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策长安〕〔最佳神医〕〔空间之田园记事〕〔我夺舍了魔皇〕〔重生九八:全能女〕〔修罗战帝〕〔我是林正英的僵尸〕〔神医农女:买个相〕〔傅先生谈个恋爱吗〕〔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在90年代〕〔大明春色〕〔第九特区〕〔第一豪婿〕〔不死魔帝〕〔神医娘亲:腹黑萌〕〔大明王冠〕〔鸿元至尊〕〔反穿女王爷,霸总〕〔英雄重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01不作不死
    富丽堂皇的酒店,走廊曲折蜿蜒,长毛地毯落地无声,傅清浅不敢回头,一路狂奔进电梯。w..直到电梯门缓缓合上,她才终于松一口气。

    傅清浅盯着电梯壁上凌乱的影像,她一边整理头发和衣领,一边给安悦如打电话。

    “傅姐,你好。”听筒里安悦如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

    傅清浅快步出了酒店大门:“安姐,你好,我想跟你一下你弟弟的情况。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他患的是很严重的抑郁症,需要到医院集中治疗……”

    一道黑影在眼角掠过。

    傅清浅下意识转首,“砰”一声巨大的响动在耳畔炸开,汽车紧接着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有人跳楼了。”一个看到的路人惊悚的大叫。

    是安少凡!

    四目相对,傅清浅看到他一张脸已经扭曲变形,眼睛睁得大大的,很快有血珠子渗透出来,真正的七窍流血。

    空气稠密幽微,傅清浅几乎换不上气,眼眶深处的疼痛墨汁一样弥漫上来。

    电话里的安悦如还在催促:“喂,傅姐,你能听到吗……你少凡怎么了……”

    傅清浅手中的电话骤然脱落。

    最后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报的警,他们听到大片连绵的警报声,出来就发现有人跳楼了,于是拔打了报警电话和急救电话。

    安少凡被当场确定死亡,所以,救护车很快又离开了。

    警察用黄线将现场围起来,但周围还是聚满了人。

    傅清浅被裹挟在嘈杂的人群中,透过缝隙,安少凡的那双眼睛仿佛一直凝视着她。w..

    她的脊背发凉,掌心却已经湿透。

    刚刚的目击者对着警方唏嘘感叹:“我路过这里,就看到一个东西掉了下来,砸到车上的时候才看清楚,竟然是一个人……看样子年纪不大,不知道这么年轻有什么想不开的……”

    不行,傅清浅已经没办法呼吸了,她一手掐着脖子脸色苍白的从人群中走出来。

    “我认识死者,就在他坠楼之前,我们争抚执过……”

    傅清浅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安少凡是她的来访者。早晨傅清浅没起床便接到安少凡的电话,他情绪低沉,急需找人疏导。傅清浅思考了一下,就急急忙忙赶了过去。

    审讯室的灯光让人很不喜欢,幽沉的,像从地府中折射出的一般。

    傅清浅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能给我一杯水吗?”

    一个警员给她倒了一杯水。

    傅清浅一口气喝掉半杯,润泽的嗓子不再那么沙哑,她又接着:“见面后他让我做他的女朋友,我告诉他这不可能,他就试图侵犯我……慌乱之中,我抓起一个东西砸了他,然后趁机跑了出来。”

    经法医检验,安少凡的后背的确有被击打的痕迹。而警方在勘察现场的时候,发现是酒店的瓷杯子,已经做为证据收集了起来。

    傅清浅表示当时太慌乱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拿的什么。

    夜幕降临,汽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车窗打开着,激起的细微粉尘像蜜蜂的钩子一样,蛰得面皮又痛又痒。

    林景笙晦涩的捏紧方向盘,他没想到,才离开夏城几天傅清浅就出事了。w..触的还是安家的霉头,即便人在外地,他也听安家放出话来不会轻易饶恕傅清浅。

    他气急败坏的踩下油门,兜起的劲风真正要将人割裂了。

    回到夏城,林景笙第一件事就是联系王律师。

    王律师已经去看守所见过傅清浅了,他:“她的情绪还算稳定,现在公方也确定两人没有发生性关系,虽然她袭击了安少凡,但是,不足以致死。”

    林景笙站在猎猎晚风中,还是大气不敢喘,他觉得一切不会这样简单。

    王律师接着又:“但安少凡突然跳楼,是否因为受到傅清浅的刺激,现在还不好。而且据死者的姐姐安悦如,在安少凡跳楼前傅清浅给她打过电话,安少凡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身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林景笙很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抑郁症患者本来就不在心理咨询师的接收范围内,应该建议去看心理医生。傅清浅明显没有这样做,还违反职业规定和来访者私下里在酒店见面。

    他郁闷的点着一根烟:“警方那边怎么?”

    “检方还在商讨提起公诉的事。但是,安家在夏城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现在舆论已经被安家操控了,我只担心公方会顶不住舆论的压力。”

    林景笙自杀式吞咽一口烟圈:“不管怎么样,不能让傅清浅有事。”

    王律师:“放心吧,我会尽力的。”

    午夜,王律师的电话又打来了。

    林景笙那时候已经准备睡了,耳边忽然铃声大作。

    他一接起来,就听王律师:“景笙,实在对不住,傅清浅的这个案子我不能负责了,所里的领导明令谁都不许碰这个案子。我想不光我们所,只怕整个夏城,都没人敢接了。”

    林景笙大吃一惊:“什么意思?”

    王律师重重的叹了口气:“你就不要多问了,为了混口饭吃,大家都不容易。”

    林景笙很快顿悟过来,是安家。

    安家是夏城的名门望族,横行霸道惯了,想要报复一个人,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现在明显认准了安少凡的死跟傅清浅有关,所以,准备置她于死地。

    只是,比起这个,更让林景笙心惊的是,傅清浅明知有多凶险,还故意招惹安家,她是疯了吗?

    王律师见林景笙沉默,愧疚的:“做为朋友,帮不上忙我很遗憾。但是,明天我可以疏通一下,让你和傅清浅见个面。”

    第二天一大早,林景笙就在看守所里见到了傅清浅。

    精神状态看似很好,见林景笙来看她,咪咪的笑着,眼角风流韵致尽显无遗。

    林景笙不知她是不知者无畏啊,还是脑子就是缺根弦。逍遥自在的程度就像平日里上班遇到,平和自在的打招呼:“出差回来了?”“吃了没有?”“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林景笙一直觉得傅清浅这个女人假模假样,看着好话,实则冷冷清清。无感的人面前就更假了,笑起来眼角都不带弯的。

    他冷哼一声:“昨晚做了什么春秋大美梦啊?还能笑得出来,真觉得自己可以吉人天相?”

    果然,傅清浅眼角平直的呵呵干笑:“我不是吉人,但你是贵人啊。”

    “别指望我会助你,现在全城的律师因为惧怕安家的淫威,已经纷纷作鸟兽散了。我一个外地过来打拼的白人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所以,我今天过来就是问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至于非份的要求就不要再提了。”

    傅清浅注视着他:“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怕死。”

    林景笙微微一怔,下意识坐直了身子。一点儿玩笑的**都没有了,他略微板着脸:“傅清浅,你到底怎么想的?我过多少次了,宋楚已经死了。就算有人跟他长得再像,那也不是他。你不要生出邪念!”

    傅清浅别过脸去不话,如果迎视着她的脸,就会看到她眼睛里蒸腾起的茫茫水雾。

    只是,很快就蒸发殆尽,她若无其事的转过头:“你不是问我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嘛,安家权势滔天,但终归不是无所畏惧。况且还有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一,她不是最喜欢沈叶白了,你替我去求他……”

    林景笙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她两秒钟,踢了桌子一脚,恶狠狠的站起身:“休想,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傅清浅盯着他的背景,看狭窄的窗户透过来的惨淡光茫,丝丝缕缕,缠缠绕绕,但终究不是一点儿光亮都没有。

    走出来很久,林景笙才发现后牙槽都要咬碎了,半面腮帮子都是疼的。

    傅清浅这个女人冷漠,偏执,虚伪,真是没有什么好。但就是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女人,却像吃定了他,想想更加十恶不赦。

    可是,邪恶并不代表愚蠢,让他去找沈叶白,门儿都没有。

    与此相比,他倒宁愿一辈子去监狱给她送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