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袭〕〔天价彩礼〕〔肥婆种田:山里相〕〔重生八零最佳再婚〕〔我的二十四诸天〕〔我在大明当暴君〕〔快穿之女配只想报〕〔网游:我有百倍反〕〔肆爷,夫人又换马〕〔神医归来〕〔厨娘王妃喜当家〕〔总裁求娶:名媛娇〕〔大隋第三世〕〔第一名媛:奈何娇〕〔超神学院里的体修〕〔穿书后成了偏执大〕〔斗罗之祖龙降世〕〔正在木叶扛米的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你们练武我种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一百三十章 两道剑痕
    “他啊,估计在哪个角落哭吧。不过眼下,你们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白枫一步步朝前走去,为首那名男子莫名感到胆寒。数名仆从的攻势迅速扑杀到白枫近前,白枫扫了一眼,身形当即变得虚幻,鬼魅一般穿过数道攻势,有名男子冲到白枫近前,被白枫一拳砸得咳血,脖颈被一只龙爪扼住,随着一声脆响,男子当场陨落。

    有人被这一幕吓慌了,他是大家族的弟子,此刻竟不知如何进退,结果白枫直接将一具尸体扔了过去,提起双剑三两下将其余人击退后,白枫直接施展龙之爪横扫,将所有人震飞!这些人实力不过在玄冥境中品到上品,甚至都没有自己的道,如何与白枫抗衡。

    白枫越过几个人,也不管他们是死是活,径直走到那名鬼崖门弟子跟前,直接将他提了起来。

    “说吧,鬼崖门和奇兵门,究竟在打着什么算盘!”白枫冷声。

    “我,我不知道,我们鬼崖门和奇兵门没有任何关系,绝对没有!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都是青獠大人的命令啊,都是他指使的!”

    为首那名男子慌了,此刻白枫身后起码有五具以上的尸体,还有几名不知生死的,着实吓坏他了。

    “哦,什么都没有吗?你也什么都不知道?”

    白枫笑着看他,露出一口白牙。

    “对,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男子似乎见到一抹生机,拼命点头说道,岂料下一刻胸口一阵刺痛,白枫的骨灵甲指尖弹出一道利刃,犹如爪子一般,直接贯穿了他的心脏。

    随手将尸首丢到一旁,白枫继续前行,一路上他又经过几间藏室,但依旧被搬空了。眼看白枫这条通道即将到了尽头,眼前居然是一堵墙,没有其他的路了,这令白枫感到诧异。

    难道白走了?

    白枫忍不住怀疑,忽然发现眼前这堵墙居然有个圆形凹陷!

    钥匙!白枫立马猜到了,当即将那枚钥匙置入其中,居然完美镶了进去!

    紧接着,白枫感觉到这堵强在震动,居然逐渐变得透明,不断的化作光点瓦解,就这样消失了!只剩下一枚钥匙依旧悬在空中。

    白枫收回钥匙,诧异的望着眼前这座黑色大门,可以清楚的看见上面的三个大字。

    练剑室!

    这是墓主曾经炼剑的地方!白枫大喜,这无非就是他想要的,当即推开大门,径直走了进去!

    迎面一股冷风吹过来,如刀刃一般划过白枫的脸颊,居然有些刺痛。白枫大惊,这是墓主曾经练剑留下的剑气残留,一直回荡在练剑室中,至今都没有散去!练剑室很普通,四周都是石壁,中央仅有一座蒲团用以打坐,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了。

    但这并不是白枫所在意的,他径直走到石壁跟前,伸出手细细的揣摩石壁上的剑痕!整座练剑室,不论四方石墙还是顶端和地板,都充满密密麻麻的的剑痕,那是常年练剑后,剑气所留下的!每一道痕迹都细若发丝,可见墓主剑法之精湛!

    白枫将手指按在一道剑痕上细细揣摩,忽然指尖被震开,仿佛有一阵冷风朝白枫扑面而来,带着一种磅礴的大气,令白枫惊颤,这是什么剑法,仅仅残存的剑意,竟有如此道韵!在那一瞬间,白枫几乎就要抽出剑来,他要舞剑,他一直想走出自身的剑法,而在这一刻,这份想法越加迫切!

    但白枫还是抑制住了,不断的揣摩墙上的剑痕。练剑室的石壁极其不凡,极其坚韧,能在其上留下的剑痕都极其不凡,蕴含着墓主的剑意!白枫揣摩了许久,他想要将所有的剑痕都揣摩一遍,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剑痕太多,给白枫一年都揣摩不完。

    况且,白枫想要的是走出自己的剑道,而不是照搬他人的剑道!

    突然,白枫在练器室面向大门的那堵石壁上,在最中央的位置,居然发现了两道非比寻常的剑痕!

    其中一道,道口非常整齐,白枫揣摩了片刻,忽然心脏狂跳,一股易于寻常的剑意朝白枫袭来!剑意没有伤害,却极其骇人!白枫只感受到了片刻,似乎便被剑意所感染!他仿佛见到一名红发男子,身姿笔直似乎颗撑起天地,持着一柄长剑独对青天,似乎敢战尽四海八荒!

    令一道剑痕,刀口有些许锯齿,白枫分不清是何种剑所留下。剑意若寒风般袭来,令白枫打了个寒颤,仿佛见到一名男子,白衣胜雪,在大雪纷飞的山巅仗剑独舞。

    这两道剑痕,与墙上其他剑痕大不相同,似乎是墓主以外的两个人所留!剑法深奥,皆带着一股大气,令白枫向往!

    几乎就在同时,白枫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当即抽出一柄长剑对着虚空接连斩下,挑,刺,斩,劈,格等各大基础剑式不断变化,行踪莫测,时而剑舞龙蛇,时而剑式如万花散开,又突然攻之一点,虚空都因此颤抖!

    就这样,白枫练了许久,试图将方才感受到的剑意一一融入自身的剑法中,但那些剑法何等深奥,哪怕白枫也只能练其皮毛,但仅仅如此,白枫的剑道依旧精湛了许多!三大强者,三大剑意,白枫一人独舞,将三大剑意融入其中,不断劈斩在石壁上,竟不能使石壁出现一丝痕迹!

    白枫也不知道他练了多久,他一次次将剑意斩进石壁上的剑痕中,与其中的剑意相碰撞,又一次次被击败,但他无惧,他便是要败,在每一次失败中寻找不足!练到最后,白枫一剑朝那两道特俗的剑痕斩下,身形直接被震飞,撞在石壁上!

    但这次起来后,白枫没有再度练剑,而是走到蒲团上,当即打坐起来!他在做最后的感悟,在记忆中回放他刚刚练剑的一切,以及他为何练剑,为何选择剑,所有白枫不曾深入思考过的问题,在这一刻涌现出来,令白枫陷入深思,甚至进入了深层次冥想!

    而不论如何,此时白枫的剑道都取得了极大的进展,他真正的走上的剑道!

    而与此同时,一名红袍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白枫面前,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忍不住说道。

    “有点意思,是个不错的种子。”掌尘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