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道罚恶令〕〔八十年代的小媳妇〕〔踏星〕〔燧灵记〕〔本宫真不是影帝夫〕〔雄霸万古〕〔青鸟归去来〕〔重生1988:做个女〕〔笙歌落尽负流年〕〔哑妻逆袭:千亿总〕〔魔帝宠妻:神医九〕〔鉴宝黄金手〕〔空间农女:将军赖〕〔重生家中宝〕〔重生之魔教教主〕〔西荒记〕〔武侠之隐者神尊〕〔最强怪物头子〕〔月明云淡露华浓〕〔三国之昭烈帝新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师父是神仙 第2540章 你确定要我给你行礼
    接下来是其他人惊讶的时刻。

    只见另一个方向走来的三人,两个天尊级别,另一个唯一女子,一身红色的盔甲,虽然没有任何的气息,但能到登天路的至少都是天尊,也就是说又是三个天尊。

    至于吕春秋就跟不说了。

    六耳嘀咕道:“什么时候天尊级别如此不值钱了~”

    的确是算是仙界老一辈天尊之后,杨毅云他们所代表的就是新一代,能在短短不到万年的时间出现两三个已经很不错了。

    可现在单单今天一下就汇聚了九个出来。

    还真是不是说六耳嘀咕。

    九个通悟天尊,九个半神之境,如果一切顺利,就是九个神人。

    对于杨星傅的情况场中除了吕春秋知道之外,还真别说,六耳、黑莲、柳叶眉、黄泉老祖都不知道。

    六耳和黄泉老祖就不说了,和杨毅云刚见面,黑莲是个冷淡人,一直在修炼,从来不关心其他事,也只是知道当年杨星傅失踪,后来被杨毅云带回来,且又消散的是一缕元神,在之后就没关注过,根本不知道杨星傅入了魔道之后的事情。

    柳叶眉同样是对这些事不关心的。

    所以大家几乎都不知道杨星傅的事情。

    可都看得出来,前来的三人都是魔道修士。

    这一刻杨毅云的出声,首先喊出的是红衣。

    红衣快步上前,面对杨毅云却是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歉意,但却抱拳恭敬行礼:“拜见门主~”

    杨毅云一愣,剧本发展似乎不对,按理说红衣应该喊他主人的,现在却喊门主,微微一愣杨毅云就反应过来了,他和红衣之间的元神契约消散了。

    也就是说红衣自主散去了和他之间的契约。

    不过……

    杨毅云对此并不在意,因为他不是一个掌控欲者,就算是对身边灵宠等等虽然都有契约,可却从来不当它们是奴仆,对红衣更是如此。

    而且现在看起来,红衣似乎是跟着儿子杨星傅混的,总得来说都是自己人。

    “起来吧,这些年我还派人找你呢,只是没消息,没想到再见面的你出现在了星儿身边,看上去不错,你完全有了自己的意识思维,重获了新生,如此甚好。”杨毅云笑笑挥手示意红衣无需多礼。

    如今的红衣,看上去依旧冷漠,但是从眼神中更有人味了。

    对红衣的来历,他其实都不清楚,或者说对红衣身前是什么人丝毫不知,只知道是摄魂老祖盗的上古仙墓出来的人。

    可能够产生自悟意识,本身就说明了红衣的不凡。

    想来她身前在上古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如今能重新拥有自主意识涅槃新生,倒也是他乐意看见的。

    “回禀门主,属下当年得了您赐予的令牌,心有所感去了魔族之地,进入了一处古地,另有机缘,但却被困在了上古魔族遗迹中,数百年前少主杨星傅进入遗迹,才得以脱困而出。

    与少主交流论道,却是修了魔道神魔金刚之法,恢复了一些前世记忆,才得知我前世乃是古魔族护法,如今少主乃是魔道之主,我也只能顺应天道,追随魔主,还望您理解。”红衣现在说话流利无比,一板一眼,沉稳的紧。

    杨毅云听着倒也频频点头。

    这时候杨星傅终于有机会开口,面对杨毅云老老实实躬身喊了一声:“父亲~”

    紧接着却是杨星傅身后的谢灵运对着杨毅云行礼:“见过乾坤天尊~”没办法谢灵运可是真真的老牌魔道长老,可主子却是杨星傅,杨星傅是杨毅云的儿子,尽管他的魔主大人是转修觉醒,可依旧不敢对杨毅云不敬。

    “不是让你好好在仙界待着么,谁让你跑来的?”面对儿子杨星傅杨毅云带上了责怪之意。

    他要登天路的事,杨星傅知道,可杨毅云当年分别的时候,就嘱咐过希望杨星傅留在仙界。

    在他眼中就算杨星傅是转修元神觉醒的魔主,可依旧是他儿子,就算他道行通天,作为父亲也不希望儿子冒险。

    杨星傅只是苦笑,但没说话。

    这时候吕春秋则是嘿嘿一笑道:“这小子比你们来的可早几个月,这还不明显么,他这是在等候你这个做父亲的到来。

    说起来你们父子还真是有意思,儿子默默出现在登天路等候老子,显然是担心,当老子的却是不希望这个强大的儿子冒险,要我说世间最有意思的还是情感,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杨毅云听着浑身一震,看向了儿子杨星傅,他又何尝不知?

    只是出于私心而已。

    “父亲孩儿有能力,也有义务与父亲并肩登天路,我还是那句话,不管我前世前前世是谁,这一世我都是父亲的儿子。”一句不长,但决心很坚定。

    杨毅云心头暖流阵阵,他还能说什么。

    其实有很多话,可终究话到嘴边没说出来,只是在杨星傅肩膀拍了拍道:“好,好好好~”

    眼眶中有晶莹。

    同样在他的眼中,不管这个儿子觉醒了多少记忆,但这一世就是他杨毅云的儿子,也不管他是不是魔道,都是他杨毅云的儿子,是他保护的人。

    当然杨某人心里很清楚,这个儿子说不定,反而转过来要保护的人是他。

    杨毅云没看的是他拍杨星傅肩膀的时候,站在杨星傅身后的谢灵运却是嘴角直抽抽,这可是他们魔道的领袖,是魔主大人啊,你杨毅云怎么能这样呢?

    终究谢灵运忍不住说道:“乾坤天尊还请自重,我家魔主大人虽说这一世是你儿子,但却是觉醒了两世,是真正的神魔,是仙魔时代的魔道魔主,理论上身份地位可不比差,甚至比你高贵多了,你……你你你这也太轻浮了……”

    “多事~”杨星傅转头瞪了一眼谢灵运。

    后者脖子一缩,却是再也不敢多言,甚至双眸闪过了一丝恐惧,底下了头去,只有谢灵运才清楚这位觉醒的魔主大人有多么的可怕。

    杨毅云反倒是哈哈哈大笑,丝毫不在意谢灵运多嘴,反而听着很得意,就像是凡人邻居家夸奖自己孩子一样。

    “老谢啊,你要知道,就算他是神魔,那也还是我儿子,他体内留着血是我杨毅云的,你要习惯,哈哈哈……”杨某人是真得意。

    “云子这是……怎么回事?”一旁的六耳终于忍不住了。

    杨毅云这才反应过来,给六耳几人介绍儿子杨星傅的事,也三言两语将杨星傅走到今天的事说了一遍。

    六耳听完后,连连笑道:“大侄子不错不错,哈哈哈,入了魔道,还是转生魔神,哈哈哈,不错,我六耳也算是沾光了,有一个魔主喊叔父,哈哈~”

    六耳难得开起了玩笑,并且在杨星傅肩膀拍的噼啪响亮。

    杨星傅却是没见过六耳,但却听父亲说起过,如今却是恭恭敬敬对着六耳行礼:“星傅拜见六耳叔父~”

    这一声叔父喊出来,让身后的谢灵运脸色成了紫酱色,心里哀嚎:我的魔主大人啊,您要干什么,魔道脸面还要不要了?

    喊杨毅云父亲也就罢了,那是您这一世的父亲,有血脉之源,可现在一只猴子跳出来都是叔父,这辈分有差了一截,传出去世间魔徒们会怎么想啊~

    当然此刻的谢灵运也只是敢在心里吐槽一下,说是不敢说出来的。

    杨毅云也高兴,他是一个将亲戚情感看的很重永远放在第一位的人,看到儿子对六耳行礼他也高兴笑了,并且让杨星傅继续拜见黑莲、柳叶眉、和黄泉老祖。

    这三人可都是他的同辈,也是云门长辈自己人,甚至是黄泉老祖从秋儿哪里说关系也是长辈。

    杨星傅除了黄泉老祖对黑莲和柳叶眉以前在云门的时候都尊敬,现在更不用说,上前行礼,是晚辈礼。

    谢灵运看着差点没晕过去,一两个现在都成长辈了,堂堂魔主大人的尊严啊,掉地上被摩擦摩擦了,他这个古老的魔族长老最是讲究规矩,这些好了,全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吕春秋跳出来,对着杨星傅道:“老夫说起来和你父亲也是故交了,你小子也应该给我行个晚辈礼吧?”

    吕春秋完全是凑热闹,占便宜。

    此话一出,谢灵运牙齿都咯嘣一声。

    在场其他人都和云门有关,你吕春秋算老几?

    谢灵运准备开骂了,甚至做好了不息被魔主大人责怪的准备,魔主的尊严他要维护。

    好在这时候,杨星傅却是微微一下,看着吕春秋道:“知不知道你家先祖吕祖在场,他也不敢要求我行礼?你确定要我给你行礼?”

    杨星傅话很淡然,可语气却是充满了无尽霸气。

    吕春秋嘴角直抽抽,他对杨星傅多少了解一下,知道这家伙是神魔转世的存在,听这口气似乎还真的认识先祖,还真不敢调侃了。

    尴尬一笑道:“开个玩笑,嘿嘿玩笑而已,大家都是修士,不讲究这个凡俗之礼节。”

    杨毅云对此却也没多说什么,他隐隐能猜到,儿子杨星傅和吕春秋之间在神墓园发生过什么不愉快。

    但也不希望他们闹僵,如今都在登天路,现在要同一目标,登天台才是。

    便开口转移话题道:“好了,既然都聚一块了,我们接下里就统一战线,一起等天台,接下来极有可能要面对天界生灵,那才是我们的敌人,这座天台怎么上去,大家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明朝败家子〕〔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穿越位面的魔方〕〔影后归来:霍少,〕〔洪荒虚拟化〕〔佛系古玩人生〕〔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