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画演天地〕〔召唤大佬〕〔从猎魔人开始的无〕〔从艺术家开始〕〔末世浪人〕〔我是一朵寄生花〕〔万界基因〕〔都市我为尊〕〔我有十万个分身〕〔许君世世共韶华〕〔一卡在手〕〔祖宗在上〕〔地球图腾〕〔无尽海图〕〔灵道通宝〕〔史上最无耻炼金术〕〔创生之柱〕〔快穿之疯回路转〕〔迈向克里玛莎〕〔破碎荒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03倒胃口的女人
    沈叶白转首看了一眼窗外,已经转换话题:“头不痛了,去吃东西吧。w..”

    接到被释放的消息时正是傍晚,倦鸟归家的情景在看守所附近上演得格外淋漓。

    那里地处郊区,树木繁茂,鸟儿拍打着翅膀,叽叽喳喳叫个不,雄赳赳的要将天边的日头吞下腹。

    傅清浅一出来,林景笙掐灭手里的烟,一溜烟的将车开过去。

    这时候一句问候或者一个拥抱,能更暖心。但林景笙偏不,他有模有样的脑袋探出来:“看来里面的火食不错啊,我以为会人比黄花瘦。”

    傅清浅这只从容不迫的金刚芭比,坐进来:“有机会你自己来感受一下,会让你流连忘返也不定呢。”

    林景笙“呸”了声:“闭上你的乌鸦嘴。”

    傅清浅嘻笑着,接着伸出手来:“给我一根烟。”

    林景笙将烟盒扔给她,他已经发动车子离开这个晦涩之地。

    傅清浅翘着漂亮的手指将烟点着,要唱一场大戏似的。

    林景笙斜眸睨她:“这么铤而走险值得吗?你险些就呆在里面出不来了。”

    傅清浅吐了一口烟圈:“你也觉得我是故意害安少凡吗?”她侧首看了他一眼:“我跟他只见过两次面,还在合理的鉴别诊断期。w..我真的没料到……”

    但是,没料到不代表她没有错。生命的脆弱她早就知道的,还这么疏忽大意,也难怪会招来滚滚骂名。

    林景笙同时喟叹;“大好前程啊……现在风头正盛,暂时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或者回老家看看阿姨,当是给老人家吃粒定心丸了。”

    “你跟我妈了?”

    “没有,是她自己听了,打电话来问,我没什么大事,叫她放心。”

    “谢谢你。”

    林景笙拍打方向盘:“得了,真要懂得知恩图报,就少惹点儿事。不是我你,傅清浅,你死心眼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烟只抽到一半,就被傅清浅掐灭了。她打开车窗扔出去,:“你这副古道心肠,将来一定会有好报的。”

    林景笙嫌恶的看了她一眼,想起那日沈叶白临了的那句话,他到底做了什么,让人误以为自己是个好人呢?

    夏季湿气很重,几天不在家,哪里都潮乎乎的。但是,比看守所里好太多了。

    傅清浅回来后,先给屋子彻底通风,然后打开除湿器去湿。

    她到阳台上给老家的母亲报了一声平安,才拿上换洗的衣服去洗澡。w..

    热水漫布全身,再多的疲乏都没有了。长时间浸泡,皮肤鲜红褶皱,又跟重获新生一般,傅清浅像墙缝中的杂草,以常人不可思议的顽强再度支生起来。

    晚上和林景笙一起吃饭,夸张的耳饰,明媚的妆容,穿着恰到好处的高跟鞋,腿纤细性感,每走一步都风姿摇曳。

    林景笙打她进门就若有所思的盯紧她,这样的傅清浅哪有半点儿劫后余生的样子?怎么都感觉得意。

    他心里不由雷霆万钧起来。

    等傅清浅一入座,他接着问她:“傅清浅,你不会真的泯灭天良了吧?”

    傅清浅屁股不等坐实就站了起来,她转身就要走。

    手腕被林景笙紧紧捞住:“来脾气了是吧,坐下吃饭。”

    傅清浅郁闷的:“你还是觉得安少凡是我害死的?”

    “你敢他的抑郁症不是你在故意隐瞒?我太了解你了,如果你不是做了亏心事,以你的职业操守和冷漠心肠,来访者私下打电话约你见面,你是不会答应的。你去,是因为你明知他有抑郁症,随时都有做出过激行为的可能。”

    傅清浅没有吭声。

    餐厅内盈盈的灯火间,她容颜璀璨寂寥。

    傅清浅明知很多事情都瞒不过林景笙。

    面对傅清浅的沉默,林景笙拧起眉头:“这时候你能用你的伶牙俐齿回击我就好了,理直气壮的骂我扯蛋,我可能会更欢愉。”现在不行了,他满满的心事都涌上来了,一时之间汇集胸腔,他又忍不住气急败坏的:“宋楚早三年前就不在了,能不能不要再为他做傻事了?不仅无济于事,还会不得善终,宋楚也没办法瞑目。”

    这是傅清浅最不愿听到的话,以往只要林景笙敢,她一准会愤然离场。这次岿然不动:“好了,点东西吃吧,我快饿死了。”

    林景笙抿了抿唇,最后还是将侍者招过来。

    一顿饭吃得异常沉闷,仿佛餐厅内的空气都是滞缓且不流动的。

    林景笙本来觉得是这家餐厅的厨师手艺变差了,但是,抬头看了一眼吃得津津有味的傅清浅,才知道是眼前的女人让他倒胃口。

    他放下餐具,发出“叮当”的响动。

    傅清浅问他:“吃饱了?”

    “没胃口,食物很难吃。”

    傅清浅擦了擦嘴角:“我也吃饱了,回去吧。”

    身陷囵圄之后她都太从容了,林景笙就知道她的某些意图得逞了。

    他没有问,知道傅清浅不会,而他也没有勇气问。

    只是出来的时候讪讪:“真是白担心你了,看你自己一点儿不放在心上。”

    傅清浅;“在看守所的那几天,我连续两晚做了一个大抵相同的梦,都是起初在一个黑不见底的山洞或者深渊里。开始是有些焦躁,但是,很快就有一个热气球乘着我往高处飞,是个色彩斑斓的热气球,我仰首看着,只见它把我从一个瓶口状的东西里带了出来。眼前蓝天白云,不是之前的黑暗,我的心境也跟着开阔起来。”那种轻松从她的语气中流露出。

    林景笙凝视她:“你怎么给自己释这个梦?”

    傅清浅自信满满:“我觉得它是个提示的梦,最终我会脱离险境。”

    傅清浅做为夏城有名气的心理咨询师,并非她资历深,也不是毕业的院校高级,得名师指导。而是,在释梦这一方面她真的颇具天赋。她可以通过梦境,跟心底里或者灵魂深处另一个自己做深邃的沟通和对话,最知道怎么慰藉人的灵魂。所以,能让来访者通过她像照镜子一样看到真实的自己,而心理问题的解决,实际上就是一个认清自我,突破曾经心理困境的过程。

    这一点连林景笙都自叹不如。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安素东沐灵烟〕〔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高冷慕少狂宠妻〕〔他是病娇灰姑娘〕〔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