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弃少〕〔盖世医圣林炎柳幕〕〔我居然认得上古神〕〔万千世界许愿系统〕〔三国之龙图天下〕〔只愿今生君不负〕〔重生后上神又妖又〕〔缘起青青〕〔蓝烟墨寒深〕〔从水浒到洪荒〕〔斗罗之失恋就能变〕〔配音天王〕〔老祖渡劫失败之后〕〔重生农耕时代〕〔回到九零当学霸苏〕〔回到九零当学霸苏〕〔诸天影视冒险记〕〔怒剑山河记〕〔剑宗师妹她手握魔〕〔都市之绝代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五百六十四章 何尝不能再战
    石剑...碎了!

    白枫的脑海一时间变得空白,只见云天手持鬼泣神枪全力杀来,直接刺到了石剑上,顿时间,这柄陪伴了白枫走过十余个年头,从烈阳王朝一路杀到天眼的石剑彻底破碎了!

    剑忍层层碎裂,只剩下剑柄完好无恙,若不是石剑的碎片打在了白枫脸上,将白枫的脸刮伤,那种真实的刺痛感让白枫的脑海一阵机灵,否则白枫还一度不相信这件事情,石剑居然碎了!

    “那柄剑..怎么可能碎了!”

    大阵之中,众人的内心如坠谷底,不敢相信白枫那柄石剑就这样碎了,那可是可以威慑神剑,吞噬劫灵法则的存在,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破碎了,陨死死的看着白枫手中的剑柄,怎么想都想不透,为什么石剑会这样碎了,以它的来历不应该啊。

    “哈哈哈哈,好啊,连道兵都碎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拿什么与我斗!”

    见到白枫的石剑破碎了,云天等人笑得极其猖狂,谁都知道道兵对一个灵师有多重要,尤其是白枫这种修炼剑道了,一柄铭刻了自身剑道的道兵仿佛左膀右臂一样,而如今,道兵破碎了,犹如壮士断腕!

    “你...”

    白枫紧紧的握着手中仅剩的剑柄和几块石剑的碎片,一时间居然反应不过来。石剑不慎陪伴白枫最久的剑,却是白枫亲自培养出来的,从它只有一丝微弱的意识开始,一步步将其培养出剑灵来,随着白枫的成长一步步变强,一起经历过最多的杀伐,它与那些一获得时就拥有剑灵的神剑不一样,最为特殊。

    就算是冥神剑,都没机会陪白枫这么出生入死过。

    然而如今,当白枫再度紧握着石剑仅剩的剑柄时,他再也感受不到石剑中的气息了,仿佛云天那一枪不仅打碎了石剑,连着剑灵也一块绞杀了!

    “他的剑..”

    远处,绮洛见到这一幕不禁握紧了衣角,似乎很惊讶,与此同时她的脸色也变得十分的纠结。真的要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白枫被陨落吗?远远的,隔着九劫雷罚阵,绮洛见到林曦身上受了许多创伤,却还在拼命奋战,多次冒着生命危险屈轰击大阵,却都是徒劳无功。

    “我真的可以,为自己活一次吗?”

    “来啊,拿着你的剑柄,再与我们一战试试,失去了道兵你还能干嘛!”

    云天冷笑道,手持鬼泣神枪一步步走来,如今白枫浑身多处重创,手中的道兵都破碎了,还能拿什么与他斗,继续祭出其他的神物吗?无非就是再多挣扎一会罢了!

    “嘿嘿,怎么,不折腾了吗?你的伙伴们可都在大阵中煎熬着你,你可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就这样自暴自弃了?”

    无生冷笑道,如今墨染罗泰离人舞等人都遭到了重创,被林曦收回八角生灵钻中了,继续战下去只怕会有更多的伤亡!没有破阵,众人就宛若困兽一般,迟早会被耗死!

    对此,白枫咬紧了牙关,想出手却发现五脏六腑不断传来一阵绞痛,仿佛快要撕裂开了一样。四周都是魔障,灵气极其稀薄,以至于白枫难以从天地间补充天地灵气,重创的伤体没有足够的天地灵气催动帝龙身,难以得到恢复。

    “该怎么做..神印不可暴露,莫非要让老师出手吗?”

    白枫咬紧牙关暗叹道,这两种方发不论哪一个代价都极大,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可以使用,可现在他还有退路吗?

    “别跟他废话了,动手!”

    似乎是不想给白枫再生出任何变数,云天当即开口喝道,首当其冲的挥动鬼泣神枪朝白枫刺出,身法快到骇人,仿佛一道陨星一般,势要将白枫镇杀!

    “让开!”

    云天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白枫脸色一变,眼底竟有九彩灵光闪烁了一下,他绝对殊死一搏了,暴露最后的底牌,包括原始道胚!却不料这时居然有一道熟悉的身影自远处冲了过来,在云天即将杀死白枫时,直接横身挡在了白枫面前!

    “你!”

    带着些许温热的血液洒在白枫脸上,白枫愣住了,云天也愣住了,万万没想到在云天即将杀死白枫时,绮洛居然冲了过来,用身体挡住了那一枪,再死死的抓住了鬼泣长枪不让它刺中白枫,尽可能的为白枫争取最后的生机!

    “绮洛!”

    九劫雷罚阵中,脸上都是血迹的林曦见到这一幕也愣住了,长枪贯穿了绮洛的心脏,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魂绮洛,你干什么!”

    云天脸色一变,对着绮洛厉喝道,只见白枫下意识退后了数十丈避免再被袭杀,而这时众人才知道了绮洛的真名,居然是魂绮洛!

    “别忘了你魂族那一脉的族人,你死了,他们可就永无翻身之地了!”

    “干什么..我在活,我在为我自己而活!”

    令云天惊讶的是,面对他的厉喝,绮洛居然不卑不亢,一反常态!

    “我生于魂族最弱小的凡脉,自幼看着亲人被打压,所以我想为他们而活,努力修炼,终于被族中看中了,以提升凡脉的地位为代价,让我成为你的随从,做你们的棋子,玩物,从此我身不由己,我只是在生存!但我还是忍了下来,只因为我所作的一切是为了我的族人,可后来我发现我天真了,在这个讲究实力的环境中,我一个玩物的族人怎么可能翻身,族长在骗我,他们只是想找一个替死鬼,其他脉系也不可能看着凡脉兴起,全都在骗我!”

    魂绮洛猛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显得很凄凉。她一直以来都被利用了,而她也不愿再被人利用了,既然凭她自己救不了魂族凡脉,但至少可以为林曦他们,为这些在她迷茫的时候细心照顾她的伙伴们出一点力。

    “这一次,我为自己而活!”

    “给我死!”

    “住手!”

    白枫惊骇道,只见云天眼底有血光暴起,还不待白枫出手,鬼泣长枪剧烈一震,直接将魂绮洛震成了血雾,那么一个俏丽的女子,心系族人,努力修炼,却一直被当成棋子玩弄,最后居然落得这样的结局。

    尸骨无存!

    “云天,你该死!”

    白枫怒喝道,一双眸子血光暴起,凶厉无比!!

    “呵呵,你杀我试试,你的剑已断,你以为你还能战吗!”

    “我的剑断了,我的肉身残破不堪,可我还有血肉可以燃烧,还有傲骨可以为戈,何尝不能再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剑来〕〔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大奉打更人〕〔秦阳萧君婉〕〔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婚久成殇〕〔万族之劫〕〔狂妃逆袭记梅开芍〕〔推衍娘子:状元相〕〔最豪赘婿叶辰〕〔玩家凶猛〕〔最强龙婿叶辰〕〔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