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权〕〔孕妻狠不乖:总裁〕〔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意外成为少帅夫人〕〔仙帝归来当奶爸〕〔头狼〕〔武神天尊〕〔我无敌了亿万年〕〔我全家都是穿来的〕〔重生之我真是富三〕〔巫神创世纪〕〔公子派我来巡山〕〔一胎双宝:总裁大〕〔斩尽天上仙〕〔你的爱如星光〕〔战国千年之女帝天〕〔安之若素叶澜成〕〔穿越成弥勒怎么办〕〔东山再起〕〔一胎双宝:总裁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14女人该有的样子
    “如果傅姐足够坚毅,能够忍受外界的流言蜚语,谗言诽谤,我没有什么不能配合的。w..”

    菜上得很快。

    沈叶白帮她续了一杯茶水:“趁热吃吧。”

    这家餐厅傅清浅没有来过,外面看着冷冷清清,位子却一票难求,要花时间等待。而她是个快节奏的人,不会在吃上浪费太多时间。

    味道果然和外面的有很大不同。

    傅清浅吃得很饱,不时赞叹这家的食物好吃。

    沈叶白鲜少动筷子,他的坦然有时近乎露骨。

    “再好吃的东西,吃得次数多了,一样会腻。”

    傅清浅笑笑:“想来沈总把夏城的馆子都吃遍了吧。”

    沈叶白揉着眉心:“所以,一个地方待久了,难免感觉腻歪。想不明白你这样死赖着不走是种什么情怀。”

    傅清浅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顿,不由抬起头来看他。他的双眼漆黑,深不见底,却一脸寡淡。

    “沈总不明白,明还没有设定心锚。”

    她仿佛总能出令人不解的话来。

    “什么是心锚?”

    傅清浅举例:“现在很多人因为工作原因四海为家,但是,很多人并非像浮萍一样漂泊不定,他们再怎么辗转不定,都深知有一个地方是心之所向,心和情感都定在哪里。w..所以不管去到哪里,都会在心里丈量两者间的距离,并一直向往回到这里。有了这样的归属感,人就不会茫然了。但听沈总这样,貌似即便家在这里,沈总仍旧没有明确自己的心锚。”

    沈叶白眸光一转:“依你所言,怎么才能明确自己的心锚?”

    傅清浅:“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心系一个人,如果心里有这个人,爱恋和情感都在这个人身上,那么这个人所在的地方,就很容易成为另一个人的心锚。或者,心灵的归属。”

    沈叶白桃花眸子微微眯起:“所以,你是想我在夏城无所依恋?”

    他偏首冷笑,这个女人洞悉人心的本事太强了。“是不是你的疗愈已经开始了?千方百计洞察我的心理,也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傅清浅微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知道沈总喜欢高效。”

    沈叶白:“一般咨询,这个时间就够了,不适宜再长了。w..”她接着拿上包:“沈总,我们走吧。”

    沈叶白叫经理去刷卡。

    出来的时候,餐厅门口吵吵嚷嚷的,有人喝多了,正被同伴拉着离开。

    身材硕大的醉汉,歪歪扭扭的挣扎退缩,最后一用猛力,身体陡然向后栽去。

    傅清浅正途经背后,一条腿行动迟缓,吓得直吸冷气。

    此时腰间多出一只大手,身体被灵巧的移开。

    等傅清浅反应过来,已经失去重心,跌进沈叶白的怀里。

    傅清浅推开他,脸面微微涨红,拿眼睛瞪着他。

    沈叶白唇角一钩,得逞般的坏笑:“这个娇羞的模样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保持住,干嘛装得跟百毒不侵的情场老手一样。”

    他迈开大长腿去提车。

    傅清浅面红耳赤,心跳得更快了。

    比起尴尬,更多的是不出的滋味。

    到底都是在彼此试探。

    傅清浅意图攻克他内心的时候,沈叶白也在探她的底细。

    她假模假样,傅清浅看他更是老奸巨猾。

    房间里热极了,傅清浅不断撕扯自己的领口,想将沉闷的气息撕裂,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室内漆黑,她呼出的气息又湿又热。水蒸气一般熏染得面颊潮红。

    沈叶白餐厅门口的低语竟在梦中再度浮现,此刻连同他邪魅的浅笑,一并浮现脑海。

    傅清浅扯过被子盖过头顶,天呢,空窗的时间太久了吗?

    她竟然做这样的梦。

    因为受安少凡自杀事件的影响,傅清浅的工作被被迫暂停。

    加上出了车祸,一直在家养伤,办公室的东西都没来得及收拾。

    上午,傅清浅去办公室拿东西。

    文件书籍加许多零碎物品,被一股脑扔进纸箱子里。傅清浅抱着出来,就像电视里那些被遣散的女白领。

    出来的时候见林景笙靠在她的车上抽烟,逆着光,面容模糊,身型却错不了。

    等她走近,林景笙掐灭手里的烟站起身:“真无情啊,要不是听助理,还不知道你来了。”

    傅清浅笑了笑:“不是怕给你添堵嘛,所以,没敢去办公室找你。”

    林景笙若有似无的叹了口气:“如果我不主动联系你,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了吗?”他接过她手里的箱子,替她放进后备箱里。

    傅清浅在他身后:“怎么可能,我是在等你消气。”

    林景笙转过身来:“如果我一直不消气呢?”

    “那我只好厚着脸皮,负荆请罪了。”

    林景笙无奈苦笑:“做事时要有嘴上一半乖巧就好了。”

    这样的口吻,听在耳中总觉得熟悉。

    林景笙和宋楚是大学校友兼死党,比傅清浅年长两岁,但心智明显不止多出这些。宋楚对傅清浅是宠溺的,林景笙也跟着对她呵护有佳。

    但毕竟几年的时间过去了,经年辗转,傅清浅自认已经长成了白骨精。

    她一直想要传达给林景笙的意念是她已经足够独立,尽管宋楚不在了,也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样照顾。

    心中泛直酸楚,傅清浅示弱:“好了,你大人不计人过,别再生气了。”

    林景笙终于露出一点儿笑,问她:“你的腿怎么样了?”

    “好多了,正常走路没有问题。”

    “嗯,还是要注意休息。”

    “知道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这般好命〕〔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最强大BOSS〕〔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超级狂婿〕〔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都市超级高手〕〔青梅很强势:小狼〕〔大美时代〕〔重生八零:媳妇有〕〔世纪第一宠:厉少〕〔来自未来的神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