意,“殿下,臣女这八字都跟赵家换过了,您可莫要做那种强夺人妻之事,这要是在朝堂上被参上几本,您叫我叔父将脸面方才何处?”

    “你!”

    朝堂上走在刀尖上本就让顾承风一个头两个大,不偏不巧的被年华提起,顿时勾的他怒火烧心,抬手便要打人,“你放肆!别给脸不要脸!”

    “啪!”

    巴掌落不到年华脸上,却没想是悬在了半空,年华的手臂被人轻轻拉住,顺势拥入怀中,赵云灏冷眼捏住顾承风的手,道,“王爷,您想对本侯的未婚妻做什么?”

    年华抬头,微微红脸,看着赵云灏认真的面孔,忽然一笑,头轻轻的靠在他胸膛前,等着着二人开口。

    “放肆!毅忠侯,你这是以下犯上!”顾承风顿时收手,他竟然没察觉到赵云灏过来!

    “王爷高高在上,的确是我的不是。”赵云灏轻轻放下手,“不过如果王爷若是没事,可否容我与未婚妻聊几句?毕竟即将成亲,我想还是多熟悉熟悉为好。”

    “王爷,失陪了。”年华欠了欠身子,轻轻的退到了赵云灏身后,“方才那些话,臣女是不会告诉溪荌妹妹的,也请您莫要再说了。”

    “年华!”

    正当两人要走,顾承风站在两人身后,有些狼狈不堪的语气道,“你一定会后悔的!你迟早要为了你的口是心非付出代价!”

    年华的脚步没有迟疑,与赵云灏两人并排走着,她忽然道,“谨安,你都听见了吗?”

    “早就偷偷过来了。”赵云灏停下脚步,静静的看着年华道,“你看,我剑鞘已经换了新的了。”

    “噗嗤!”年华顿时抬起手来掩住大笑的嘴巴,赵云灏腰间别着剑,的确是换了一个崭新的剑鞘,她实在要是忍不住了,打趣道,“你来就是跟我说这个吗?”

    “不是。”赵云灏取下佩剑,递到年华面前,道,“还刻了我们的名字。”

    “……”

    年华一愣,低下头去,“幼不幼稚……”

    虽然是这么说,可心底泛起一丝丝的甜意却难以掩盖,她轻轻的捏起手指,道,“你……”

    “华儿,你是我的。”

    猝不及防的被拥入怀中,年华微微一怔,她身子一僵,却轻轻伸手抱住面前的人,赵云灏将头埋在她的颈肩,眼睛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薄唇低语,“华儿,我日日想着你,若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年华心中一软,想开口说话喉咙却有些哽咽,“你较真什么……”

    她也不会搭理顾承风的,无非是打算目睹顾承风跌下云端等着落井下石罢了,“谨安,其实有你就足够了。”

    “真的吗?”赵云灏轻轻抱着娇小的身躯,似乎害怕她消失,“不能骗人。”

    “骗你是小狗。”年华微微红着眼睛,小手轻轻的锤了一下他,赌气的从他腰上拽走了一个坠子,“这个,归我了。”

    墨色的穗子上挂着一块环形的玉佩,年华拿在手里掂量着,另外一只手擦了擦红彤彤的眼睛,道,“这个算你给我的定情信物。”

    “好好好,那我的呢?”赵云灏丝毫不在意的一笑,见着丫头跟猫一样,拿着玉佩的模样也甚是可爱,不禁问了一句。

    年华眸子一转,灵光一闪从头上拔了根簪子下来,递到赵云灏手中,“喏,拿去吧。”

    一根普通的莲花簪,上面坠着一颗珍珠,赵云灏轻轻握在手中,视若珍宝,“华儿……我叫你宝儿可好?”

    珍宝珍宝,他心头的珍宝,非她莫属。

    “为什么。”年华将玉佩收起来,看着他道,“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