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凤策长安〕〔最佳神医〕〔空间之田园记事〕〔我夺舍了魔皇〕〔重生九八:全能女〕〔修罗战帝〕〔我是林正英的僵尸〕〔神医农女:买个相〕〔傅先生谈个恋爱吗〕〔我的师父是神仙〕〔重生在90年代〕〔大明春色〕〔第九特区〕〔第一豪婿〕〔不死魔帝〕〔神医娘亲:腹黑萌〕〔大明王冠〕〔鸿元至尊〕〔反穿女王爷,霸总〕〔英雄重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新欢有点儿帅 019懂你的人不用说,终会懂
    就算明知道他的内里不会这么强悍,但光是这慑人的表象,就足以拒人于千里之外。w..又有几人不怕死的敢去洞悉他?

    傅清浅坐了好一会儿,直到一杯咖啡喝完。

    她提上车去工作室。

    以前做心理咨询师的时候,面对来访者心里的魔障,很多时候生为凡人的咨询师也是无法抗拒的。进得去,出不来。或者干脆被来访者引入膏肓,这时候督导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能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傅清浅此时就急需找个人输导,遇到沈叶白这样强大的对手,仿佛还没开始,就被寒光影射得损兵折将。

    过来的时候,林景笙正在工作。

    助理和傅清浅都已经非常熟悉了,又知道和林景笙关系非浅,所以,一见人进来,很热情的招呼她。

    “傅老师,你来啦。”

    傅清浅问她:“林景笙呢?”

    助理指了指:“在里面接待来访者。”她请傅清浅坐下:“傅老师,还是喝咖啡吧?”

    傅清浅刚从咖啡厅里出来,兴奋的余力还没有过。

    “白水吧。”

    助理给她倒了水端过来,看到傅清浅脸上的痕迹,吃惊的问:“傅老师,你的脸怎么了?”

    一般的刮伤不会呈现这样的效果,傅清浅深知林景笙助理八卦的性子,随口了句:“不心弄伤的。w..”紧接着岔开话题:“里面的来访者什么问题?”

    助理捧着杯子,“扑哧”一声笑起来:“痛经,每次都大惊怪的,一副要死了的架势。”

    傅清浅想到:“原来是她啊,见林景笙跟她通过电话,还没好吗?”

    助理:“好不好的,就跟闹着玩一样,反正家里有钱,也不在乎这点儿咨询费。每次来都乐乐呵呵的,更像是找人聊天来的。”

    傅清浅忍不住好笑:“家里很有钱吗?”

    若是一般人,助理肯定不会,他们有保密义务。但因为是傅清浅,所以,她就有点儿无所顾及。

    “家境挺好的,姓沈呢,夏城的豪门吧。”她忽然想到什么,顿时尴尬的看向傅清浅。

    这一个表情不要紧,更加笃定了傅清浅的猜想。

    “跟沈叶白有关系?”

    助理点点头:“好像是他妹妹。”

    傅清浅平静喝完水,站起身:“不等了,我先走了。”

    “哎,傅老师,咨询马上就结束了。”

    话间傅清浅已经飘至门外。

    林景笙听助理傅清浅刚刚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又问她跟傅清浅聊了什么,就知道傅清浅生气了。他瞪了助理一眼:“就你话多!”

    助理缩了缩脖子,她错什么了吗?

    以前傅清浅过来,有好玩的事情也都不避她的。只是都不会到外面罢了。

    林景笙一边匆匆的向外走,一边打电话。好一会儿,才被傅清浅接起来,他脱口问她:“怎么不等等就走了?”

    果然,傅清浅:“怕你不方便。”

    林景笙轻叹口气:“对我而言,沈流云跟其他的来访者没有任何不同,不管她是谁的妹妹,我关注的只有她的心理困扰。”

    傅清浅何其通透,她淡淡:“当你意欲防备我的时候,她就已经跟其他的来访者不同了。”

    林景笙哑言,的确,“沈叶白妹妹”这个标签很难让人视而不见。他怕傅清浅将“魔爪”伸向她的时候,就已经将她区别化了。

    傅清浅又:“放心吧,我不会拿你的来访者怎么样。我可能算不得一个好女人,但是,在做咨询师的那段时间,我是论心无愧的。”

    “清浅……”林景笙心口猛地一跳。

    那边傅清浅已经挂了电话。

    林景笙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刺痛了傅清浅,当全世界都在质疑她的时候,他也没能例外。但是,林景笙分明知道,傅清浅是难得好的心理咨询师。她有自己独道的手段,为来访者尽心尽力,不知多少人在她的手中生命重新焕发光彩。

    可能对傅清浅而言,最寒心的莫过于将她的功勋一朝抹杀。

    林景笙觉得自己有必要跟傅清浅郑重其事的道个歉。

    他没再给傅清浅打过去,而是买上菜和啤酒,擅作主张去了傅清浅家。

    门铃响了好一会儿,里面终于传出响动。

    “谁啊?”

    林景笙高声:“是我。”

    傅清浅打开门,一身慵懒的立在那里。

    “在睡觉吗?”林景笙一边问,一边提着东西挤进去。

    傅清浅的确在补觉,一回到家,困意都排山倒海袭来。

    她关上门:“是啊,刚睡着。你怎么来了?”

    “喝酒聊天啊,马上到午饭时间了。”

    “下午没有来访者?”

    林景笙:“叫助理取消了。”

    傅清浅倒了一杯清水喝下去,端坐到他面前:“这是何必?”

    林景笙打开一瓶啤酒,分别倒了一杯:“太有必要了,我觉得我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就是无视了这些年你在工作上的付出。”

    傅清浅的鼻骨微微酸涩,从早晨开始就一直被否定,心里不委屈不难过是假的。

    不是人物就不需要存在感,相反,越是微茫,才越想证明那零星的存在。

    她端起杯子喝了下去。

    林景笙:“慢点儿喝,先吃点东西。”他接着又:“从开始我就错了,我不该质疑你在工作上的态度,就算全世界都在否定你的时候,我也应该了解你。你不会真拿来访者的性命或者幸福开玩笑。只是,当我误解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提醒我?”

    傅清浅悠悠晃动手里的杯子:“为什么要提醒?看吧,懂你的人什么都不用,最后还是会懂。”

    林景笙笑起来。

    他跟她碰了一下杯子:“这回是我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自罚三杯。”

    中午的阳光特别晴好,透亮地照进窗子里。

    室内开着空调,空气干燥凉爽。

    两人把一箱啤酒都快喝完了,菜也吃得七七八八,歪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话。

    林景笙回忆起校园的往事,那时还有宋楚,掺杂着被他了几段。

    最后又回到沈流云身上,男人的贱骨头就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了。她不屑听了,他却非得要,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彰显他此番是真的跑来忏悔了,不是做做样子罢。

    ------题外话------

    情节尽量快了,但是,像这样的铺垫章节偶尔还是要有,呵呵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新欢有点儿帅》,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超级神婿沈惜颜林〕〔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我曾放弃星辰大海〕〔超级赢家〕〔傲娇特警〕〔我的心脏是太阳〕〔孤女登仙〕〔乡间轻曲〕〔124899〕〔狂凤逆天:废物七〕〔我的99只召唤兽〕〔仙界去哪儿啦〕〔剑气萧心天下同〕〔重生八零:媳妇有
  sitemap