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地球同龄的奶爸 第74章 安老爷爷
    夏诗瑶连半秒的疑惑都没有,直接拿起炮,吃了夏陌吟的马,夏陌吟将车横移,吃了夏诗瑶的炮。

    标准的小孩子打法,以一换一,完全不理会车马炮之间的性价比,能换一个算一个。

    “我再吃!”

    夏诗瑶将剩下的一炮也跟夏陌吟换了马,夏陌吟都觉的有些郁闷了,这样下去,他稳赢啊,但是,这赢的,一丁点成就感都没有啊……

    “爸爸……你怎么能吃我的炮呢……”

    夏诗瑶忽然双手抹着眼角:“你不能吃我的炮……”

    “额……爸爸为什么不能吃诗瑶的炮?”

    “因为……因为……因为……唔……”

    夏诗瑶纠结了好一会,直接喊到:“总之爸爸就是不能吃诗瑶的炮……就是不能吃……”

    夏诗瑶的话中都已经带起了一些哭腔,夏陌吟无奈的笑,伸手将自己的车退回:“好,诗瑶的这粒炮是无敌的,爸爸不能吃他……”

    夏陌吟将自己的车杀入敌方阵营。

    夏诗瑶盯着棋局看了几秒,又一次双手抹着眼角:“不行……爸爸不能这么下棋……不行……”

    “……”

    夏陌吟无声的将车退回,伸手到棋盘上移动着,目光注视着女儿的视线,在自己的手移到车,炮上面的时候,女儿的双眼立即多了些紧张,在自己的手移到兵上面时,女儿的表情松懈了不少。

    夏陌吟单手一弹,将自己中位的兵上前一步。

    “嘿嘿……我吃……”

    夏诗瑶将已经吃了马的炮一个横跳,吃了夏陌吟的士。

    夏陌吟当即就把手按在帅上,准备把炮给蹬了,结果女儿的哭声已经在酝酿了。

    夏陌吟忽然说到:“诗瑶阿,刚才爸爸有答应你的赌局吗?”

    “赌局?什么赌局?”

    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夏陌吟跟夏诗瑶同时转头,旁边,站着正在喘着粗气的安雅茜,看样子,好像是一路小跑上来的。

    “小茜,你给我过来……”

    白衣老者一声低吼,安雅茜表情顿时有些僵硬:“爷爷……”

    “哼……”

    白衣老者将安雅茜拉远了一些,说话的时候,时不时就会伸手朝夏陌吟这里指一下。

    “爸爸,那个白衣服老爷爷,是安姐姐的爷爷吗?”

    夏诗瑶好奇的问,夏陌吟点了下手:“应该是。”

    “喔……看着一点都不像,安姐姐那么温柔,白衣服老爷爷却……”

    “我却什么?”

    白衣老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夏诗瑶身后,夏诗瑶吓了一大跳,开口:“却……却……”

    “诗瑶不怕哈,爷爷不是坏人,在逗你玩呢……”

    安雅茜上前揉着夏诗瑶肩膀安慰着。

    “哇……”

    夏诗瑶趴在安雅茜肩膀上哭了几秒,被夏陌吟在额头上弹了一下之后,立即收敛了哭声,凑到安雅茜耳旁说到:“安姐姐,爸爸刚才答应了喔,只要诗瑶下棋赢了,爸爸就跟你求婚……”

    “什么?”

    安雅茜立即瞪大双眼,看了眼棋局后,回头看向夏诗瑶:“这是你下的?”

    “对啊,怎么样,诗瑶厉害吧!”

    夏诗瑶拍着胸膛一脸得意,安雅茜憋着笑,想笑又不敢笑。

    “爸爸,别忘记我们的赌局哦。”

    夏诗瑶得意的摇着头,夏陌吟无声的拿起帅,右移,将炮给蹬了。

    “哇……爸爸,你不守信用,说好的,不吃我的炮的……”

    夏诗瑶立即双手揉搓着双眼,夏陌吟挑眉,撇了眼安雅茜。

    安雅茜立即压低声音,在夏诗瑶耳旁轻声说到:“诗瑶,我们要让你爸爸输的心服口服对不对?”

    “嗯!”

    夏诗瑶立即停止了哭声:“对,要让爸爸输的心服口服。”

    “瞎胡闹什么……”

    安雅茜的爷爷走过来,瞪着安雅茜,安雅茜回瞪了一眼:“爷爷,你什么时候来的?跟奶奶说过了吗?怎么不先到我家啊,就跑到这里来下棋?”

    安雅茜的这句话,立即让白衣老者哑了火,尴尬的立在原地:“哼……”

    “我来帮你!”

    黑衣老者走到安雅茜身后:“你们放心,这一局,我们一定能赢!”

    黑衣老者说着,看向白衣老者的表情越发揶揄。

    “哼……想赢我们,还早着很!”

    白衣老者走到夏陌吟身旁,拍着夏陌吟肩膀:“放心吧,我们肯定不会输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

    父女对局,安雅茜帮女儿,爷爷帮父亲,还有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老爷爷……

    不过夏陌吟也没说什么,他还能输不成?

    接下来,夏陌吟就认真多了,几十步之后,安雅茜的表情僵住了,她自己的棋艺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不妨碍让她知道,她跟夏诗瑶还有黑衣老者加起来,都不是夏陌吟的对手,再加上,夏陌吟身后还有自己的爷爷。

    “安姐姐,继续啊,怎么不下了?”

    夏诗瑶纳闷的问了句,安雅茜自嘲的笑着:“这一局,我们已经输了。”

    “输了吗?”

    夏诗瑶盯着棋局看了好一会,才摇头:“没有啊,爸爸只剩六粒,我们还有十三粒啊,怎么会输?”

    “!”

    安雅茜捂着脑门,这句话,她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子,有点门道啊!”

    白衣老者忽然拍了下夏陌吟肩膀:“小子,我们来下一局如何?”

    夏陌吟直接伸手:“你们四个一起吧,我也很久没下了,刚好重温一下……”

    “你这……”

    白衣老者立即有些不满,虽然夏陌吟的棋艺确实不错,但是这态度,让他很不爽啊。

    “我不是针对你,我的意思是,你们四个加一起,应该也不是我的对手!”

    夏陌吟伸手,将棋局恢复原样:“开始吧!”

    “你这小子……太狂妄了……”

    白衣老者怒吼了一声之后,忽然又一脸笑意:“不过,很不错,不愧是我孙女看上的男人。”

    “爷爷,说什么呢……”

    安雅茜甩了个害羞的白眼。

    两个老者,安雅茜跟夏诗瑶开始商量着,第一步要走什么……

    夏陌吟嘴角逐渐勾起,就知道会是这样,下棋这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路,单纯的棋手叠加,只会让他们的思路越发混乱,想赢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