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秋我为凰〕〔人间更值得〕〔凤颜倾城落红尘〕〔兽世团宠的我又阴〕〔快穿大佬撒糖九十〕〔我的一天有48小时〕〔仙武狂潮〕〔林辛言宗景灏〕〔林音慕清云〕〔夏盈顾拓〕〔种田喜事俏姻缘〕〔嫁个侯爷去种田〕〔一入侯门炊烟起〕〔农门后娘嫁个侯爷〕〔我要嫁顾家〕〔末世直播:我绑架〕〔一品农家妻夏盈〕〔萌宝妈咪宠翻天〕〔林深见鹿君何处〕〔签到系神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五百七十七章 死战
    “是这样的,这一次血魂灵三族发乱,我们影府境内居然也出现了魔族的余孽,后来我们的人在清查的时候才发现,那些魔族余孽居然是魂族的人。”

    幽蛇扭动着纤细的腰杆走过血狼身边,结果血狼很不识趣的哈了哈气,似乎很厌倦,令幽蛇柳眉一皱。

    “后来啊,我们在彻底清查的时候,成功抓住了几批人,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没有被设下灵识禁忌,在我们严刑拷打之后,真的有几个嘴不严的家伙说出了一些机密。”

    幽蛇瞥了血狼一眼,径直坐到一张红木椅上,继续说道。

    “机密?哪一方面的?”

    灵老和阴天师等人来了兴趣,其实灵门一直在怀疑,出来血魂灵三族以外,会不会还有其他势力和魔族有勾结,哪怕只是消息上的来往并没有修炼魔道。

    而血魂灵三族多多少少一定知道一些,甚至可能会在战争中联合那些潜在的势力反将人族势力一军,这是众人最为忌惮的!

    “灵老可能要失望了,我们抓住的那些只是几个杂鱼,高层次的机密他们还不知道,只是从他们口中撬出血魂灵三族的动向罢了。”

    幽蛇何等老谋深算,很快就猜出了灵老的心思,嘴角微微上扬笑道。

    “动向?”郑老九眼底精光闪烁了一下。

    “嗯?如果没猜错的话,血魂灵三族如今在朝天荒平原汇聚,打算在那里抱团死守,那里在上古时代本身就是一处魔族的聚集地,至今还留有一些残缺的阵法,可是个易受难攻之地。”

    幽蛇继续说道,忽然夜擎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灵老说道。

    “灵老,那天荒平原可是靠近你们灵门区域的地方。”

    “嗯,如果这则消息不错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在前往天荒平原的几个区域埋伏。”

    灵老点头道,如此一来绝对可以继续血魂灵三族重创,毕竟那可是血魂灵三族真正的实力底蕴所在。

    “那好,我们现在就派人出发!”

    与此同时,东灵域境内,一处刚刚经历过战争的沙场上,一个白发血眸的男子仿佛孤魂野鬼一般游荡在其中,远远看上去仿佛战死的英灵阴魂不散。

    “遍地的血肉,只可惜有些血肉不是刚杀的,浪费了啊。”

    只见男子口中含着一只白皙的手掌,似乎在细细咀嚼着,浑身散发出淡淡的血光,将整个战场中的血气尽数汇聚过来,并将其一口吞没。

    此人正是血皇!在人族和血魂灵三族交战的时候,它居然徘徊在各个战场上吞噬血气,提升自己。

    “那个云天也是狠,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再闹大点说不定那些老怪物都要跑出来了。不过这样也好,任他们去闹,我负责做最后的清算即可!”

    血皇冷笑道,他还未曾恢复前世的道法,因此不愿过多的去干涉尘世间的事情,在天眼也就罢了,在外面,他必须隐忍!

    “嘿嘿,尽管闹吧!”

    与此同时,烈阳王朝境外。

    冷冽的黄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血腥气,皇主手持金色长枪驾驭着一匹六翼龙马,身后是一头庞大的紫晴麒麟咆哮,玄尘老人和冥鬼分别站在其身边,再往后,是朱雀卫断川白虎为子黎青龙卫慕容离,以及烈阳王朝的千万兵马!

    “禀陛下,清灵宫宫主、蛮岭岭主此刻正在王朝内镇压叛党。”

    清灵宫的一位仙子恭敬的说道。

    “嗯,有劳了。”

    皇主点了点头,看向数百丈之外密密麻麻的兵马,为首的几张面孔,有陌生的,也有熟悉的,有的是曾经王朝中的重臣,有的是曾经交好的王朝,如今都站在了他的对面,一个个手持金戈身披金甲,令他无比痛心。

    “皇主,我有一事不明,此战,我们为了什么?请您回答我,让我知道我们是为谁而战!”

    冥鬼握紧了手中的黑色镰刀,凝视着前方的兵马沉声道,看着眼前那些人,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感到迷茫了。

    这一战,绝对不是守护国门那么简单!

    “为谁而战?为己,这是为了守住烈阳王朝的万年基业。为民,在我们身后,烈阳王朝的上亿百姓的安危需要我们去战,为世,在我们身后,有着尘世最后的底蕴需要我们拿命去守护,这一战,烈阳不可败,否则整个尘世都完了!”

    皇主握紧了手中的金戈,眼框微红的说道。这么多年了,这个问题一直浮现在在心中,历代皇主都曾经用一生去思考这个问题,可每当他看着周围王朝如狼虎般对烈阳王朝虎视眈眈时,他一度怀疑他过去坚持的到底是值不值得。

    当每当他回到那个地方,看见那荒草凄凄的地方时,他还是坚定了自己的内心。

    “嗯。唉,多出来的命,今天就葬在这里吧。”

    冥鬼点了点头,握紧了手中的黑色镰刀,明明是少年模样的他却给人一种沧桑的气息。

    “烈阳皇主,还打算垂死挣扎吗?你们的希望全部都战死在天眼了!不论他们是实力不济也好,为了守护核心区域被魔族战死也罢,死了就是死了,他们一文不值,而你们这些生着的人还要再做无谓的反抗吗?”

    身披绿金色战甲的千叶皇主骑着一头三头凶獒喝到,大有一股气吞山河的气概!

    “呵呵,烈阳皇主,要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无畏的牺牲不过是给后人笑话罢了,素手就擒,说不定我们还会分配个一亩三分地给你的!”

    另一名身披黑色龙纹甲的男子沉声道,他也是一方王朝的皇主,如今连同其他十大王朝九大古国浩浩荡荡杀到这里,只为了一举覆灭烈阳王朝。

    这可是一座有着万年基业的王朝,曾经一度堪比皇朝的存在,走出过枫主与雪帝,天知道藏了多少宝物,绝对是一块肥肉,关键是这块肥肉现在还无力抗争!

    “烈阳王朝,还不投降!”

    有一方王朝的强者喝道,几乎每一方王朝内都有两三名灵劫境的强者坐镇,这也是他们能够组成同盟的缘故,彼此的可以相互制约。毕竟烈阳王朝存在的岁月太过悠久了,哪怕他们只有四尊灵劫境强者,天知道烈阳王朝还有什么后手,必须小心对待。。

    面对如此浩浩荡荡的大军,皇主和归尘老爷子远远的眺望着远处,只见一轮红日落入西山,看不见皇子他们归来的身影。

    “烈阳,死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