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诸天剧透群〕〔兵王弃少〕〔苏扬〕〔封神新说〕〔毒妃权倾天下〕〔这个大佬画风不对〕〔满级导演〕〔朔明〕〔奋斗在洪武末年〕〔归一〕〔无限世界交流群〕〔脑核风暴〕〔兽帝凰妃:废柴逆〕〔逍遥游之织梦蝶〕〔最初进化〕〔万古第一神〕〔剑魔逆神〕〔斗武乾坤〕〔万古第一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12急不可耐误入歧途
    林景笙大步出了住院部,心焦气躁的程度竟然像年少的时候和恋人分手,半分理性都没有,只有满腔热血沸腾。w..

    一走到车边,林景笙狠狠的踢了一脚。

    车子同他一样躁动地咆哮起来。

    林景笙一手按在车门上平抚呼吸。

    身后冒出一个气若游丝的女声:“大叔,你没事吧?”接着一段纤细的手腕伸了过来,皮肤薄而透明,青色血管清析可见。

    林景笙蓦然回头,手腕的主人不负众望,也是纤细而苍白的。削瘦的肩膀微微下塌,一手按在腰腹上,佝偻的身型不及他的下巴。

    尤其在医院里,真像一缕幽魂。

    林景笙避开她拿着纸巾的手:“不需要。”

    女孩儿讷讷:“还以为你哭了。”

    林景笙看她站着不动:“还有事吗?”

    女孩儿眉毛蹙得跟山丘似的,隐忍疼痛:“麻烦让让,我要走了。”

    林景笙才猛地意识到,虽然车型一样,但这辆车不是他的。

    他连忙让到一边:“抱歉。”

    女孩儿哼哼:“没事。”

    她伸手去拉车门,用了两次力气才勉强拉开。

    林景笙眯眼看着:“你没事吧?”

    女孩儿:“是痛经啦,死不了人的。”

    她坐进车里,额头抵着方向盘调整呼吸。

    林景笙见她疼得厉害。

    “痛经或许死不了,但车祸就不定了。我送你吧。”

    女孩儿也没有拒绝,虚弱的看了他一眼:“谢谢你,大叔。”

    乖张又讨巧的女孩子,林景笙就这样觉得。

    女孩儿换到副驾驶上,就将整个身体蜷缩进座椅里。

    这种缓解痛楚的方式让林景笙觉得熟悉。

    他问了对方地址,直接导航过去。

    一直到区门口,林景笙将车子停下。侧首提醒她:“到了。”

    女孩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谢谢你,大叔。”

    “不用。”林景笙问她:“需不需要通知你的家人下来接你?”

    “不需要了,我可以自己上去。”她坐直了身子:“我叫沈流云,大叔,你叫什么?”

    林景笙解开安全带下来:“就叫我大叔吧。”

    光看沈流云的脸色,沈家人就知道她痛经的毛病又犯了。

    伊青唏嘘着过来扶住她:“怎么提前来了?是不是又不注意饮食?”

    沈流云疼得额头直冒冷汗,她虾米似的弓着腰:“就差吃斋念佛了,还怎么注意啊。”

    伊青叹口气:“快回房间躺一会儿吧。”

    沈流云上楼前见家里氛围凝重,她忍着疼贼贼一笑:“准备批斗我哥吗?”早晨的新闻沸沸扬扬,想看不到都难。w..她那个哥哥啊,长着一张国民偶像脸,又眼含桃花,肯为他前仆后继的女人不计其数。“他又不缺女人,这回是昏了头嘛,干嘛去招惹安家的劲敌,亏你还开记者会帮他澄清。”

    伊青瞪了她一眼:“还不够疼是不是?”

    沈流云腹部一阵撕拧,哎呦哎呦的上楼了。

    沈叶白沐浴阳光走进来。

    西装外套沉在臂弯里,没打领带,衬衣领口开着两颗扣子,再配上他一贯冷淡飘忽的神色,在伊青看来,十足的浪荡公子哥模样。

    她忽然气不打一处来:“瞧你爸怎么骂你。”

    一整天的时间快过去了,他才终于现身。

    沈立安是父亲中顶严厉的,生性严谨克己,再加上早年当过兵,更是练就了一身的铮铮铁骨。偏沈叶白不随他,打就玩世不恭,活脱脱一个混世魔王。半大的时候犯了错还会被沈立安抽得皮开肉绽。

    他咬牙隐忍不肯求饶,伊青却每每看得心惊肉跳。

    “我爸呢?”沈叶白随手将外套扔到沙发上。

    “在书房等你。一会儿上去少两句吧,他骂你就听着。”

    沈叶白没吭声,噔噔的上楼了。

    沈立安听到敲门声唤进。

    沈叶白规矩的唤了一声:“爸。”

    沈立安抬起头:“打你的电话怎么关机?”

    “在开会。”

    沈立安示意他坐下。

    男人沾花惹草本来算不得什么大事,况且沈叶白还年轻,有时逢场作戏,却谈不上风流成性。

    只是,这次选取的对象有些出格。

    沈立安绷着脸:“不要以为你妈出面把事情搪塞过去了,我就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我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都犯不着为了一个女人得罪安家。”

    沈叶白坐到沙发上:“安叔找你了?”

    “早晨打过电话,听声音很不愉快,毕竟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

    沈叶白状似沉默的聆听。

    沈立安又:“悦如那边你去安抚一下,择日我打算和你安叔商量一下你们的婚事。别的事情可以由着你胡闹,惟独这件事,避免再发生类似的不愉快。”

    沈叶白微微抬眸。

    貌似也不出什么不妥,他和安悦如本来就是夏城公然被看好的一对。想找到比安悦如更优秀的女性,只怕也不容易。而且,他们不是一直在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处吗?

    沈叶白喝了一口暖普,竟不得口齿留香的感觉。

    他放下杯子:“我知道了。”

    沈叶白从楼上下来,伊青正等在客厅里。

    她直截了当:“以后不要再和傅清浅那个女人见面了。”

    沈叶白懒洋洋的垂着眼:“怎么可能……”

    伊青仿佛特别受不了儿子此时漫不经心的鬼样子。她忍不住抓起手边的杂志砸向他:“你刚刚在楼上跟你爸也是这个态度?”

    “你不是叫我百依百顺?”

    一句话更是气得伊青牙痒痒,楼上的顺从越发衬着现在的忤逆。如果这不是自己的儿子,伊青真想骂他坏胚子!

    “你真鬼迷心窍了是不是?”

    沈叶白把飞来的杂志扔到茶几上,轻飘飘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你的手段越来越不高明了。”

    伊青目光微颤,知道他的是她拿钱打发傅清浅的事。可,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结果已经摆在眼前了,你还问我什么意思。”见优雅的伊青又要大动肝火,沈叶白提醒她:“生气老得快……安家的情绪我会安抚,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们就不要管了。”

    “叶白,你翅膀硬了是不是?”伊青猛地站起身。

    就算大叫,她的声音也是柔和的,这会儿却尖锐地划着他的耳朵。

    沈叶白微微蹙眉,嘴角却随之上扬。

    伊青冷静下来,慢慢回味沈叶白脸上的表情,有些分不清楚那是挑衅还是得意。但是,有一种意念却很清析,她的儿子正急不可耐的误入歧途。

    傅清浅……伊青隐隐觉得这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她想了一会儿,将电话打出去:“调查一下傅清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我是个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