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门战神〕〔三国之最风流〕〔他的温柔唐思雨〕〔安锦云秦朔〕〔狂婿如龙〕〔龙颜风卧元卿凌楚〕〔乡村大神农〕〔摘星名厨〕〔裴允歌陆远斯〕〔大明最后一个狠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天王赘婿〕〔超神学院之银河之〕〔梁医生〕〔仙朝一品仙吏〕〔家有旺夫娘子〕〔武谪仙〕〔军工科技〕〔我不可能是剑神〕〔我有皇后光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五百七十五章 玄尘
    “嗯?恢复得还不错嘛。”

    白枫看了紫金神泉中的石剑剑柄一眼,忽然笑道。据阵灵所说,白枫的石剑如今还保留有曾经的部分道法,甚至有留有些许意识,所以如果努力恢复的话还是可以再现曾经的剑灵的。

    至于石剑的剑刃部分,虽然石剑可以借助劫灵法构建出剑刃来,但终究不是真正的剑刃,还是有缺陷的,不过如果要真正修复的话,可能还要花费一番功夫。

    “不着急。那可是位面至宝的残胚,不是随随便便用什么神金就可以锻炼出来的。”

    青鸟传音道,示意白枫不要心急,毕竟位面至宝太过罕见了,连他们都不曾真正见过。据说圣焱主宰晚年曾经到过一处神秘之地见到了念灵大陆的位面至宝,却请不动它出世。

    只因为主宰不是原始道胚或天地道胚!

    而如今白枫手上就有一柄来自天外的至宝残胚,天知道当白枫将它修复完整之后会有多强大。

    “嗯,没事,我会带着它一步步走到那一步了,终有一天,我一定会将它修复完整!”

    白枫点头道,却发现石剑竟不断震动起来,还不待白枫他们发觉出什么情况,那石剑剑柄猛的冲向云霄,居然是朝玉人心方向冲过去的。

    “嗯?”

    众人差异道,只见玉人心前脚刚刚将凌雷圣君像砸碎,石剑后脚就将那些道则碎片吞噬得一干二净了。

    “好家伙,这是什么都忘了就记得吃了。”

    远远的白枫见到这一幕忍不住笑骂道。不过内心却十分欣喜,石剑每吞噬一道劫灵都会强大许多,同时还会将道法反馈给他,倒是多多益善。

    “真期待啊,当他们回到外界之后,又会掀起什么波澜呢?”

    影千殇躲在鬼王玺中,看着众人一个个渡劫成功忍不住暗叹道,这些小怪物一个比一个妖孽,天知道等他们成长起来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只是不知道,如今的念灵大陆,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什么!永宁王居然也叛变了,七天内拿下三座城池!”

    烈阳王朝境内,皇主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一份份奏折。就在这七天之内烈阳王朝境内至少有五大诸侯起兵策反,甚至还勾结了外来王朝,一度令皇主头疼不已。

    “陛下,据最新抓获的乱臣贼子口中所知,那些策反的诸侯背后竟是阎罗路中的一位神秘存在策反他们!”

    紫晴麒麟脸色有些纠结的看着皇主说道,那些大大小小的诸侯都是存在有一定岁月的,不可能说叛变就叛变,其中果然是阎罗路在捣鬼。

    “阎罗路..无生!”

    烈阳王超的局势日益变得严重,而外界的情况也同样不容乐观。

    据上一次血族分部被捣毁了之后,几大巨头势力在度出手,接连出手袭击血魂灵三族的其他分部结果和第一个分部一模一样,强者几乎都被调走了,有的分部甚至连一个魂劫境强者都不曾留下。

    当然,也不是一无所获的,料想到那些分部会迅速调走人员,因此几大巨头势力出手更加迅捷了,甚至灵门和枫盟的强者就同时找到了一处还未完全撤走的魂族分部,当即就和魂族的两大天劫境强者交起手来,虽然只斩杀了其中一尊,但那些还未撤走的魂族年轻一代倒是跑不掉了,被二族全部带走。

    而也正是因为血魂灵三族尽数隐退了,因此那些曾受其庇护的皇朝和古国失去了靠山,马上就被群起而攻之,却不料那些皇朝被逼急了之后,居然也联同其他被围剿的王朝联合反攻,甚至不惜动用了魔族功法,如同宣告世人他们是人族的叛徒,魔族的余孽!

    一时间东灵域的硝烟更加浓厚了,连那些小王朝小势力都忍不住插上了一脚。

    毕竟那可都是一方皇朝啊,覆灭一个皇朝所能得到的宝物足以令一个王朝兴盛数十年,甚至有望跻身皇朝行列!

    “东灵域,彻底乱了啊!”

    一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中,一名身披破布衣裳,蓬头垢面的老者抓着一根油腻的鸡腿,看着下方战火纷飞的战场说道。

    这是两个皇朝之间的战争,彼此已经交战了近两个月,整个沙场几乎都被血染了,放眼过去遍地都是狰狞的骸骨,有人族的,兽族的,也有许多头生异角青面獠牙的怪物,居然是魔族。

    “杀啊!”

    身穿破布衣衫的老者不悦的看着这一切,只见长达两个月的战火将所有人都逼疯了,也杀红了眼,只知道永无止境的杀下去,甚至都不知道是为谁而战,为谁去杀...

    “唉,战争啊,受苦的都是百姓!”

    老者缓缓的叹了口气,似乎很不愿看到这一幕。

    忽然,下方的擂鼓又被敲响了,只见刚刚退兵没多久的双方再度集结冲向了战场,喊杀声滔天,仿佛一方不投降就会一直死战下去。

    对此,老者的眉头微皱,看着下方即将交战的双方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本不该插手的,算了,真不想看着他们白白牺牲啊。”

    下一刻,老者的神情当场就变了,只见其抬起一只粗糙的大手,对着远处堕魔的兵马缓缓按了下去。

    呼。

    一时间,风云骤变,只见滚滚浓云疯狂朝战场汇聚过来,化作一条庞大的云雾大手朝下方碾压下去,远处的魔族兵马见到这一幕脸色当场就变了,只见那长达千丈的大手瞬间遮住了天穹,仿佛天塌了一样迅速压了下去。

    无数的魔族强者直接被吓楞了,紧接着是疯狂的逃窜,战意全无,更有强者疯狂的嘶吼尖叫,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一定是人族的巨头强者出手了,否则绝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异像。

    可是,他们又能逃到哪去?数以百万计的魔族兵马当场就被轰杀成了血舞,那些人族的兵马眼睁睁的看着黑云大手如摧枯拉朽一般将对方的城池都给拍碎了大半,一时间竟激动得难以平复下来

    “唉,造孽啊,终究是立场不同...”

    老者看着下方全力进军的兵马叹了口气。

    “见过玄尘前辈。”。

    忽然的,一个身着黑白道袍的青年出现在老者身后,他居然是玄尘!当初在烈阳王朝举办印师大会的那一个。

    “嗯?是阴阳宗的小家伙啊,怎么,人齐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