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与地球同龄的奶爸 第95章 驱蚊
    夏诗瑶双手揉着眼睛,极其明显的假哭,声音是很大了,但是表情,却是憋着笑那种,夏陌吟抬起右手,握拳,传出几声噼里啪啦的骨骼碰撞声之后,夏诗瑶立即松开双手,换上一副笑脸:“爸爸快看……那朵云好漂亮喔!”

    夏陌吟转头看向天空,整个天空,全都是蔚蓝色,哪来的云?

    回头,夏诗瑶已经笑着跑出了几十米,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对夏陌吟笑着。

    夏陌吟的脸上也升起了笑容,刻意的放慢脚步,故做艰难的在身后追着女儿。

    玩耍了半个小时左右,安雅茜回来了,同时也带来了帐篷的消息。

    之前,夏陌吟他们离开的时候,由于没有在帐篷里放任何的行礼,因此,被附近的原住民以为是被游客遗弃的帐篷,直接给收了,安雅茜找了一圈没找到:“要不要,再去买两个?”

    “算了吧!”

    夏陌吟抬头看向天空:“我记的,你包里好像有几件外套?我们直接睡草地吧,反正晚上不会下雨!”

    “睡草地?盖外套?”

    安雅茜夸张的下巴大张,然后立即一脸嫌弃的摇头:“才不要,到时候,蚊子能咬死个人!”

    “放心吧,有我在,不要说被蚊子咬了,我保证你连蚊子的声音都听不到!”

    夏陌吟自信的笑,让安雅茜好奇了,不过,还没开始询问,就被跑到身后的夏诗瑶偷袭了一下,立即转身,笑着去追逐夏诗瑶了。

    安雅茜跟夏诗瑶在一旁打闹,夏陌吟则是低着头在附近寻找着,时不时蹲在草地上,将看到的青草拔起。

    半个小时之后,夏陌吟找了有微风吹拂的地方,将刚才采集到的青草全都用双手捣烂,取汁,装到一个小瓶之中,随后,将随身携带的银针取出,对着自己全身各处穴位扎下。

    “爸爸……你干嘛用针扎自己啊?”

    夏诗瑶好奇的跑到跟前,看着光着肩膀的夏陌吟,此时,夏陌吟身上已经扎了至少百来根银针。

    “驱蚊!”

    夏陌吟只是吐出这两个字,夏诗瑶纳闷的盯着看了一会:“不疼吗?”

    “不疼。”

    夏陌吟微微摇头,夏诗瑶又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名堂,逐渐的失去兴趣:“喔!”

    又跑到一旁跟安雅茜继续玩耍着。

    夏陌吟在身上扎满一百零八根银针之后,将刚才提取的那些草药汁液全都抹到银针根部,看着那些汁液顺着银针流进体内,满意的点头笑着。

    夏诗瑶又一次跑到夏陌吟面前:“爸爸……你怎么能偷吃呢……”

    “偷吃?”

    夏陌吟古怪的笑着,伸手揉着女儿的小脑袋:“爸爸偷吃什么了?”

    “柠檬……”

    夏诗瑶立即大声回应着:“诗瑶闻到柠檬的香味了。”

    夏诗瑶用一脸怀疑的目光盯着夏陌吟:“爸爸……你是不是偷吃柠檬了……”

    “!”

    夏陌吟还没来得及回答,安雅茜也跟着问到:“你……身上,怎么有这么重的柠檬味?”

    “驱蚊用!”

    夏陌吟指着身上的银针,跟那些提取出来的草药汁液……

    夏诗瑶拿起那瓶还剩下一大半的草药汁液闻了几下,不满的盯着夏陌吟:“爸爸……你骗人,根本就没有柠檬味……”

    安雅茜也凑到瓶口嗅了几下,用疑惑的目光盯着夏陌吟。

    夏陌吟伸手拍着身旁的草地,让女儿跟安雅茜全都坐下,这才开口解释着:“驱蚊草你们听说过吗?”

    两女都好奇的摇头,夏陌吟拿起那些被自己捣烂的草药:“这,就是传说中的驱蚊草了,看起来,跟野草没什么两样,但是,如果跟人体融合之后,就会产生化学效果,具有驱蚊的功效!”

    “???”

    “!!!”

    两女都用完全不明白的表情盯着夏陌吟。

    夏陌吟也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只顾自的说到:“这些,你们只需要听一听就好了,反正在如今这个社会,用不到。”

    “……”

    安雅茜很想说一句:“既然用不到,那你还这么做干嘛。”

    不过却没有问出口,但是,她的表情,分明就透露着这种意思。

    “咦……”

    夏诗瑶纳闷的抬头看向一旁:“安姐姐,你听到蚊子的声音了吗?”

    安雅茜侧耳听了一会,惊讶摇头:“还真的听不到了啊。”

    “爸爸,我也要……给我弄一点,我也要把自己变成驱蚊草……”

    夏诗瑶兴奋的露出手臂:“爸爸……来……给我也扎几针。”

    夏陌吟伸出食指对着女儿的额头弹了一下:“很疼的,比你上次吃撑了还要疼,而且,会持续疼一辈子。”

    “嘶……那不要了。”

    夏诗瑶立即一脸抗拒的摇头。

    安雅茜看向夏陌吟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异样的色彩:“你……究竟会多少东西?”

    “这个世上有的东西,我都会。”

    夏陌吟摊着双手:“这句话,我好像说过很多遍了吧。”

    “信你才怪……”

    安雅茜话虽是这么说的,但是表情,却认同了夏陌吟这句话,在夏陌吟身上,似乎每一天,都能看到一些新鲜的东西,尽管安雅茜完全不知道相应的原理跟原因,不过却不妨碍她对夏陌吟产生崇拜之心。

    “爸爸,晚上真的要睡草地吗?”

    夏诗瑶有些不安的看向附近:“没有被子,会不会着凉啊?”

    “不会。”

    夏陌吟回答的很有自信,带着一些回忆的神态:“很久没有以天为被,以地为席了,挺想回味一下。”

    夏诗瑶纳闷的看着夏陌吟,再转头看向安雅茜:“安姐姐,爸爸是不是被什么妖魔给附体了啊?”

    咚……

    夏陌吟立即伸手,在夏诗瑶脑袋上重重的敲了一下:“谁教你说这话的?”

    “安姐姐啊。”

    夏诗瑶立即指着安雅茜,等到夏陌吟转头看向安雅茜的时候,她已经起身跑出了十来米,回头对夏陌吟露着有些尴尬的笑容:“那个……我只是偶尔说几句而已,谁知道诗瑶记的这么牢。”

    “随口……说几句?”

    夏陌吟显然并不相信安雅茜这句说辞,看向夏诗瑶:“安姐姐平常是怎么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小说陈阳唐婉〕〔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