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重回都市唐风〕〔楚天江花瑾婷〕〔我开局震惊了女帝〕〔悠然山村(农家奶〕〔大唐扫把星〕〔我真要逆天啦〕〔差一步苟到最后〕〔妖孽医圣在都市〕〔大师兄又败了〕〔我真的是反派啊〕〔颠覆了这是皇帝聊〕〔苏清荷〕〔无敌仙帝唐风唐梓〕〔林炎〕〔豪婿临门〕〔豪婿临门〕〔艮途〕〔我娘子天下第一〕〔逍遥战神〕〔傲婿临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四百五十三章 滴水床
    怕什么。”

    白枫笑道,调整了一下位置,使得眉心正对着上方的针管好人水滴在他眉心。怎么说这滴水床一开始制造的初衷是为了修炼而发明,就算是后来被当成刑罚工具,白枫也不至于怕得上都不敢上去。

    只是谁都,没想到的说,白枫刚刚躺上滴水床的那一刻,邪老的脸上似乎有一滴冷汗留了下来,整个人依旧显得那般苍老垂朽。

    一滴冰冷的刺骨的水滴滴落到白枫眉心,只觉得整个人的四肢百脉都有一股寒流经过,忽然白枫惊讶的发现,这小小一滴水滴中,竟蕴含着很细微的一丝灵识之力,如水击磐石一般冲击了白枫的灵识体一下,起不了丝毫作用。

    “嗯有点意思。”

    白枫笑道,紧接着又是两滴炽热的水滴滴下,有那么一瞬间白枫觉得眉心仿佛要烧了起来,但仅仅只是假象罢了。又是一滴水滴滴下,如同雨水一般平淡无奇,只是滴落的时间间隔比前三次长了一些,白枫发现他在等待水滴滴落的时候竟有些许焦虑,不禁吓了一跳,赶紧调整好心态迎接接下啦的水滴。

    下一滴又是炽热如火的水滴,每一次落下白枫便感觉仿佛有一团火在眉心乃至四肢百脉燃了起来,仅仅片刻又消失不见了,但那种一瞬间的灼烧感还是令人感到有些怪异,以至于白枫逐渐开始期待或者担心接下来的会是什么水滴,又是什么时候来。

    “半个时辰过去了”

    众人一直注视着白枫的变化,忽然邪老惊讶到,这才发觉白枫已经在这滴水台上已经坚持了半个时辰了表面上看来白枫的状态还不错,只是偶尔随着水滴的滴落,白枫的手会时不时的颤抖了一下。

    见此林曦的眉头微微一皱,担心白枫出什么事。

    “这哪是水滴啊,分明比刀剑还要狠啊”

    白枫在内心暗骂道,这水滴床滴水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飘忽不定了,有时候连续滴下,有时候隔了老半天才滴下一滴,那种等待水滴滴落时的煎熬以及水滴滴下时瞬间的灼烧感或者冰冷刺骨的感觉足以令白枫浑身一震,以至于他浑身逐渐变得难受,总感觉这滴水床硌得慌,骨子里仿佛有一团乱流在四下乱窜。

    “不愧是能够被当成刑罚使用的东西”

    白枫在心底暗叹道,这才仅仅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便有一股焦虑感在野蛮生长,令白枫不得不分出一些心神去压制这股焦虑。

    “三个时辰了我们要不要叫他”邪老担心的说道,似乎很担心白枫的状态,尤其是随着水滴台的一滴滴水流落下,白枫的双拳已经紧握了起来,甚至不断颤抖,仿佛恨不得能有个人与他畅快淋漓的大战一番。而事实上,林曦也是有些许担忧,但她更加相信白枫有自己的分寸。

    “别让我见到魂修崖”

    白枫忽然在心底暗骂道,此刻白枫的脑海差一点就要被那种焦虑以及紧张感逼疯了,所幸他意志足够坚定,只是白枫相信,如果现在魂修崖出现在他面前的话,绝对会被他疯狂暴打

    “坚持住”

    白枫强行压制着体内躁动与焦虑的谦虚,咬着牙暗叹道,可外界林曦他们的样子似乎比白枫还要焦虑,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枫又坚持了三个时辰

    “啊”

    忽然,一声怒喝吓了众人一跳,只见白枫猛坐了起来,还来不及和众人说话便立马盘坐了起来,与此同时体内的冥神剑传出阵阵剑鸣之声,如空谷落泉般洗涤着白枫的心灵,将所有的焦虑与不安的感觉都给镇压下去。

    白枫几乎又盘坐了一个时辰,才终于松了口气,睁开眸子,只觉得地下空洞中仿佛有一缕金光一闪而没,林曦心中一喜,只见白枫双眸炯炯有神,哪有疯魔的样子。

    “恭喜啊,居然扛了六个多时辰。”

    林曦笑道,要知道,不说寻常的步天境强者,就算是步天境中的佼佼者,都不一定能够抗住滴水床三个小时,而白枫居然扛了六个小时这其中有多煎熬只有白枫知晓。

    “还好,差点真的变成小疯子了。”白枫笑道,差点就中了鬼道子的话,从白枫变成疯子了。

    “啧啧啧,小友好强的道心,相信将来定是能够开创一方势力的强者”邪老异常的欣喜,连看着白枫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仿佛看见了他们弃族的希望,以至于连忙将一个戒指小心翼翼的递给了白枫,也不理白枫如何推辞,邪老直接就将戒指塞到白枫手上了。

    白枫简单的扫了一下,几枚魂珠,一块不知道是哪的手令,据说是邪老从进入荒芜石谷被荒芜狮王杀死的那些人身上取来的,不知道是干什么用。

    接下来,邪老带着众人在地下空洞又转了一圈,发现这里实在没什么特别的了,邪老也看出来了,于是带白枫回到地面,似乎很希望白枫他们早点离去的样子。

    “小友,恳请你们在外界能不能多多打听一下,看看世人对我们弃族究竟是什么看法,这对我们非常重要”

    邪老紧握着白枫的手颤声道,他每一次来到地面都要心惊胆战的望向天空,担心报复的世人杀来,一想到他们的孩子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外面的阳光,便倍感心痛。

    “放心吧,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应该会有人逐渐放下这些事情,同时我们也会尽量争取的。”

    白枫和紫默开口道,但弃族要回归尘世有多难,弃族应该比他们还要清楚,除非他们很强,强到能够让世人敬畏他们的实力,否则他们再怎么诚心悔改,在世人的眼中都是一群身负血仇并且无用的弃族罢了。

    但眼下看来,弃族的整体实力似乎,真的有些搬不上台面。

    但既然答应了,并且同为人族的一份子,白枫和紫默他们也只能做到尽力而为了,毕竟有些事情,真的改放下了。

    白枫他们和邪老再三保证,之后离去了,目送三人离去的邪老独自回到了地下世界,推开石门,只见到先前那位躲在房子里惊恐的看着白枫的女人就站在前方,身后跟着一众弃族的,都是先前被白枫他们见到的弃族之人。

    此刻他们的眼里再无一丝惊恐之色,反而是多了几分凝重与沉稳之色。

    “演得不错。”邪老笑道。

    “辛苦你了,那一位在等你。”女子沉声道,一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原地,此人至少是踏入三劫之境的强者

    “哈哈,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