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撒娇福晋最好命〕〔帝世无双〕〔重生医妃〕〔元卿凌〕〔元卿凌楚王免费阅〕〔重生医妃元卿凌免〕〔元卿凌楚王〕〔山野汉子旺夫妻〕〔皇叔宠妃悠着点〕〔横扫晚清的无敌舰〕〔头狼〕〔神君有个小师妹〕〔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归一〕〔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凤求凰之引卿为妻〕〔空间之田园记事〕〔雪狐乾坤录〕〔最强上门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牧场小农女 第四章 渣渣齐现身
    沈白晴到家时沈母已经退了高热,也请过郎中开过药。沈白晴坐在沈母身侧,替她掖了掖被角。

    “为难你了,跑来这一趟,牧场很辛苦吧。”沈母躺在床上,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

    沈白晴握着沈母发凉的手,安慰道:“不辛苦,您生病了我当然得回来。”

    如今她无法回去,也只能借着原主的身子继续生活,她也曾想过别的出路,但是苏博文表对她的赏识让她觉得留在此处也未尝不好。

    沈母微笑着,却仍旧能看出她身子十分孱弱,“若不是你父亲失踪,你也与昊然的婚事也早该筹备了…”

    早年沈白晴与居昊然定下婚约,那时沈家门楣也算与居家匹配,不过如今沈父下落不明,沈家原本的家产田产都被抵押还债,居家便越发不看重这桩姻亲,久久不来提亲。

    “女儿嫁与不嫁都不是多重要的事,娘您别在意。”

    虽说是宽慰的话,但在沈白晴心中却也极不愿这桩婚事,好歹她也是二十一世纪新时代的女性,包办婚姻她可没有一点兴趣。

    沈母愁容满面,有些担心道:“你在说什么傻话,你…”

    不等沈母说完,沈白晴先一步打断,“娘您先躺着,我去看看煎的药可好了。”

    说着便往门外走,刚一出门便看见站在院中不请自来的人。

    “沈白晴你倒也有脸回来。”唐安容带着侍女站在院中,神情十分得意。

    沈白晴虽未见过她,但与自己的记忆对上,她便知道这位嚣张跋扈的大小姐便是那位与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不清不楚的唐安容。

    她对唐安容可没半分好感,对于曾试图陷害自己的人,她没有打算客气,“唐小姐所来何事?我家院子小,您多站一刻都碍眼。”

    “你什么意思!”唐安容柳眉倒竖。

    沈白晴侧目而望,语气极尽冷淡,“怎么,唐小姐是先天失智,听不懂我的话。”

    “沈白晴你凭什么如此同我说话!”唐安容一个箭步冲上前抓住沈白晴的衣袖,带着神情轻蔑道:“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和昊然哥哥可要好的很,昊然***日都记挂着我…”

    沈白晴心中无丝毫恼怒,她甚至觉得以此来示威的唐安容有些可悲,“像你这般口口声声都是情爱的人,迟早有一天会被男人抛弃,以此来炫耀是否太幼稚了些。”

    被沈白晴奚落,唐安容心中自然难平愤怒,语气凌厉道:“你在这里装什么清高?若不是你迟迟不与昊然哥哥取消婚约,我和昊然哥哥的婚事岂会一拖再拖,都是你!是你纠缠昊然哥哥,是你恬不知耻!”

    “唐姑娘此话有失偏颇。”

    忽然身后一熟悉男声响起,沈白晴回首,苏博文的面容映入眼帘,只不过看上并无多少欣喜神色。

    “苏…苏公子…”

    唐安容一眼便认出苏博文,苏博文才貌双全,年纪轻轻经商有道,他的美名早已不止流传在商界,更是连永城闺秀也纷纷议论,有谁不会倾慕这样一位世间难寻的男子。

    “婚约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能说退便退,说毁就毁,如此这般唐姑娘今日一言,居公子可知。”

    唐安容神色霎时有些难堪,她既未料到苏博文会出现,更未料到苏博文会偏袒沈白晴。

    匆忙辩解道:“苏公子您莫要被这狐狸精给骗了,她仗着几分姿色,骗了昊然哥哥,如今也骗了您…”

    “住口。”苏博文一声低喝。

    唐安容一刹花容失色,顿时大气也不敢出地只看着苏博文,一旁的沈白晴微微一愣,她虽与苏文博相交虽不多,却从未见他如此冷厉的目光,在她印象中他一直都是恭敬君子,温以待人。

    第一次见他如此地不和善。

    “她并非以貌示人,唐姑娘说话还需斟酌。”苏博文一字一句仍旧不失气度,但语调暗藏的冷意却听得让人不禁一寒。

    或许是苏文博的存在,沈白晴有了充足的底气,遂开口:“唐安容,你我之间已无话可说,你蓄意陷害我之事我已不再追究,如若你还要纠缠,那休怪我心狠手辣。”

    “你…你什么意思…”唐安容目光闪躲,“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

    唐安容语音未尽,却被苏文博一口截断,“唐姑娘买通我家下人,在我牧场中下药,你可知这是要坐牢的罪名。”

    唐安容的面色如土,那件事后她便再未见过刘安,她原以为是事成后刘安拿了钱跑路,谁知竟是他被人发现,且还将她蒙在鼓里。

    沈白晴继续调笑道:“坐牢呐,少则三年,多则六年,你出来可就是老姑娘了,也不知你的昊然哥哥会不会娶你。”

    “你…你吓唬谁呢?我告诉你我可不怕!”唐安容结结巴巴,她自然知道自己做的犯法,可她并未真的想去坐牢。

    沈白晴笑着朝唐安容走去,对上唐安容惊恐的眼神,继续道:“是不是吓唬,唐小姐一会儿见官便知。”

    见官?!

    唐安容双腿兀地一软,身子不稳摊在一旁的侍女肩上。

    被沈白晴与苏博文二人连番吓唬唐安容一阵心悸,蓦然,一男子走到她身后,“容容你怎么在这儿。”

    看到来人,唐安容旋即藏在他身后,十分委屈道:“昊然哥哥,你终于来了,沈姑娘还在误会我…”

    听到名字,苏博文眉间不易察觉地微蹙,随之目光看向沈白晴,面对自己的未婚夫与别人亲昵,沈白晴倒是更加坦然自若。

    “你们要卿卿我我烦请出去,今日我没兴趣看你们在这儿作恶。”

    居昊然看到唐安容柔柔弱弱,眼眶带着晶莹泪花,不由的心软,随之对沈白晴一声厉吼:“我们之间的事不怪容容,容容今日特地来看你母亲,你怎么如此恶毒?”

    “恶毒?”沈白晴瞠目,面对这种没有脑子的男人,多一句都不想辩解,是非黑白也用不着同他解释,继续道:“恶毒就恶毒吧,你们爱如何便如何,我还要给我娘煎药。”

    “不行你给我站住,你必…”居昊然想去拉沈白晴的手,却被苏博文拍开。

    “居公子,莫要动粗。”苏博文语气淡漠,他对居昊然的目光也极其凛然。

    看得居昊然心中发憷,“还请苏公子不要插手,这是我们之间的事。”

    苏博文却道:“如今沈姑娘在我苏家做事,我作为少东家自然要护着她,二位请回吧。”

    “就算你是她…”

    “我说,请回。”苏博文四字铿锵有力。

    顿了半晌,居昊然转身离去,丢下一句道:“解除婚约之事,势在必行。”

    沈白晴不怒也不恼,一副轻松姿态,道:“正如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家之妃惹王〕〔上门龙婿〕〔海贼之植物果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