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妈咪抢手,爹地要〕〔战斗在废墟时代〕〔顾太太又走桃花运〕〔快穿偏执反派求喂〕〔乡村透视仙医〕〔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恶来传〕〔重生我要当学神〕〔三宝难养:总裁老〕〔重生之狂暴火法〕〔合租小医仙〕〔体验派影帝〕〔次元间的旅者〕〔婚后相爱:总裁太〕〔返回2006〕〔小康大道〕〔我在鬼市摆地摊那〕〔丞相,你人设崩了〕〔侠阙〕〔废柴嫡女要翻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02我的梦想就是下地狱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w..

    紧张牵挂又缓滞绵长的一天。

    却依旧只是意难平。

    所以,林景笙宁肯铁石心肠,也不愿助纣为虐。

    晚上处理了一点儿手头的工作,就逼迫自己上床睡觉。却翻来覆去的,怎么都睡不着。临近天亮的时候迷忽了一觉,最后又一个激灵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了。

    晨雾还没有散尽,很稀薄的白色阳光从树梢穿过去。绿植间传来鸟鸣声,其中有一只特别尖锐,啾啾啾,啾啾啾,最后却像被晨雾呛了一下,突然断裂的叫声,如哽如咽,林景笙就是这个时候惊醒过来的,他想到了傅清浅。

    在这夏城,如果他不管她,那她就只能悲鸣了。

    没有睡好,再加上做了违背自己心愿的决定,林景笙一大早就气奄奄的沮丧。

    他先简单的吃了一个早餐,然后辗转着找到了沈叶白的联系方式。打过去的时候却是他的私人秘书接的,林景笙:“我是傅清浅的同事,想跟沈先生见一面。”

    对方先问他有没有预约,然后客气的让他等消息。

    林景笙不知傅清浅哪里来的自信,笃定沈叶白会帮她。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人,并不热衷做好事。

    出乎林景笙的意外,电话真的打来了。

    秘书沈叶白抽出半个时的时间见他,让他即刻到他的办公室。

    林景笙匆匆的赶过去,搭电梯的时候发现衬衣都湿透了,好在穿了深色的西装,才不显得狼狈。

    盛夏时节,办公室里咝咝的吐着冷气。雕花木门一打开,就蛇信子一样舔舐上来。

    林景笙略微缩了一下身子。

    入目装饰简约明快,又气势恢宏。

    林景笙转首看到沙发里的男子,西装的包裹下,身材修长秀挺,眉眼轮廓也泛着桃花的妖魂之色。却同室内冷色调的装饰风格出奇搭调。

    这就是沈叶白,金融界的顶级投资人,有数年的华尔街从业经验,被誉为少年天才。

    林景笙虽然早听过他,见到后仍暗暗吃惊,这样年轻,眉眼中的熟悉让他心生恍惚,依稀是几年前见到宋楚时的情景。

    秘书介绍后请林景笙坐下,稍后又端了热茶上来。

    沈叶白习惯性飘忽的看人,就给人一种心里还惦记着别的事情的错觉。

    他问:“你是傅清浅的同事?来替她求情?是不是走错门了,能放她一马的人是安家。”

    林景笙不失礼貌的笑着:“没有走错门,就是来麻烦沈先生的。w..安家人现在正经历丧子之痛,心中痛恨,就难免失去理智。但是,沈先生不一样,您是明眼人,什么都看得很清楚。傅清浅固然有错,但罪不至死。而现在的情形是,安家一心想要了她的命。”

    “安少凡在那种情况下死去,怎么会和傅清浅没有关系?”

    “安少凡患有抑郁症,他就有自杀的可能。如果他没有抑郁症,傅清浅就连职业违规都算不上了。不管哪一种,安家人都不该拿傅清浅以命抵命。”

    沈叶白冷笑:“你们心理咨询师真是巧舌如簧,就算你得对,傅清浅的死活又关我什么事?”

    “傅清浅的确跟你无关,但是,沈先生跟安姐关系非浅,肯定不希望她在气头上做出不理智的行径。而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完最后一句,林景笙就后悔了,给这样的人念大悲咒是不是蠢了点儿。

    果然,沈叶白哈哈大笑:“你怎么知道我的终极梦想不是下地狱呢?”

    之前还是虎虎生风,到了最后林景笙都自觉面上无光。

    秘书将人送出去。

    走到办公室门口,沈叶白忽然不紧不慢的叫住林景笙,接着问他:“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误以为我是个好人?”

    林景笙脑子动了一下,索性坦然:“是傅清浅让我过来的,她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沈叶白看不出什么表情,只示意秘书送客。

    事实证明,沈叶白真的不是个好善乐施的人。

    接下去几天,风向不仅没向傅清浅有利的方向偏转,情形反倒变得更糟糕了。

    安家专门就安少凡的自杀事件开了两次记者会,傅清浅越发成了众矢之的。

    烈日炎炎,封闭的车厢内冷气流却像针一样往太阳穴里钻。这阵突如其来的尖锐疼意,很有力的起到了警醒作用,将沈叶白忘记的,或者没放在心上的事情,被这股疼痛的浪潮翻着花的顶了上来。

    他有些后悔这个时间出门了,烦燥的将车窗降下。

    安悦如从大厦里走出来,沈叶白的车就堂而皇之的停在广场上,他才懒得去停车场。透过降低的车窗,安悦如就见他猛按太阳穴。

    她拉开车门坐进去:“怎么,头又开始疼了?”

    沈叶白有长年偏头痛的毛病,国内外的大医院看了很多次,都查不出什么病理性的问题。所以,没办法对症下药,疼厉害了就吃止痛药缓解。

    安悦如见他不话,急着帮他找药。

    “止痛药带了吗?”

    沈叶白制止她翻找的动作:“别找了,没拿。”他解开安全带,从主驾驶的位子上退下来;“你来开。”

    安悦如马上转过去,看了一眼后视镜,直接将沈叶白送回家。

    抵达的时候,沈叶白的疼痛已经缓解了。

    他靠在椅背上,有一点儿抵抗痛苦后的疲软,但是,在外人看来,却是豹子般的优雅。

    尤其他的眼神,疏懒又淡漠,就连安悦如回头的时候,都忍不住肃然起敬。但忽然想起,他又不是她的领导长辈,于是,秀丽的肩膀又挫败的垮了下去。

    “好点儿了吧?”

    沈叶白“嗯”了声,问她:“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咨询师?”

    安悦如严肃反问:“难道这个时候你不该问我有没有好过点儿?”

    沈叶白:“就算你将那个咨询师打入十八层地狱,也不能真正缓解你心里的情绪。”

    “谁的?让她给少凡赔命,我心里就能好过点儿。”

    沈叶白好看的眼睛眯起来:“过犹不及,凡事要有个度。不然深掘下去,可能会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

    一定是沈叶白洞察一切的眼神,安悦如心底一个激灵,她吃惊的看着他。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傲娇特警〕〔陈阳陆雪琪〕〔重生八零:媳妇有〕〔弃女轻狂:毒妃狠〕〔抱定大佬不放松〕〔寻龙迷踪〕〔大明荒唐皇帝有属〕〔我就是这般好命〕〔杨辰宁蓉蓉〕〔安素东沐灵烟〕〔楼主大人求放过〕〔高冷慕少狂宠妻〕〔上门龙婿〕〔都市超级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