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炎柳幕妍〕〔重生之我的1993〕〔至尊战神方焱〕〔主角叫方焱叶清雨〕〔财法仙途〕〔超级魔兽工厂〕〔大佬的小祖宗她又〕〔完美女婿〕〔诸天之碑镇万界〕〔最佳女婿(最佳赘〕〔孤凰何处归月宁安〕〔超品命师〕〔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上门女婿江辰〕〔江辰唐楚楚〕〔林夕云之澜〕〔财法仙途林夕〕〔钱家终于出了个灵〕〔林夕钱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四百五十二章 圣一
    “好大的怨气!”

    白枫惊骇道,身为冥神道体的他对这些异常的敏感。祭坛不大,直径约莫十丈,隐约还能见到十二个毁坏的蒲团,每一个蒲团前方都摆放着一张青石桌台,可以见到一个染着黑血的石碗,一个破碎的盘子上面放着一跟灰色的骨头,十二张石台上几乎都放有东西,仔细辨别后惊骇的发现,这些蒙尘了上万年的东西都是极其罕见的邪物!

    阴魂道体身上生生抽离下来的阴魂骨,上古阴瞳者的一颗阴瞳,以及不知道是什么道体的心头血等等,每一样都是至邪的存在,只可惜这些邪物都在当初凝聚邪印之后失去了所有的道法痕极,只剩下了空壳罢了。

    “传说中的邪印魔帝,就是由这些邪物造就的吗?”

    白枫惊叹道,不说邪印魔帝后来又修炼出了什么法,仅仅是其刚开始诞生的那会,就至少身怀了数十种邪术了!更不用谈它神秘消失的这万年里又经历了什么,又该有多强!

    “唉,造孽啊!”

    邪老早就见过了,上万年来他包括他的祖辈都不曾动过祭坛上的东西,只是远远的观之。一想到这祭坛当初凝聚邪印时耗费了数千万惨死的生灵的魂魄,邪老始终都感到愧疚。

    “可惜了,那些邪物已经失去了作业,否则还能从中赵傲邪印魔帝的道法的弱点。”

    紫默耸了耸肩开口道,这一点确实可行,早在万年前邪印出世不久就有人想到了,因此那段时间邪印疯狂逃遁,直证得第二道化为一尊魔帝才不再畏惧。

    “邪老,是不是有外人曾经来过这里,而且就在近几十年!”

    忽然,林曦的眸子落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巨大的石床,就位于祭坛的边缘处。白枫和林曦望了过去,发现那个石床的模样很是奇特,上面还摆了一个石枕,在正对着石枕的上方有着一根针尖大小的管子,通过一个支架与石床相连,每隔一小会便会滴下一滴水下来,被石枕吸收后又通过法阵重新汇入上方的针管处,再度滴了下来。

    白枫凑上前去观察了几次,发现石床上并没有多少灰尘,比起那蒙了厚厚一层尘土几乎快石化的祭坛,石床似乎是近几十年来才出现的,但那玉石材质摆明不可能是弃族可以制造的,他们自己都资源紧缺了。

    “啊,那,那个石床是当初的一位神人所留下的,也是来自外界!”邪老脸色一变,这才想起来几十年前的一桩往事。

    “当时我还年轻,跟随老族长外出打猎时偶然在荒芜石谷见到了一个神人!他似乎也是来寻找我们的,什么都没说,一个眼神就看穿了我们的一切,自己就进入在山洞来了。当时我和我们的族人以为是来报复我们的,都做好拼死抵抗的准备了,结果他只是一个人在祭坛这里站了七天七夜,最后叹了口气就走了,留下这张石床说给我们修炼,可这石床我们也不会用,就一直搁在这了。”

    当时着实是吓了他们一跳,那位神人仅仅一个眼神便让他们所有人都跪下了,还说了句什么,他们理应跪下?

    “对了,那个神人的眼睛啊,可邪门了,是重瞳!眼睛里有一颗金瞳和紫瞳,邪得很呢!”

    “重瞳子?”

    林曦诧异道,近百年来大陆似乎没什么关于重瞳子的消息啊,难道是隐世不出的强者?

    “古之重瞳子,至圣成就金瞳,乃是圣人相。至邪成就紫瞳,乃是邪魔相,这同时修炼出金瞳和紫瞳的,还没听说过。”

    林曦不愧是众人中见识最为渊博者,但也想不起那位神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你们没有问他叫什么吗?或者称号。”白枫询问道,这个应该问一下吧,只是不知道那位神人会不会回答。

    “啊,有,这个有,当时他说,他是他叫做圣一!”

    “圣一?”林曦还是没听过这号人,包括白枫和紫默都没有听说过,八角生灵钻内的小吟顿了顿,想到了在万兽葬所见到的那两个人,不过最终没有说出口。虽然他隐约猜到了那个蓝袍老者的来历,不过还不是太确认,至于那个圣一,来历是真的神秘,连他都没什么印象。

    “这个石床,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传说中的滴水床,几百年前一些念力强者或者修炼灵识的强者经常会用它来修炼,不过由于太过变态,后来倒是变成了一种刑罚手段了。”

    林曦的玉手搭在石床上,接过上方针管滴落下来的一滴水,只觉得冰冷刺骨,但这种感觉在下一滴水滴落后就被一种灼热感取代了。

    “滴水床上方的针型管会在间隔不同的时间内,滴下冰冷或炽热或正常温度的水滴落在眉心,对于我们这等强者自然没什么伤害,但那种对于危机的紧迫感与威胁感却能无时无刻的折磨你的心神,一旦时间久了,有人扛过来了灵识强度无形间大大增长,也有人会被逼疯,算是一柄双刃剑吧。”

    林曦继续说道,这时紫默不久想起了曾经在枫盟的刑罚殿见过类似的石床,应该也是滴水床了。

    “太变态了吧!难怪能磨砺灵识,这种手段要么把人逼疯,要么就是飞跃般的提升!”紫默惊叹道,不得不惊叹这种手段的残忍。

    “那个神人当初留下这滴水床说是让我们修炼的,后来我们也有几个强者上去试试,结果都受不了那些水滴,就没有一个人能抗过半个时辰!”

    邪老摇了摇头说道,他们祖祖辈辈困居在此上万年,对外界很多的事物都不曾接触过,还是现在才知道滴水床的妙用。不过知道是一回事,敢不敢用也是一个大问题,天知道会不会因此被逼疯了。

    “怎么样,想试试吗?”

    紫默注意到白枫一直在揣摩着滴水床,于是问道。白枫本身就是印师,也是冥神道体,灵识之力本身就极其强大,若是能抗过滴水床的磨砺的话,应该能更上一层楼。。

    “不要勉强。”林曦却有些担心白枫,毕竟这可是有疯魔的危险。但不出众人意料的是,白枫直接一个翻身躺上了滴水床,笑道。

    “怕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超神机械师〕〔极恶龙君〕〔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大奉打更人〕〔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推衍娘子:状元相〕〔玩家凶猛〕〔苏合第一章恶魔监〕〔云兮谨墨画嫣然〕〔太上镜之映照诸天〕〔15896472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