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帝重回都市唐风〕〔楚天江花瑾婷〕〔我开局震惊了女帝〕〔悠然山村(农家奶〕〔大唐扫把星〕〔我真要逆天啦〕〔差一步苟到最后〕〔妖孽医圣在都市〕〔大师兄又败了〕〔我真的是反派啊〕〔颠覆了这是皇帝聊〕〔苏清荷〕〔无敌仙帝唐风唐梓〕〔林炎〕〔豪婿临门〕〔豪婿临门〕〔艮途〕〔我娘子天下第一〕〔逍遥战神〕〔傲婿临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掌尘 第六百二十五章 破局
    “看啊,这就是将来的尘世,你们的葬场!”

    血狱王冷笑道,刺耳阴冷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不断抨击着白枫的心灵,所幸白枫并没有焦虑,死死的看着不远处耸立的魔关,只见城墙上至今还挂着灵老玄尘风婆婆等前辈的尸首,战场上血成河,却都是人族妖族的残尸断臂,不远处白枫见到了一尊双眸被挖去的熟悉身影,居然是鬼道子!

    “这...为什么那么眼熟...”

    白枫诧异道,不远处他还见到了他和林曦的尸体,林曦的尸体惨不忍睹,白枫的胸口被一柄剑洞穿,半跪在林曦面前,双眸瞪得老大,只可惜双臂被斩去了,一头狰狞的血兽在啃食着他的尸体,稍微拱一下就将他掀翻在地。

    “为什么,和我当初见到的未来一角那么神似呢?”

    白枫曾经见过未来一角,据说是天道对他的一种警示,或好或坏,而当时白枫见到的景象和如今他在血狱中见到的景象异常的相似,除了浮屠关外,几乎都是相同的死状,让白枫的心底直打鼓。

    “为什么会这样呢?那未来一角我已经在全力去改变它了,我在努力修炼,在努力改写那个未来,可为什么如今又会在血狱中见到,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并没有成功,那个未来还是会降临...”

    白枫苦思不解,只觉得耳边的阵阵鬼泣声险些要刺破他的脑海,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耳边似乎有一团血气扑来,令他感到厌恶,转过头却险些被吓了一跳。

    一具身穿简朴素衣的青发男子就漂浮在白枫身旁,双眸淌血显得异常的狰狞,苍白的脸上几乎没有一丝血色,仔细一看此人居然是风羽!

    “又是幻像!”

    白枫怒道,好一个血狱,居然可以不断演化出各种恐怖的幻象袭杀他,并且这些魔像都是白枫最不愿面对的,都是他故人的模样!只见那些幻象张牙舞爪的,配合各种各样的行尸走肉朝白枫扑杀过来,白枫仅仅和那具形似天凌的魔像对砸了一拳,只感觉手臂仿佛有无数的电流在肆虐,这具行尸的实力至少达到了灵劫境的层次!

    “嘿嘿,怎么样,面对这些故人,不知道我们的天娇是什么方应呢?你看看他们的脸,是不是在叫你下去陪他们呢?”

    阴冷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着,刺激着白枫的脑海,却不料白枫的内心比他想象中的要强大许多,手持石剑不断变化各种剑招剑式,挥剑斩出千万道剑光,几乎是所向披靡,脸血狱王都感到棘手。

    “呵,区区幻象,也想困我?你当你老子是吓大的啊!”

    白枫冷笑道,还好这血狱王还没学会血狱真身的精髓,传说中的血狱真身乃是幻象重重,充满无数的变化,并且威力也极其恐怖,甚至当初的血衣魔帝在用血狱镇杀了成道王者之后,会直接将其吞噬,成为血狱中的行尸走肉,那可是王者层次的肉身,而如今血狱王施展的血狱真身显然只是触及到了皮毛,比之上古那一位的血狱真身差得远了,还没达到那个底部,因此暂时还镇压不了白枫。

    “哼,我看你能嘴硬到几时!”第五

    血狱王冷声道,不断掀起滔天血海,夹着这无数的尸骸碎骨朝白枫拍来,却不料白枫的手段异常的强横,凰羽流金鼎倾倒出滚滚紫极莲心火,白玉镜演化空间道法,甚至还暗自演化了白枫的时空道形成空间场域,令血狱王的重重的攻势都随之变得缓慢下来,并且被白枫一步步瓦解!

    “小子,这血狱真身邪得很,到处都是幻术,怎么都打不破啊!”

    影千殇暗自驾驭着鬼王玺显化重重鬼像,与那些行尸走肉厮杀在一块,而白枫则一面与风羽天凌甚至玉人心的幻象交手,一面抵御着四周的滚滚血河,同时观察这座血狱的破绽。

    “到处都是幻术...”

    白枫自语到,对此影千殇却什么都不说了,这老家伙总是不把话说完整,不敢过确实是提醒了白枫。

    “是了,这座血狱就是环境,还不是上古时代那座真正的血狱,所谓的无边无际,实际上处处都是边际,到处都是破绽!”

    白枫眸光一亮,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先前他一直多虑了,一直把眼前的血狱和上古时代血衣魔帝的血狱联系起来,因此撞进了死胡同,眼前的血狱,实际上就只是一处幻境空间罢了,除非血狱王的道法能够再精进下去,否则这永远不可能自成一片空间。

    因此眼前的只是幻术空间,而破解幻境空间,白枫有的是手段。

    “是我太高估他了能,一处幻术空间罢了,斩了就是!”

    白枫笑道,鬼王玺却不再出声了,很显然影千殇知道白枫明白他的意思了。只见白枫气境中的冥神剑微微震动了一下,冥神剑的道法配合白枫的幻术一道虚实,直接自气境向外斩出了一剑!

    砰!

    整座血狱仿佛震动了一下,只见一道刺眼的剑光自白枫眉心斩出,仿佛无形无质一般,却直接将眼前的虚空刺破了,只听闻血狱王不敢置信的怒吼一声,那仿佛无边无际的血狱居然层层破碎了,一切的行尸幻象城关尸骸都灰飞烟灭,血色世界不断瓦解,当白枫再看清眼前的一切时,发现血狱王再度化为了人形出现在他面前,嘴角带着些许血迹,胸口似乎被刚才的剑光斩中,留下一条狰狞的剑痕,见此白枫暗叹了一声,差点就刺中心脏了。

    “怎么样,还有其他手段吗?或者说,你们血族还有人吗?”白枫冷笑道,最后一句话喊得很大声,几乎传遍了整个战场,几十万血族强者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仿佛被扇了一巴掌。

    “血狱王...败了!”有强者震惊的说道,相比起人族妖族高昂的情绪,整个浮屠关以及战场上的数十万魔族脸色都变得极其惶恐,他们血族最引以为傲的天骄,万年来唯一修炼出血狱真身的存在,怎么可能就这么败了呢!就连血狱王自己都不相信!

    “你...你刚才那一剑,怎么可能蕴含那么强大的灵识攻击!”血狱王不明白,白枫明明只是火道灵师,怎么可能蕴含那么强大的灵识攻击。

    “因为,我想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