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仙医高手〕〔姑爷请留情〕〔丹宫之主〕〔女神的上门狂婿〕〔宴先生缠得要命〕〔顶级神豪〕〔拯救女神系统〕〔慕白雪皇甫辞〕〔入骨宠婚:误惹天〕〔我不是真的想惹事〕〔尚不知他名姓〕〔饲养全人类〕〔神凰不为徒〕〔林雷谢雨荨〕〔我真的不想当第一〕〔冷少的傲娇萌妻〕〔半步人间〕〔都市之杀婿归来林〕〔林雷谢雨荨〕〔农家小福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三百八十九章 李肝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无广告!

    </p>

    白枫的剑意有多强,整个人仿佛一柄剑,可分晓天地阴阳之势,他忘情的挥动手中的石剑,舞动漫天剑光,仿佛龙翔于天,大有一种站天动地之姿!

    “原来如此,剑道还能如此用!”

    白枫欣喜的说道,他接连斩出漫天剑光,以此印证自己的道法,有的剑光磅礴如倾洪,有的却细入发丝,内敛却蕴含杀机,玄妙无比。

    忽然,白枫舞剑的身形顿了一下,只觉得身后有一阵刺骨的寒意袭来,如寒芒在背,惊得他连忙转过身来,却见到一只干枯的手掌出现在他面前,覆盖着厚厚的尘土,直接朝他脖颈抓来!

    白枫大惊,几乎是在那一瞬间,他连忙施展空间道法试图避开这一抓,却不料那出手之人修为极其了得,一抓下去仿佛将空间都囊括在手,白枫的空间道法居然无法施展,这时白枫脖颈上一股巨力袭来,那出手之人直接扼住他的喉咙将他提了起来,死死的盯着他。

    “你是谁!”白枫怒喝道,却不料那出手之人居然问着同样的问题。白枫惊骇的发现浑身的灵气都被压制住了,难以调动丝毫,艰难的瞥了出手之人一眼,发现居然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蓬头垢面的,抓着白枫的大手更是犹如一截槁木。

    居然是那个盘坐与石壁上的老者!

    白枫气得想骂人,谁说这货在此地盘坐上百年的,就这点气量,练个剑就蹦下来了,谁信啊!

    “太像了,太像了,说,你到底是谁!”那个蓬头垢面的老者死死的打量着白枫的面容,暗自惊叹道。刚刚练剑的白枫不论是从气势还是外形上都与当年那个人太像了,此刻仔细端详,发现白枫的脸庞棱角分明,却稍微带着几分柔和,面容与当年的冥帝至少有五分相像!

    老者连连称奇的说道,只可惜白枫不明白老者在想什么,眉头一皱,心想他只是练个剑都被人不清不楚的扼在这里,现在居然还有脸问他是谁?

    “要你管!”白枫斥道,却不料那白发苍苍的老者的手掌骤然松开,白枫险些摔在地上,却见到那名老者依旧在打量着他。

    “确实不归我管,可我确实想知道,说吧,你和枫主什么关系!”

    老者沙哑的说道,仿佛喉咙中有沙子在摩擦一般,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枫主?没有关系!”白枫干脆的说道,心想莫不是他曾经也参悟了枫主的剑道,被觉得和枫主有什么关系,可枫主明明已经失踪数十年了吧。

    “敢骗我?”

    老者的眸光忽然变得冷冽,仿佛一柄即将出鞘的长剑,却偏偏在见到白枫时收敛起了所有锋芒,似乎不愿对白枫下手。最终老者猛的伸出一指直接落向白枫眉心,指尖仿佛有剑芒闪烁,可那是灵识攻势!

    白枫瞳孔一缩,老者的手段极其强大,体内的气血仿佛受到了威胁和刺激居然全面沸腾起来,冥神剑当场就从气境中冲了出来,一剑斩出将灵识之力所化的剑芒斩碎,与此同时白枫的冥神道体也被激发显化了

    “果然身怀冥神道体,还敢跟我说没关系,给我说实话!”老者似乎早有所料,冷哼一声继续追问道,可白枫受不了了,他真的不觉得他和那个枫主有什么关系,也没拜师过,非亲非故连师生关系都不是。

    “鬼知道啊,枫主早在十几二十年前就失踪了,世人都传他遭遇不测陨落了,能有什么关系!”白枫喝道,却不料那白发苍苍的老者全身猛的一震,如遭金雷劈打一般,连忙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白枫,直接按着白枫的肩膀将他压在石壁上,厉声道。

    “你说什么,他死了!怎么可能,以他的实力和天赋,有谁能动他!”

    “多半是陨落了,据说是遭遇了魔族暗中伏杀。”白枫开口道,他能明显的感受到老者的情绪在剧烈波动,似乎不敢相信,心中不由得为老者感到惋惜,他在此地枯坐了百年,试图追上那个人的步伐,岂料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他死了,那你是哪来的?”老者不可置信的说道,一个人低喃了许久,忽然又莫名其妙来了一句,令白枫感到诧异,心想和我有什么关系。

    “烈阳王朝白家。”

    “白家?放你爸的狗屁,告诉我你父母是谁!”老者一巴掌拍在白枫头上,气急败坏的说道。

    “不知道,我从小就被我养父母收养了。”白枫摇了摇头说道,老者依旧不敢相信,仿佛魔怔了一般在原地找了找去,嘴里念念有词。

    “他死了?怎么可能会死,以他的实力以他的资质,又有谁能动他,就算是那些老怪物都奈何不了他啊!”

    老者依旧不敢相信,原地徘徊了许久,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终于接受现实了。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老者撇了白枫胸口的红枫叶石项链一眼,直接坐在了地上,背对着白枫说道。

    “传闻说,前辈您是枫主当年的对手,只是被打败了?”白枫试问道,眼前的老者的状态似乎正常了许多。

    “屁!老子当年就是个败类,仗着有一点可笑的剑道修为在天眼为祸四方,强抢民女掠夺珍宝,结果被你那...那个枫主寻上门来,二话不说上来两下就把我打败,压制得死死的。老子当年那是一个嚣张,区区几个回合怎么可能把我打服气,起码也要百来个回合对吧,结果那个混账真的硬生生压制了我数百个回合,到最后我连剑都拿不稳了,却连近他身的资格都没有,你说我气不气?”

    老者一拍膝盖,气不打一处来说道。

    “然后那个混账也是真的气人,打就打嘛,也不杀我,硬是给我灌输什么剑道真义,说什么剑是用来守护不是用来杀人,他娘的一大堆废话跟洗脑一样,老子好好一柄用来杀人的剑,硬是就此收鞘了,想了一百年才明白他当年放的是什么文屁,你说他气不气人?”

    白枫站在原地愣愣的不知道说什么,没想到当年居然还有这种事情,都是枫主杀伐果断,看来杀的都是那些不知悔改的人吧。

    “唉,你瞧他把我气的,都忘记告诉你老子叫什么了,记好了,老子叫李肝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