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吾靠作梦当女帝〕〔林炎柳幕妍〕〔千玉溪宗政百罹〕〔暗黑野蛮人降临美〕〔沈箐〕〔林端〕〔吞天帝尊〕〔神灵热线〕〔修罗神帝〕〔苏北伊雪〕〔战神王婿陈苍生〕〔诸天大道宗(大道〕〔怪兽:开局召唤哥〕〔这个明星有些咸鱼〕〔童小姐乖乖受宠〕〔满级大佬每天都在〕〔楚飞霜〕〔我为王者萧寒秋沐〕〔千云溪宗政百罹〕〔真实的克苏鲁跑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一百四十四章 水晶棺
    第三重棺中。

    白枫一头冲石门外扎了进来,直接摔在地面上,先前战斗所受的伤不断传来剧痛,令他忍不住咬紧牙关,魂言天太强了,哪怕碍于皇子没有使出全部实力,也足以将白枫重创,都是拿命在硬抗啊。

    趴了许久,帝龙身恐怖的恢复能力终于将白枫所受的伤治愈好,白枫这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望向四周。忽然,白枫的双眸迅速瞪大,眼神凌厉而恐怖,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座水晶棺材!

    第三棺不大,只是一间略大一点的石室,四周都是壁画,八座琉璃灯摆放在水晶棺材周围,似乎在水晶棺材下方铭刻了一座玄奥的阵法,似乎是为了镇压水晶棺材中的某种存在而设下。

    真正值得白枫注意的是,白枫居然在水晶棺材中感知到死气的气息!这让白枫诧异,如果没意外的话,水晶棺材中沉眠的应该是墓主杨善,怎么可能会有死气存在!突然,白枫背后一阵发凉,难道墓主杨善之所以在最辉煌的年岁选择自绝,沉棺断魂崖,便与这死气有关系!

    熟悉的脚步声传来,白枫急忙转过头,见到皇子站在身后,叹了口气看着白枫,似乎有些无奈。

    “皇子殿下。”白枫抱拳说道。

    “你小子,修为怕是修到胆子上了吧,将我们所有人都给骗过去了,差点以为你真的死了。”

    皇子点头,继续冲白枫说道,他怎么都没想到,白枫最后居然会来这么一手,连他都骗过去了。

    “哈哈,那不都是被逼的吗?”

    白枫干咳两声,笑道。当时白枫所使用的分身拥有白枫三成的实力,因此杀死后不会轻易便消散,反而真的像死了一般,这也是为什么连林曦都以为白枫死了的缘故。

    “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白枫继续问道,其实他非常担心林曦他们,只是他那时候没得选择,不冲进来前面的一切将没有意义,而进来却担心魂言天会疯狂报复天凌他们。

    “除了几个差点被你吓死,又哭了两个以外,其他倒是没事。魂言天他不敢现在与我正面交锋,所以他见到你进来后,便很果断的离开了,也许离开了这座棺椁也不一定。”

    皇子点头说道。白枫眉头微皱,有些吃惊,林曦为他哭了?他想知道更多,岂料皇子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让白枫自己出去看便是。

    “你就不担心,出去后是先被你朋友打死,还是走出棺椁被鬼崖门的人打死?”

    皇子走上前来,背向白枫,注视着那座水晶棺材,双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哈哈,不怕,前者打便打了,我也没办法,后者的话,若是真的要拦我,我拼死也会将魂言天的头颅斩了给我陪葬。”

    白枫转过身笑道,与皇子并排站着,继续说道。

    “你也感知道了?”

    “嗯?你先说的是”

    这下轮到皇子震惊了,看向白枫的眼神有些疑惑,继而问道。

    “死气。”白枫转过头看向他,回答道。

    “你居然知道死气!”

    皇子震惊的说的道,死气的存在在凡尘消息是被封锁的,寻常灵师几乎不会知道灵气的存在,甚至一些宗门都不一定知道,来自月城的白枫怎么可能知道。这对于一个王朝可不是好消息。

    “只是碰巧知道而已,没什么。”

    白枫笑道,紧接着他大手细细的揣摩水晶棺材。

    “可惜了这么一尊存在,就这样陨落了。”

    白枫继续说道,一尊魂劫境的强者,几乎可以守护王朝数百年安宁,如果不自尽,绝对能活到至今,这样鬼崖门如何敢放肆。奈何这一世王朝越发势微,三劫之境的强者几乎不可寻,鬼崖门才会蠢蠢欲动。

    “嗯,该死的魔族!”

    皇子点头说道。他为王朝数百年来最强的年轻一代,奈何这一世的王朝却是有史以来最为微弱的时候,他的肩上扛了很多。

    白枫和皇子二人寻视了周围一圈,发现四周都是壁画,从第一幅开始,白枫看见了一片广阔的大草原,一个有些面熟的孩子和一群孩子在草原上放羊,打闹。白枫神色有些复杂,他在壁画上见到的那个孩子与大草原上白枫见到的孩子有些许相似。

    接下来的几幅壁画,见证了墓主的一生一步步如何走向修炼一道,又是如何展露头角,最终杀出一世威名的。只是白枫不解的是,他在其中一副壁画上,见到墓主和几尊强大的身影并排站在一齐,其中有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与白枫同样一席红发飘飘一样,背后背着一柄大剑,站在众人的最中心。在红发男子一侧的,是一名黑裙女子,笑起来温柔和蔼,仿佛可治愈一切伤痛。红发男子另一侧的,是一名俊美的男子,一席白衣胜雪,手持一把羽扇,仿佛超然于世外。

    壁画有些模糊,看不清真实的模样,但白枫在见到壁画的时候内心却仿佛被揪了一把,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莫名的心疼,与难受。

    当白枫看道壁画最后一副时,却忍不住楞了一下。壁画最后一副,白枫看不到墓主最后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为何要自尽。壁画上只有一名男子,独自驻剑对着一片荒芜的大草原,曾经繁盛的村落只剩下一片劫土,他甚至不敢走进去,担心会在废墟中望见故人的遗骸。

    “也许,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吧,失去了一直以来所保护着的东西,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白枫叹了口气,对墓主的遭遇表示同情。

    “嗯,当初,是我们王朝亏欠了他,顾着前线的战况,不幸被钻了空子,以至于敌人闯入前线,将他的家乡屠尽。“

    皇子叹了口气,他来时调查过当年的一些事情,皇室一直觉得很亏欠他,但这绝不是他自绝的缘故!还有那死气,为何墓主的棺椁会出现死气,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

    “是谁!”

    忽然皇子和白枫同时转过身,望向身后喝道,方才白枫和皇子居然听到身后有动静,忍不住转过头去喝道。可当他们转过头时,都吓了一跳,惊呼道。

    “居然是你!&xe;&x0;&xe00;&xe0b;&x0c;掌尘&xa;&xe;&xcb;&x0d;&x00;&xb0;&xae0;&x;&xbc;&xe00;&xf;&xf;&xd;&xd;&x0;&xbfb;&x00;

    zhangchen0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大奉打更人〕〔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婚久成殇〕〔推衍娘子:状元相〕〔玩家凶猛〕〔苏合第一章恶魔监〕〔云兮谨墨画嫣然〕〔太上镜之映照诸天〕〔15896472〕〔我就是不按套路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