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世爸爸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回忆
    这一晚李墨白睡得格外香,醒来的时候,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微亮,于是轻轻的抽出了垫在陆若楠颈下的手臂,佳人呓语了几声,然后就转过身去,把雪白的后背露了出来。

    李墨白将被子轻轻的提了提,为陆若楠盖好之后,走下床换上了一套运动装,轻手轻脚的就出门了,直奔楼下的健身广场。

    六月的w市,清晨的气温极为舒爽,李墨白站在健身器材前,做了几个深呼吸,舒展了一下身体之后,就拎起了两个50kg的巨型哑铃,开始虐起了自己的胸肌以及肱二头肌。

    李墨白现在的身体,简直就像是按照七龙珠里的人物刻画出来的,肌肉紧实而不过分膨胀,身体比例堪称完美。

    就在李墨白浑汗如雨的时候,两个战士走到自己的面前,其中一名对着自己敬了个礼“报告!昨晚外勤队在夜里,12点25分回归基地,一行六人全部做完了500个俯卧撑”

    李墨白听着战士的汇报,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停下“好!辛苦你们了,早点回去休息!”

    两位战士再次敬礼,然后一个标准的向后转,步伐整齐的走向了单元楼。

    李墨白此时心里都快乐开了花,500个俯卧撑啊!就算每次50个,也要分10组才能做完,我看你们一会吃早饭的时候,能不能拿起筷子!

    正在得意的时候,苏博文和王勇带着10余名战士,也从楼道走了出来,跟李墨白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带着这些战士开始了清晨的锻炼。

    李墨白看着熟悉的迷彩装,和整齐的跑步动作,思绪一下子回到了11年前,李墨白刚到新兵营中的时候,属于有点肥的类型,每天最痛苦的时刻,就是早上和下午的体能训练。

    新兵营那时候只跑3公里,但是这个3公里对李墨白来,每迈出一步都是痛苦的,有好几次,李墨白甚至都在想着要故意摔一跤,这样就可以结束当日的体能训练,但是当真的有其他战友摔倒的时候,班长丝毫没有怜悯之心“腿没断就继续跑!磕破点皮这种事就闭上嘴!”

    有了前车之鉴,李墨白故意摔倒的念头就此打消,只能老老实实的,跟着队伍玩命的跑,在新兵营三个月快要结束的时候,得知自己将要被分配到基层连队中去,李墨白又在新兵连的指导员身上打起了主意。

    这位新兵连指导员,正好是后勤处的协理员,李墨白趁着大年三十过节的时候,找了个机会,将一个装有几十张毛爷爷的信封送给了他,干脆的表示想要到后勤处找个公务员之类的活,修修水管、当当电工,总之不用参加训练就行。

    结果新兵连结束后还是下放到了基层连队,李墨白当时以为自己的毛爷爷打了水漂,结果在基层连队待了十几天之后,这位后勤处的协理员专门到连队找上了自己,当场就拿出调令,将李墨白调走。

    当时李墨白以为这位协理员给自己安排了电工、锅炉工之类的岗位,但是协理员似乎很喜欢李墨白这样‘懂事’的人,将后勤处公务员的工作交给了李墨白,上级只有一个,那就是后勤处长。

    但是这位后勤处长大人正在上京学习进修,一年之内都不会回来,而且财务股、油料股、卫生队、汽车连、司务长、和军人服务中心都是隶属于后勤处管理,之前那位通

    讯员走的时候将处长的钥匙、公章都交给了李墨白,交代了一些注意事宜就走了,从此李墨白就住上了带电视的单人间,不用训练,自己管理自己。

    因为后勤处都是干部,李墨白刚到后勤处的时候心翼翼,见谁都主动大喊首长,卫生队和汽车连的老兵和干部过来请假,李墨白这个列兵,每次都快速的拿出后勤处的印章为他们盖上。

    时间长了之后,李墨白也在后勤处,也摸清了这各个股的干部脾气与爱好,财务股的张股长喜欢跑到李墨白这里看电视,尤其是财经新闻和股市指数,油料股的朱股长,每次来值班,李墨白都会为他准备两瓶啤酒,而后勤刘参谋比李墨白没大几岁,而且俩人还是老乡,又都喜欢玩游戏,所以这二人每到周末,就换上便装,李墨白负责盖章批条,刘参谋负责经费支出,出了部队的大门,俩人就打车直奔ks市,找个网吧,一玩就是一天。

    就这样李墨白在后勤处混的是如鱼得水,还经常像模像样的拿个本本,跑到各个连队的食堂,美其名曰检查卫生,其实就是带着自己饭盒,看看哪家的菜好肉好,巡回打饭!

    不运动,吃得好!一年时间里,李墨白的体重就从80公斤飙升到了90公斤,本以为自己在后勤处再混一年,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回家,结果一个红头文件断了李墨白的念想,这个红头文件的主要内容是,清退散远直弱,重点要害目标单位人员,讲通俗点就是,公务员不能连续担任,必须一年一换,防止发生问题。

    一张红头纸就把李墨白打回了原单位,但有意思的是,跟自己关系最好的刘参谋也下了连队,当了自己连队的指导员!

    而且这个连队的连长,竟然和李墨白一样是hm人,这位陈连长也知道李墨白这人,不套士官、不入党、不考军校、甚至连嘉奖和优秀士兵都不想要,就是想舒舒服服再过一年,便想着把李墨白安排成为自己文书,毕竟在机关工作了一年,经验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李墨白当时脑子抽风,执意要到班里锻炼,顺便减肥,陈连长就满足了这个要求,第二天早上的体能训练,大家列队跑5公里,李墨白完全跟不上,只能走回来,而排长是个耿直的山东人,觉得李墨白拖了排里的成绩,第二天就让5个最能跑的战士,拿着背包绳拴在李墨白腰上,全速跑了个五公里。

    当时李墨白一过终点线,立即晕倒并且口吐白沫,但是这个排长依旧每日继续操练李墨白,第二个星期的时候,李墨白就能勉强跟上跑操的大部队,一个月之后,已经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五公里考核,两个月之后李墨白完全脱胎换骨,身上的肥肉再也看不见了,在全营比武的时候,李墨白出人意料的取得了,全营全装5公里越野的第二名。

    下连队的那一年,正好是华-国多事的一年,5月大地震,部队连夜奔赴内地参加救援、8月神火传递,李墨白又有幸参加了安保任务,10月份的时候,又去边境两次围剿一些特殊分子,李墨白在那个时候就击毙过3乱来分子,总之这一年李墨白过的是相当充实。

    短短两年,一年一个极端,第一年舒服的要死,第二年被-操练的要死,机关和基层李墨白都很成功的适应下来,最后带着大红花,坐着大厢板就离开了部队。

    回到家之后,自己的母亲差点没认出来,门口这个又黑又瘦的人就是自己的儿子,一

    年基层锻炼,就已经让李墨白脱胎换骨。

    往事不堪回首,这脑中的一幕幕,已经是11年前的事了,自己也变成了一个31岁的准中年人,部队生活真的教会了自己很多东西,自己能在末世里活下去核心系统功不可没,但是军队生涯锻炼出来的果敢同样重要。

    “达哥!怎么眼睛直勾勾的?想啥呢?”王勇已经结束了跑操,走到李墨白身边,发现达哥此时似乎有点走神,忍不住问道。

    李墨白轻笑着摇了摇头,感叹的道“是啊!看到你带着战士们跑步,回想到了11年前我当兵的时候,时间过得太快,11年转眼就过去”

    “11年前我才刚考上军校,这么来咱俩可是同年兵,只不过不在一个系统罢了”王勇也回想起了11年前的自己。

    李墨白打趣道“那我当时见了你,也得我先敬礼,喊声领导好!我当年可是大头兵!”

    “没想到现在反过来了吧!我现在得叫你领导”王勇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啥领导不领导的,就是为了活着而已,都是逼出来!”

    “对对对!逼出来的”王勇想了想,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去!王勇也是个老司机?一言不合就飙车?大家看来的同道中人啊!李墨白拍了拍王勇的肩膀“我看好你!”然后就挥了挥手,上楼洗漱去了。

    回到房间之后,看到陆若楠正在卫生间洗漱,李墨白伸出咸猪手,拍了一下陆若楠的翘-臀,听到一声无力的抗-议之后,心满意足的来到衣帽间,换上了一身战斗服,只是没穿防弹衣,然后与陆若楠一起刷牙洗脸。

    男人和女人的洗漱流程真的很不一样,李墨白是刷牙、洗脸、结束!陆若楠不停的往脸上拍着一些水、乳、爽、粉、全程迷之操作看的李墨白摇了摇头,把脸一擦就离开了卫生间。

    前脚刚出门,陆若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天天就这样洗漱?”

    李墨白转身疑惑的回答道“不对么?”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擦、甚至保湿水都不抹一点,皮肤还这么好?不科学啊”陆若楠为了看清点,还凑到李墨白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

    确认了之后,陆若楠撅着嘴嗔怒道“不科学!毛孔都这么细,皮肤比我还好,太气人了”

    而李墨白听到这话之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得意的道“哎!天生丽质,这都被你发现了,我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可偏偏要凭实力去打拼,我!真!佩!服!我!自!己!”

    其实李墨白被核心做了基因修复之后,身体各个方面都超过了普通人,但是这个美容磨皮效果,确实是李墨白都没想到的。

    陆若楠知道李墨白这是又瑟起来了,直接不再理会李墨白,专心的做起了护肤保养。

    李墨白就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的女人打扮自己,但是等待实在太无聊,李墨白头一歪,就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喂!醒醒!你这都能抽空睡一会”

    陆若楠叫醒了在沙发上睡着的李墨白,看到李墨白呆滞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师父嫁我可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